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七】假如护法被教主逮住了……(黑心虎X跳跳)

偶尔翻出来很早写的黑心跳短文,背景大概是护法在雷区身份暴露,结果没跑掉,反而给教主一路马车慢慢带回去了。

没后续😂

他睁开眼时,只见满室昏暗,几点灯火下见一桌,桌上一叠文书与两盘物事,一盘中尽是绷带,其上血迹早干,另一盘中则是几只瓷瓶。他视线停在红塞瓷瓶那里,脑子里像是被什么刺中了,从混沌里扎开一丝神智。

“护法。”

一声劈开他所有散乱情绪,作戏面孔瞬间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转而重重一阵咳嗽,嗓子眼腥气一片,背后几拍,他胸口一痛一松,淤血落在塌边时,唇边尽成黑红,登时整个人只剩狼狈的喘息。其间跳跳合着眼,在苦痛挣扎中掩却醒过来的几分神智,传来的却是绝望——他以天雷都没能杀得这魔头,...

+

游戏叫王权:权力的游戏

第一局是用龙母,果断乱划,最后龙母就被龙连累了。。。

第二局上来用提利昂,本来也想乱划,结果!我【提利昂:花痴,那是我的!】的国王之手,居然是詹姆,我的哥哥啊!!!【提利昂/詹姆:……】口嫌体正直,虽然说不原谅我,但还会保护我的性命不会让人拿走!【詹姆:你脑补多了……】
热爱詹姆一万年!!!为了弟弟连瑟曦都不要了23333333哥哥说什么我都听【比心❤】

第二,史塔克万年盟友不倒一万年!
珊莎要野火,给给给!
理由?不问!
史塔克家的人不会坑盟友。我相信,死了就是我识人不清,活该。
后来珊莎说是对付佛雷,很好。
还有啊,瓦里斯你个笨蛋,珊莎不会攻打我,因为我是她的朋友,永远的...

+

看完神奇动物在哪里2,啊啊啊啊啊啊!!!GGAD让我爆炸!!


有两个很虐的想法……


1.邓校和前魔王的血盟其实早就失效了。


——在阿不思和盖勒特因为阿利安娜的那一战,就失效了。


他们刀兵相向了吗,有的。受伤了吗?身体上不好说,心灵上尤其阿不思,心是碎得哗啦哗啦了。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伤害了我”,想到的会是身体上的伤害,还是心灵上的,或者两者兼备?邓校说过“我们发誓不伤害彼此”——或者需要英文原文来理解这句话,可惜我没!听!到!【拍死英语渣】


血盟的信物,其实起不到什么效果了。它只是一个纪念,盖勒特和阿不思的纪念。两个人默契地保持着一无所知,以他们的智慧,猜到...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面面已开启食用兄长没够模式】
正文在3p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双鬼王邪教,两个鬼王都对昆仑君箭头

【努力把进度往剧里进度搬……】


(十三)

相对于未来而言,这不是烛九的第一次死亡,但无论哪一次,夜尊都是最后的生命收割者。收去了烛九命魂,夜尊没有考虑过融合——再有生机的魂魄入他体内都是寂灭,带不来新的生命,若真可以烛九也活不到现在。心里慢慢成了计策,夜尊抱起烛九残躯,一路从幽冥上行。

地界众生永远不会忘记幽冥之王低沉嘶哑的呼喊从每一个地缝、每一分气息中震荡,那不是最可怕的鬼哭,而地界人的敏锐直觉都捕捉到了风云变动。本就稀少的人烟变成了一片荒芜,瑟瑟发抖听着那一声声宣告。

“嵬,我在后土标记等你。”

烛九冰冷僵硬的身体下半身一条长长的深紫龙尾...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双鬼王邪教,两只鬼王都对昆仑君单箭头

有烛九X夜尊X烛九


(十)

