【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那些事(白琉璃相关cp)

逗比祖先最后番外,一些正文和分歧结局的小设定小段子,三个人和白琉璃有不同的HE结局。
谢谢各位的陪伴,也一起继续喜欢白琉璃和无心法师的诸位吧~逗比法师这个系列算是结束了,如果有下一个系列,那便再约定吧= ̄ω ̄=

【白川祖先X白琉璃】

1.白川月有意无意坑了无心好几次。
比如“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事件,他自己躲开了外围白川凛的式神也不管无心,无心只好糊血拖粪的上阵……
比如白川月听从白川凛的命令布置阴阳术防御,于是他全力布置了准备和白琉璃拼一拼法术,情趣一把,结果白川凛抓来了白琉璃,应付阵法的变成了……呵呵。

2.白川月因为降妖认识了白琉璃。
被白川月降伏的狐妖把白琉璃暴露出来,希望白琉璃好好...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8

#完结

外面在下雪,雪落在茶茶身上,又被她拂进水里,水一眼能望到底,更显心惊。她继续往山上爬,心知再过一会儿,水会继续向上蔓延。
她看到了谁——
茶茶站了起来,下意识叫她:“娅!”
娅正带着天女离开人间,听她呼唤拉了她往山峰更高处飞,末了将她放下到平地。
“只剩下你了。”
娅告诉她一个让她冷入骨髓的事实,茶茶呆在原地,笑了起来,眉眼带着狠厉。
娅偏开头,不似别的天女那般警惕,一种来自茶茶胸前清脆的碎裂声音,她听到了。
她能为茶茶做的,只有这么多。

洪水涌了上来,茶茶目中惊恐绝望落在她眼里,娅几乎是被人拖走的,她隐约看到身后飞入洪水的西王母,甚至看到蚩尤红眼对她笑,一如茶茶刚刚一般。
“我要即将到来的灾难里...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7

#完结倒计时
“西王母成功了!”
娅抱着琥珀,琥珀眼底苍茫。
“燧死了。”娅欢快的声音霎时间平板无波。 他在琥珀背上替她挡了一瞬,然后被冲的无影无踪。而跌下天柱,注定尸骨无存。
“琥珀,你跟我走。”娅坚定拉住琥珀,一如当初拉住对着天罚之下的燧哭泣的时候那般。 “我不会走的。”琥珀的声音轻而缥缈,仿佛被抽离了所有的魂魄,却又……坚定!
娅松开了手,刚刚那一刻,她似乎看到琥珀的怨恨,她来不及抓紧,琥珀的背影离她远去。
“琥珀!你后不后悔!你要是不到人间,他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这样!跟我走,天人离开了人间,就会再次放开天河,跟我走吧!”
娅的怨恨如同火山喷发,她红了眼眶口不择言,最后成了一句哀求。...

+

【灵魂摆渡】踏雪 16(娅中心)

#完结倒计时

漆黑色的大鸟习惯性地在金乌身下将她托起,而金乌展开了长长的羽翼。
“谢谢你。”
琥珀的声音疲惫而坚定,听得娅心头颤动。背上的琥珀炽热地要活活被烧死一般,头一次她这么憎恨天河,尽管离开昆仑时她还在想念她的清澈。她已不是当初那只唯唯诺诺只知道跟着琥珀的青鸟,她能想到琥珀展开羽翼的原因——展翼承受着更大的冲击,除了为了下面的人类,还有她……琥珀没有让上面的天人看到她。
而她也一如既往地习惯了对着琥珀低下头,又或者自以为懦弱,她忘了她可以含着泪杀死蚩尤,也可以上昆仑山找她害怕的西王母。
一根带着劲风的羽箭擦过了她的腹部,娅已无暇顾及,全部的力量都支撑起琥珀。

死死盯着头上那片阴影,...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下

(八)
这是个什么情况?
白琉璃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我娘给我找的一堆歪瓜裂枣。”
白川月心中暗暗赞同,这一群男妖女妖化形都不利索,娶白琉璃是做梦了,看到他们感觉自己都很有希望。
“我家琉璃已经有看中的了,你们只要打赢他就行。”
大狐狸把白川月给卖了,白川月也有些嫌弃了——这些妖怪别说白琉璃,他都能轻易打趴下。
于是白琉璃到底是被什么妖怪追的?
“他们爹妈老追着我不放。”
“……可以理解。”不可原谅。