鬼族无梦,唯有心念成魇,每每经历间凶险,天雷地火阴风这些大劫只可说小事。这已经不是夜尊第一次被这种糟糕的噩魇纠缠住。

他又杀了一回嵬,眼睁睁看着昆仑君抽筋取魂为嵬续命,而后……身殉大封投入轮回。

……又不是第一次了。

夜尊攥紧心口,抓得胸前血流如柱流进血海,更多的血填补着他身体的缺损伤痕。有谁在往他嘴里喂什么,他咬紧了牙关,要把自己沉下去……唇被衔住,捧住他脸颊的双手却极温柔,冰凉的液体被含着,贴上来的嘴唇微颤,却是固执不肯放过他。药一点点渗入他齿缝,半清醒中夜尊只来得及想他这次渡劫,知情的……

脑子慢慢混沌,...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双鬼王邪教,鬼王们对昆仑君都有箭头


(八)

地界也有好看的皮囊,单只说嵬与冕,便是那处少有的仙人之姿,就是无心无意路过,也是难得风景。冕与女鬼也厮混过一段时间,比起嵬眼界高高在上,他是来者不拒。鬼灵法则是赤裸裸的以大欺小,冕愉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无数灵魂来来去去填不平他无尽的渴求,一个嵬已经成了他骨血心头的软刺,便要得千般好来遮去这一样的不顺遂。冕曾让嵬看到过鬼族的狂欢,他邀请嵬同他一起,换来的是他的背影。嵬当时垂下眼帘,那种释然又厌恶的眼神,总让冕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被割断了。

冕抛下了身后横陈的肉体与满室血腥,黄泉水冷的要命,即使他喜欢一时的清凉,泡了许久也有种浮上去蜷缩取暖的...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双鬼王相关,两个鬼王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烛九设定魔改


(七)

夜尊教育水平堪忧,又或者说单纯就夜尊本人而言,他教导的颇为成功。

幽冥受苦受难的鬼族如此做想,连同上面的轮回诸鬼都时常不得安生。烛九被夜尊从一根豆芽养成了球,幽畜死了一堆,夜尊也不甚在意——反正幽冥的鬼族死了也不过重归混沌,他们如此,他也如此。而上面地君殿的鬼魂偶尔堕入幽冥,他更是不心疼地分给了幽畜。

只是……烛九是越发的重了。

烛九颇爱同他抢食心肝,他切了心尖尖喂给烛九,自己张口,几下咀嚼心脏就成了血水残渣。肩膀上烛九压得他半躺下来,夜尊懒懒问了他:“今日你自己又跑到幽冥上面了吧。”

烛九用鼻子亲昵蹭他细长的...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有双鬼王,双鬼王对昆仑君都有箭头

烛九设定修改


(六)

一颗死去的龙蛋。

夜尊虽然没出过幽冥,见识可丝毫不缺。不说他天生的灵智,闲来无事消化几条记忆就足够他在世间显得博学。这条小龙本来不至于落到这等境地,最多也就是个先天不足法力低微修行缓慢。可笑早早被父母预知了命运抛弃,却也仗着异种的天赋,浮在这黄泉不沉没。

不对,他还是说错了一点。这蛋……没死,或者说,没死透。

一丝生气被夜尊敏锐的捕捉,他笑起来扯得面具起了几道纹路。

——一定好吃。

夜尊如此想道,伸手捞上了蛋,幽畜这种死物吃腻了,也打算换换口味。昆仑君留下的火种还有点儿,即使那神入了轮回也生生不息的燃烧。龙蛋被他...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四)

从幽畜上下来的两个少年对着后土大封的标记默默无言。嵬心中翻涌的情感被尽数湮没在冰冷的表情下,他一双洞明的眼透过冕的喝骂骄狂看出了他的色厉内荏,于是嵬先向那标记伸出了手——几乎同一时刻手臂粉碎成煞气,他的腰被环住,冕硬生生拽开嵬半边身子,从手臂到肩膀的小半截上身碾得什么都不剩,而嵬的神色依旧如常,仿佛没有任何痛苦。

“你看到了。”

冕对着他兄弟迅速恢复的身躯,一边虐杀着几只幽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产生的煞气丝丝缕缕陆续没入嵬身体里,最决绝的伤痛,这就是对于幽冥之物最直接了解大封标记的方式。

“你怎么逃出来的?”

嵬问他,他着实好奇。凭他对冕的了解,绝对不会是他那样简单的试探...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主鬼面,有双鬼王,鬼王们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三)

一场架打得两个鬼王把彼此抓了个满身花,嵬中途停了手又被激起凶性的冕咬的发了狠,这场架打得没头没脑俩都在冒火。

“别再做这种自作主张的事。”

肩膀上还在冒着血的嵬警告了冕,对方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一瘸一拐地起来的冕又要扑过来,嵬坐在了原地,冕的脸直直摔进了红沙里,他呸了两声,又要朝嵬扑过来。

嵬实在有些嫌弃他,打斗宣泄够了,也没有必要继续打。况且冕推他在先,理亏,现在反而是抓着他追打不休。他抬眼看冕,多了些抱怨与懒浮于事的滋味,眼若点漆、黑白分明对着冕,冕忽地失去了对战的兴味,红红的舌细细清理干净手上的血,饶有兴味地对他道:“...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双鬼王相关,两只鬼王对昆仑君都有箭头


(二)

嵬近乎冷漠的打量周围,比起现在回忆起“生”没有形成的时候在混沌凶戾中颠簸浑噩的糟糕记忆残渣与一系列负面的情感而言,身体近乎可怕的恢复着,他好一会儿才能好奇打量着自己的身体,黑色污垢下能看到的藕白瘦削的手臂被尖锐的指甲划开,又带出来同样黑色又冰冷的粘稠物让他生出了十分莫名难言的不满。方才天火降下,不同于那和他共生的鬼王,嵬拒绝了本能昂起头,眼睛被灼得痛到麻木,最后视物模糊,而脸上焦糊几要他疼痛生生扯下脸皮,他硬挺着忍了过去。

——很难得,那是很难得的所见所感。

不同于幽冥静中深藏的厄运,天火是极致的静,或者说,平静,他无暇顾及被光与...

+

【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有双鬼王 鬼面X沈巍X鬼面,攻受不定。两只鬼王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一)

最深的幽冥里是无尽的暗与寂静,生灵死鬼落入万丈重渊,那戾气有如河底沉淀的泥土翻滚起来,没灵性的要尸骨无存,有灵性的便要它生仇怨为戾气。

循环往复的杀戮,他先睁开了眼睛。无边的暗色入他眼中,那渊中戾气便消解大半在他目窍,伴随着戾气的淡薄与幽畜们消亡后刺伤他耳膜的嚎叫,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他”的方位。

幽冥生他们不知几万年,生而开灵智禀赋,万恶退避。黑白颜色里他迅速摸过去,摸到了一只干燥冰冷的手臂,有尖锐的獠牙刺穿了他上臂啃上骨头吸着髓,他疼得钻心,同时也兴奋地啃上了“他”不知哪里。他们都很聪明地避开...

+

【楚留香手游】纵痴也狂(武维扬X云从龙X云鹰)
#赌债完成3/4,本篇已完,内容P3
#十二连环坞副本会永远被云小哥踢出去系列
#凤尾神龙双帮主分手现场和伪云鹰【金吾卫大哥我错了!!】

+

【楚留香手游】纵痴也狂(武维扬X云从龙X云鹰)

#欠了赌债就要还【默默看债主,怂】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喵了个咪【捂脸】

+

点香阁怜花棒棒哒🎈

+

【楚留香手游】纵痴也狂(武维扬X云从龙X云鹰)

武维扬X云鹰,隐武维扬X云从龙,云鹰X云从龙
替身play

武维扬又喝醉了。
外面的江湖传着云从龙死因不明,而凤尾帮在这消息传开之前已然派了人接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侄子云鹰,还有神龙帮内云从龙的亲信及他们的亲眷到了凤尾帮保护起来,一时间神龙凤尾,神龙重创,独留凤尾称霸一方。
云鹰暗想事情没那么简单,一番言语虚与委蛇恩威并施保着一群老少安全完整地随着凤尾帮的人到了那十二连环坞,而到了地头与众亲信分开后,一反之前一路上的灵敏通透,云鹰做出一副听不懂看不明的糊涂模样,竟也骗过那凤尾帮中人,只道这位云少帮主只是个傀儡,离了帮里的长老便一无是处,便在他面前放松了姿态。
云鹰思索着,他总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几番做...