(九)
白琉璃被灌的醉熏熏的,走路一步三摇摆,刚床上就给白川月接了去——整个身体压在了对方身上。
那身白衣换了一袭红装,映着他熏然成桃花的脸,是说不出的风流蕴藉。白川月不由得不饮自醉,正待失了魂一样抬头吻过去,...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中

#来自狐狸的封建包办婚姻

(五)
醒过来感觉自己依旧被大狐狸踩着的白川月选择了闭眼不动弹,支着耳朵听周围的动静。
“琉璃只是带了……朋友来躲避,我打不过一群妖怪,娘亲啊娘亲啊娘亲啊你要给我做主啊!”
白川月哪里听过白琉璃这般撒娇,心跳一时变化,被大狐狸给捕捉了去。
“人类,你再不醒,我就直接抓烂你魂魄。”
白川月睁开眼,看到白琉璃已然换了一副打扮,颇有些藏人的模样。身披银饰,着一身白羽墨纹长衣,面上还带着撒娇讨好的笑容,一时反应不来。
“白君,你和……这位——母子?”
白琉璃还没回答呢,那坐着的大狐狸提起白川月与她视线齐平,左右打量一番,似乎满意了,道:“很好,叫我一声婆母,你们今晚便在这儿成亲吧。”...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上

#逗比祖先番外,白琉璃白川祖先相关
#时间点是白川祖先与白琉璃湖上一战之后,白琉璃和白川月约定山中比试。
#岳母上线

(一)
山雨突来时,白琉璃白川月同时打开了结界要将彼此罩进了自己的范围,白川月顿了顿,看了一眼前方领路的年轻人,笼手回袖收了结界。
“白君?”走了许久,山路泥泞,暴雨冲刷结界遮蔽视线里前面的路也看不清楚,白川月有些犹豫地对身前的白衣人开了口,“比起离开山里,是否该先寻地躲避。”
白琉璃不起眼地偏头看他,放缓匆匆的脚步,似是思索打量什么,最终同意了他的说法:“依你。”
山路上又过一会儿,白川月跟着他到了一处山洞,洞口黑沉沉的,还未来得及加以探查,白琉璃不管他,当先弯腰下去进了洞子。
“白君!...

+

【无心法师2】小白姐姐(下)

#苏桃是女儿,小女儿(>^ω^
#伪(真)·妖精打架

(九)
苏桃眼里的小白姐姐是个大美人儿。眉眼越看越精致,即使她对无心有点朦胧的好感,也不由得自惭形愧。
刚刚她要求和小白姐姐一起睡,小白姐姐眼睛一亮的样子更好看了,无心却整个变了张脸,死活拉着小白姐姐,八爪鱼一样抱着人上了床,然后回过头跟她一笑。
她是不是该嫉妒?
没有的,她见到小白姐姐就觉得亲切的很,就像是陪伴了很久的人。无心很难得这么喜欢一个人……她该高兴才是。
想着想着松快了,她迷迷糊糊睡着了,梦见白娘子爬上她床又被无心抓回笼子的事。

(十)
无心第二天黑着眼圈起来了。
身上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白琉璃在他怀里挣扎了大半宿。昨晚...

+

【无心法师2】小白姐姐(中)

(五)
一个蓝色的光团停在白琉璃肩膀上,出现在无心眼前。无心情知它已然虚弱的连人形也聚不起来。相处了一段时日他也清楚,这白川家的祖先除了白琉璃的事,是谁都不肯理会。而且刚刚那一碰唇回想起来他有些理亏,却又忍不住回想了那软凉。
“无心,我怎么在这里啊?”一人一球正僵持着,池子里面的白琉璃虚弱地开了口,热水池里面他嘴唇仍是发白,身上的温度倒是上来了,脸上也见了点血色。

(六)
如此这般一番解释,白琉璃揪着光团发着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一边算是逃出生天了。
“待会桃桃那头怎么办?”
光团主动冒进了白琉璃心口,白琉璃不情愿地说出自己如今的法力不大稳定,只怕暂时很难在魂体和实体之间自由转换。
“走一步算一步了。...

+

【无心法师2】小白姐姐(上)

#逗比祖先番外
#平行世界,逗比祖先正文大结局白川祖先没有留在白川凛体内,而是被白琉璃收走,又一起被无心带走。
#沉迷白琉璃无法自拔
#cp主无白(白川祖先:(ಥ_ಥ))

(一)
“冷,好冷……”
白琉璃在无心怀里狠狠打了个冷战。随着意识的恢复,身体的感觉也越来越鲜明,整个人浸透到了冰水,骨头都发着寒。
“无心,无心……”
无心一边哄着他,任着一个大冰块一样的人伸着胳膊缠在了他身上,他跟着打了个冷战——也跟着冷静下来。
现在能去哪里——

(二)
余庆街的家和顾基那里不能去,要不是顾基帮白川抓了桃桃来威胁他,他也不能被白川抓住来威胁白琉璃——想起白琉璃刚刚眼神空洞着,和死傀儡没两样的样子,左胸空洞的地方不自觉...

+

【无心法师2】另一个结局(白川凛X白琉璃)
逗比祖先平行世界番外
蓝条已空,这回不翻车😂

+

【无心法师2】逗比法师 (完结章)

正文完结,番外约起,已有一个番外在更中。

(八十一)
白琉璃在看我的时候,我注意不了另外两个人。他温和地对着我的方向,又转向无心:“这里很危险,你和他走吧。”
“白君,那你呢?”我问。
“你不要去白川那里,回去照顾桃桃。”
白琉璃答非所问,对我说完后又低下了头,十指梳在发间,没轻没重地扯着头发。
灵光一现。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以为在交换内丹的时候,白琉璃是想让我去交换内丹,所以我才主动答应回到白川凛身边——被交换和主动去,我选择了后者,我不想给白琉璃把我当做筹码,表明我随时可离弃的机会。而我没想过,他只是想拜托我,去看顾无心和他在意的小姑娘。

(八十二)
白琉璃,你从来都不知道,你自己是个温柔的人,温...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13

正文完结倒计时

(七十六)
白川凛刚要念动法诀搬走东西,无心头破血流,抱着毫发无损的白琉璃爬了出来。
“白川,镜子给你,我带白琉璃走——”无心一瞬挣扎的模样,最后下了决心,表情有些沉重,“我和白琉璃会离开上海。”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和白琉璃,与白川凛的恩怨,主要是小姑娘的家仇,比起白琉璃,他宁可违背对那小姑娘的承诺,不再和白川凛为敌。
“我说过我要镜子,但我说过要放他走吗?” 无心刚想回应白琉璃,就被身后爬起来胖揍他的白琉璃打了个大马趴。

(七十七)
“嗯,白琉璃,很好。”白川凛几乎是迎上去的,面上微微笑着。
然后被骤然打趴在地的多了一个人。
“你害我。”
他对白川凛说了一句,又蹲下来看无...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12

#一辆被无心搞翻的车

(七十二)
白川凛整个人都愣住了,比起受过同种打击的我慢了些才缓过来:“你在上面?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琉璃又陷入了沉思,而白川凛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
“你还想咬我?”我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
“不咬,还疼吗?”白川凛在安慰他。
“疼。”白琉璃一点儿面子没给他留,只给了他一个字。

(七十三)
“你,你在做什么?”白琉璃的喘息突然乱了,问话的时候声音颤着。
白川凛一声轻笑,我又听到白琉璃漏出没有压抑住的暗哑声调。
“白君!”我忍不住叫白琉璃,自己听着都和蚊子叫似的。听到的声音只有混乱的喘息,白川凛的呼吸也跟着紊乱。
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一层一层的黑色向我涌来——白...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11

(六十七)
白琉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一个无知觉的玩偶一样。白川凛拉着他靠近我,他走到我面前。
言灵没有任何回应。
“你对他做了什么?”我咬紧的牙关挤出声音。
白川凛捧住白琉璃的面颊,朝圣一般的虔诚,可说出的话不中听:“你只需要知道,我现在要对他做什么。”
挣脱不开束缚,眼睁睁白琉璃被他压在身下,我的呼吸变得沉重。即使无数次肖想他,面对眼前失魂落魄,只剩下躯壳的白琉璃,那种感觉有欲望,更多的是愤怒。

(六十八)
“你在玷污他。”白川凛的言灵让我只能接受禁锢,但他并没有封闭我的感觉。
白川凛没有理我,白琉璃在推拒他。白川凛抬起头,白琉璃面色潮红地,双目无意识地投向我的方向。
无尽深渊。
白川凛并没有生气,我感觉...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9