+

搞事,搞事( •̀∀•́ )

+

啊啊啊啊沈浪你大爷,刚刷的好感度啊你就来捣乱,怜花呜呜~(>_<)~

+

【楚留香手游】终局(云梦X少林)

对应两个结局,be和he~

云梦X少林  be
普照死在了关外。
她本以为不会再见到他,云梦弃徒,魔教卧底,再加上许多年的放浪形骸,她纵知道自己的面目和初见他时并无二致,可她的心已不能如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谈何容易!
于她不易,于他不易。
可他还是下了那少室山来寻她,也终究搭上了性命。她抚摸着那张僵硬的脸,多么好的人,死了也一副皮囊,这皮囊里的那抹性灵,可如她初见时他讲的药师经里一般得证菩提果,了结人世业。
普照脸上落了水珠,她抬袖为他擦了,那水珠氤氲在她薄袖,越擦越是混沌,她的手抹上自己的脸颊,已是湿透了。她终是点了自己的灯,念起了药师经。
“愿汝来生得菩提...

+

【楚留香手游】初见(云梦X少林)

云梦在古龙小说有原型(☆_☆),少林那位普照大师真宠云梦(ฅ>ω<*ฅ)

那是云梦第一次见到他。
他身后树不是菩提,他头顶也没有神光,而她抛了掌门所说拜访少林方丈天澜大师的任务,径自引了灯过去,灯影投在信众脸上,他便清晰入了她眼中。她入他眼,她看他见红颜如骷髅,她听他普度众生,众生不在他眼中。
有趣。
静静听了一会儿,听他佛法精深,又见他宝相庄严。她陡然轻笑开来,待得人群散了,他亦将归,便合十上前:“大师你好。”
他合十回礼,无那道学人对女子的守礼闪避而偷摸好奇的,落在云梦身上目光坦荡清明,她便问道:“大师讲的是哪一部经文?”
他目光落在云梦身上:“原是《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师妹可...

+

撩到怜花哥哥了呢~什么时候才肯用真正的面孔呢……千面郎君

+

最近沉迷网易手游楚留香无法自拔
喜欢带着我女儿破梦四处逛,喜欢钓鱼,喜欢撩喜欢的小哥哥小姐姐,啦啦啦啦(☆_☆)
展示一把我家女儿和各路人士合照

【第一张和第二张】合照神秘女子
如果有玩楚留香手游,玩到十二连环坞副本,一定会记得神秘女子吧。。。还记得血玫瑰吗?
金陵五福坊的红叶下,神秘女子——那个红眼胡姬,说着杀人的她就在那里,她姓林,有个温婉的中原名字……趁她还没翻脸,赶快先合照吧~

【第三张】合照兰花先生
终于明白我家破梦跟兰花先生能顺利合照的原因了,这身高差,衬托的我家破梦和个豆丁娃娃,难怪他不介意这张照片被某人看到……

【第四张,第五张】合照楚留香
本来想拍正面照,香帅看舞姬小姐姐跳舞很专注...

+

【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那些事(白琉璃相关cp)

逗比祖先最后番外,一些正文和分歧结局的小设定小段子,三个人和白琉璃有不同的HE结局。
谢谢各位的陪伴,也一起继续喜欢白琉璃和无心法师的诸位吧~逗比法师这个系列算是结束了,如果有下一个系列,那便再约定吧= ̄ω ̄=

【白川祖先X白琉璃】

1.白川月有意无意坑了无心好几次。
比如“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事件,他自己躲开了外围白川凛的式神也不管无心,无心只好糊血拖粪的上阵……
比如白川月听从白川凛的命令布置阴阳术防御,于是他全力布置了准备和白琉璃拼一拼法术,情趣一把,结果白川凛抓来了白琉璃,应付阵法的变成了……呵呵。

2.白川月因为降妖认识了白琉璃。
被白川月降伏的狐妖把白琉璃暴露出来,希望白琉璃好好...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8