剧情开始和电视剧分歧。白川祖先真名暴露,卧底白川凛宅

(五十六)
“所以现在我们要去偷内丹?”白琉璃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白川这次肯定有准备。”无心直接否决了他,“你留下来保护桃桃,我去。”
“上次要不是白川那王八羔子偷袭我,怎么能被他收进镜子里。”白琉璃不服气,还要吵着去。
无心忙哄了他:“好好好大法师,你最棒了。你想想,没有你的话,桃桃可怎么办?”
“额……”无心这下子可难住了白琉璃,白琉璃转头,正好对上我。
寒心而直接的说,白琉璃在哪里,我希望我也在哪里——额,如果和白琉璃一起,我宁可去面对白川凛也不想单独保护小丫头。

(五十七)
看来今天不只是一般的犯太岁。
有预感要被白琉璃卖了,白琉璃和我正要...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8

(四十九)
冷静,冷静。
我按捺下自己有些哭笑不得的情绪,刚刚那种急躁不明不白的消失了。白琉璃飘在空中,正色告诫我:“男人不能生小孩。”
“可你是鬼啊?”
我刚在想如何回应,一个欠扁的声音冒了出来。
“你是说,我不是男的?”白琉璃笑着,手指嘎嘎作响——根据声音大小看起来比白川凛夸他美时的程度还厉害。

(五十)
“别怕,他就是欠揍。”白琉璃居然还友好地向我打了个招呼。
……可我还是很怕啊。
我对着白琉璃艰难回了一个笑容,白琉璃微笑着……飘起了一块板砖。

(五十一)
无心也是个见风转舵的,看到板砖怂的比我还快,一脸大义凛然仿佛啥小话都没说的模样:“白琉璃,今天白天的事你怎么看?”
白琉璃愣了愣,无心盯着还飘在空中...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7 (无白,隐祖先单箭头)

(四十二)
一人一鬼开始互掐,那小姑娘很迷惑地看向他们的方向——估计她看的是白川凛发神经。
白琉璃炸毛的样子真有趣,看他瞳仁又亮又深。甚至有些希望白川凛再说一些话惹他恼火——诶,这个惹他生气的模式怎么想起了无心?
等等,他人呢,怎么还没来?

(四十三)
缺德,真够缺德的。
居然推着粪车来……我不顾暴露赶快拉走了白琉璃,白川凛也顾不得祭铃控制我了,无心这小子泼向他一身的粪,将将躲开,原本苍白的脸色更白了,也不知是吓着的还是气着的——洁癖,白川家遗传。
“百鬼夜行。。。”白川凛怒了。
“???”
啥都没有?
“百鬼夜行!!”
额,小姑娘看你好似神经不调啊,白川凛。

(四十四)
“你是说被我糊了一脸血的那些丑八怪?”...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6

白琉璃客户端:您的基友【白川凛】已上线

(三十六)
“白琉璃。”我呼他名,“你的身体呢?”
白琉璃正百无聊赖地踢着一个石子,小石子,只比砂砾大一圈,像个孩子一样玩耍地专注而孤独。而他抬头时面无表情,刚刚那个孩子藏了起来,又是我旧时见过的傲雪凌霜。
“不关你的事。”他说着,又低下头去玩石子。
“跟大眼贼有关。”我下了定论。
法力这种东西到了一定境界,生死都可继承和继续修炼。可灵体除外,白琉璃灵魂的力量和个新生二三十年的游魂没两样,重新开始巩固魂魄,只有一种可能,近些年他在无心身边曾遭遇过很重的伤势。
“嗯。”白琉璃放开了石子,选了一块稍微大的石头,踢之前他转过了头,挑眉问我,“你的身体,不是也该修成了?”...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过渡章) 5

过渡章,下章白川凛登场

(二十八)
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为了风度我憋着,感觉自己要炸裂。
白琉璃又开口了,“体贴”的替我分析:“其实吧……无心他喜欢人,还是女人……你如果真喜欢他,可以考虑投胎的。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会帮你的,比如……”
“不必!”我快被白琉璃的好意给逼得脑补开来,好在理智尚存,不至于恶声恶气一句“你怎么不去”这般怼回——突然理解无心了,夜空里我抓了个恶鬼吃了个精光,缓缓一口恶气,才对白琉璃道,“吾对那大眼贼并无……情意。”
白琉璃啊,是什么竟然让你以为我居然会……唉!

(二十九)
我和白琉璃相对沉默,半晌白琉璃开口了:“那你怎么老盯着他不放。”
我明明盯着你比较久好吗!
我盯着他,他...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白川祖先—>白琉璃) 4

(二十二)
这真是一个新奇的世界,虽然吃不到喝不到,好歹能看到听见。
大院子里一群人凑在一起做饭,小白脸在和一个小姑娘坐在一个角落握着棒子啃上面的豆子,白琉璃和我看着白绿生生的棒子在大锅里面煮成了金黄色,我闻了闻,不同于豆香的醇和麦香的淡,是一种带着甜气的香。
白琉璃看我盯着小白脸啃的还剩一半的粮食,我回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哦,你又不知道了,那是玉米。”
“好想吃。”我忍了半天,说出了真心话。
白琉璃叹了口气:“我也是。”

(二十三)
我离开了神社,竟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和我第一次踏足中土一样的各种新奇,又和那时不同。现在的人生活在战战兢兢里面,而东瀛已然把战火烧来了这里。这令我既骄傲,同时暗...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白川祖先—>白琉璃) 3

根据大家的投票,白川祖先缠上白琉璃ing( •̀∀•́ )
#听白川祖先回忆白琉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十五)
最后我还是选择跟着白琉璃走了。
至少现在我唤他白君,他转头,眸中会有我的身影——一瞬也好。
在白琉璃指挥着结界外面的人找到作为阵眼的雕像时,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十六)
深山,老林,竹桥,我第一次看到白琉璃,他凭栏而立,静静地在看风景,人在景中,我疑似落入仙境,仙人看我,也似一道风景,不嗔我扰他兴致,也不喜我踏足来此。
我那时在东瀛阴阳师中可为翘楚,骄傲的不可一世——后来我在漫长的苏醒和沉睡岁月中,才想起我那时,只不过骄狂罢了。

(十七)
我每每败在他手底,从一开始的气急败坏,沉到符咒、...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cp待定) 2

在考虑是全体都爱白琉璃模式还是白川祖先被无白cp闪瞎。。。来来来评论投票!

(九)
“白君,请收敛法力。”
我话音刚落,所有妖怪都被弹飞,只剩下我和慢吞吞在我身边打颤的河童。
——灵的力量在真实世界受到限制,而符咒内的世界,白琉璃肆无忌惮。我想。
于是我转向式神:“请你们努力提高妖力。”
再看向白琉璃,他在看我。

(十)
白琉璃一双眼睛流光溢彩的发着光,竟是他生前我都未曾见过的栩栩如生——和他生前是不同的美,但无论静或者动,那份骄傲依旧未曾改变过,依旧让我的目光无法离开。。。
然后他动动指头,我就被吊在半空中了。

(十一)
“你看起来很好吃。”白琉璃两眼放光地看我。
……我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cp。。待定或无?)

白川祖先的吐槽段子

(一)
我姓白川,名字叫什么给忘了。
诶?我在哪里。
哦,我在我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省略循环)身体里!【等等这个说法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他叫白川凛。
妈蛋,居然和我一样帅,八嘎!

(二)
孙子的孙子的……好吧,白川凛,正对着我的镜子一脸发绿,镜子发着绿光,倒映着那张脸绿上加绿。
根据他自己的碎碎念——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孙子的孙子的。。。打住!白川凛,这么啰嗦,一个人的时候什么秘密都说出来了吗!就不怕被其他人妖给卖了吗,傻孩子!
真是个孤独的孩子,我要关爱后辈。

(三)
关爱个头!
他把我镜子弄坏了。。。
把我镜子弄坏了。。。
弄坏了。。。
坏了。。。
那可是白琉璃送我的第一件礼物,那可是我...

+

牛逼!马上要被人用死刑了,还要教育人怎么用死刑!
#家学渊源
#诲人不倦
——好奇了一把画江湖之不良人里老年组李克用多么尴尬。

+

【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赤金色的羽翼在滚滚而来的水雾中翻腾,天河的水无穷无尽,金红的神鸟展开的羽翼一次又一次地被压制住,长颈不断的垂下又抬起,金乌振翅的速度一次慢过一次,地面上的原人也有了不详的预感,他们抱在一起,他们眼中天河从一开始的遥不可及变得清晰。琥珀化成的鸟从耀眼变得刺目,燧的双目已经被刺的控制不住流泪,流得他眼睛又辣又痛,他的目光仍旧追逐着疲惫的鸟儿。
“燧,回来!”他的胳膊被茶茶抱住,茶茶的声音冷冷的,“你是在送死。”
“我不能看着……”
“你能!你是人类的族长!”
绝对的光明中燧看不清茶茶的脸,这声音他是从那个孩子小时听到大的,轻易便可分辨,现在那音色沉沉的,让他想起沉睡中的火山和冰山上的棱角。蚩尤死后,原来山...

+

【侠客风云传】戏中人(东方未明中心) 5

五毒赤焰体仍在,用一只蜈蚣咬破手腕的我盯着僵死的蜈蚣陷入了深思。筋脉无损,气海未破,内力完好,在我稍用内力的时候便经脉欲裂,丹田内如同数十把小刀攢刺一般。
果然,这回的毒没那么简单。
我捏着树,虚软着步伐往逍遥谷内回返,中途碰到二师兄正准备出谷。
“撞什么撞,你。。。喂!”
我笑了笑向他讨饶:“二师兄饶命!”
悲酥清风。。徐子易做了改良,不损我真实内力,却让我使不出丝毫武功。视听模糊起来,我虚应着二师兄,直到他走远了,回了屋,整个人才软在木床上。
“师弟。”
正眼前黑白缭乱,引动杀意,只听得门外之人唤我。
门外人声音温和。
“师弟?”门被推开,我迅速将自己裹进被子里,所幸窗子紧闭,光线昏暗中我或可隐瞒过去。
“…...

+

绣春刀2刷完吐槽加点赞【又或者大棒加甜枣】


第二部的确不如第一部,但不失为佳作。

先吐槽,再表扬。

(槽)

第二部最好不要当作第一部的前传,这是第一个想吐槽的。
因为【它和第一部基本没什么关系】 ,时间线比第一部早不了多少,和第一部联系起来,会和第一部的兄弟线和感情线产生bug类的感觉——比如怎么在隔了很短的时间【崇祯上位和赶走魏公公差不了多久】,沈炼你就有了大哥和三弟这两个多年好兄弟【陆文昭和老裴死不瞑目==|||】;还有比如明明基本攻略了北斋,周妙彤又是什么情况?!!最后沈炼的存活,估计也是填第一部的坑……要不然当时的情况,沈炼早就被乱刀砍死了。

沈炼第二部似乎……比第一部“哲理”了一些——“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等等,略感尴尬。第一部的沈炼,如...

+

【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血魔即将正式上线) 48


(55)
绿袍的房间里还有几件衣衫,之前把长老拖进山洞,他们都被外面的山雨淋得狼狈,接着又从幽泉处虚张声势方才生离那洞中,转而到阴风谷暂避。丁隐盯着长老昏迷中血色全失的面颊和异样苍白几近透明的皮肤,替他除了周身衣物,掌心触及的皮肤冰冷刺骨,替人擦干身体便抱上床,搂紧怀里的人,贴近身体的冰凉在一个寒战之后,丁隐放任魔性带来的体温升高,那人贴近的皮肤浮起一层氤氲开的红色,有了温度。
——丁引,当年从卧云村带我回蜀山时,是否也曾如此?
他盯紧怀里昏迷的人,与之前在山洞再见丁引为他疗伤的慌乱不同,丁隐小心翼翼的送了一道灵力后,看丁引虽然对灵力有所感应,额头上的汗珠和刻意压制的痛哼着实让他不能放心,因输送灵力...

+

【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十六)
琥珀在哪里,琥珀在哪里。。在哪里。
混乱的神智和清醒之间,娅手中的头颅滴滴答答黑色的血,狰狞突出的面部沾上了污泥,她无助的呼喊着,指节捏的格格做响,山路上她抓着蚩尤的头发,一边流着泪,一边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僵硬的往山上爬。 
“我说过,来临的大劫之后,我要最后存活的那个。”
娅闻言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玄鸟现形,指爪抓紧了那七窍流血而眼珠凸起头颅。黑色的羽翼展开,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是西王母。
“我答应过他,会给他一个颠覆昆仑的机会。”西王母说,她的目光投射向蚩尤。
“帮我。。你说过,把他交给昆仑……”娅自言自语,她听不懂,也不想听懂,她想回去,想和琥珀回去,琥珀……“你说过要...

+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