#完结

外面在下雪,雪落在茶茶身上,又被她拂进水里,水一眼能望到底,更显心惊。她继续往山上爬,心知再过一会儿,水会继续向上蔓延。
她看到了谁——
茶茶站了起来,下意识叫她:“娅!”
娅正带着天女离开人间,听她呼唤拉了她往山峰更高处飞,末了将她放下到平地。
“只剩下你了。”
娅告诉她一个让她冷入骨髓的事实,茶茶呆在原地,笑了起来,眉眼带着狠厉。
娅偏开头,不似别的天女那般警惕,一种来自茶茶胸前清脆的碎裂声音,她听到了。
她能为茶茶做的,只有这么多。

洪水涌了上来,茶茶目中惊恐绝望落在她眼里,娅几乎是被人拖走的,她隐约看到身后飞入洪水的西王母,甚至看到蚩尤红眼对她笑,一如茶茶刚刚一般。
“我要即将到来的灾难里...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7

#完结倒计时
“西王母成功了!”
娅抱着琥珀,琥珀眼底苍茫。
“燧死了。”娅欢快的声音霎时间平板无波。 他在琥珀背上替她挡了一瞬,然后被冲的无影无踪。而跌下天柱,注定尸骨无存。
“琥珀,你跟我走。”娅坚定拉住琥珀,一如当初拉住对着天罚之下的燧哭泣的时候那般。 “我不会走的。”琥珀的声音轻而缥缈,仿佛被抽离了所有的魂魄,却又……坚定!
娅松开了手,刚刚那一刻,她似乎看到琥珀的怨恨,她来不及抓紧,琥珀的背影离她远去。
“琥珀!你后不后悔!你要是不到人间,他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这样!跟我走,天人离开了人间,就会再次放开天河,跟我走吧!”
娅的怨恨如同火山喷发,她红了眼眶口不择言,最后成了一句哀求。...

+

【灵魂摆渡】踏雪 16(娅中心)

#完结倒计时

漆黑色的大鸟习惯性地在金乌身下将她托起,而金乌展开了长长的羽翼。
“谢谢你。”
琥珀的声音疲惫而坚定,听得娅心头颤动。背上的琥珀炽热地要活活被烧死一般,头一次她这么憎恨天河,尽管离开昆仑时她还在想念她的清澈。她已不是当初那只唯唯诺诺只知道跟着琥珀的青鸟,她能想到琥珀展开羽翼的原因——展翼承受着更大的冲击,除了为了下面的人类,还有她……琥珀没有让上面的天人看到她。
而她也一如既往地习惯了对着琥珀低下头,又或者自以为懦弱,她忘了她可以含着泪杀死蚩尤,也可以上昆仑山找她害怕的西王母。
一根带着劲风的羽箭擦过了她的腹部,娅已无暇顾及,全部的力量都支撑起琥珀。

死死盯着头上那片阴影,...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下

(八)
这是个什么情况?
白琉璃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我娘给我找的一堆歪瓜裂枣。”
白川月心中暗暗赞同,这一群男妖女妖化形都不利索,娶白琉璃是做梦了,看到他们感觉自己都很有希望。
“我家琉璃已经有看中的了,你们只要打赢他就行。”
大狐狸把白川月给卖了,白川月也有些嫌弃了——这些妖怪别说白琉璃,他都能轻易打趴下。
于是白琉璃到底是被什么妖怪追的?
“他们爹妈老追着我不放。”
“……可以理解。”不可原谅。

(九)
白琉璃被灌的醉熏熏的,走路一步三摇摆,刚床上就给白川月接了去——整个身体压在了对方身上。
那身白衣换了一袭红装,映着他熏然成桃花的脸,是说不出的风流蕴藉。白川月不由得不饮自醉,正待失了魂一样抬头吻过去,...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中

#来自狐狸的封建包办婚姻

(五)
醒过来感觉自己依旧被大狐狸踩着的白川月选择了闭眼不动弹,支着耳朵听周围的动静。
“琉璃只是带了……朋友来躲避,我打不过一群妖怪,娘亲啊娘亲啊娘亲啊你要给我做主啊!”
白川月哪里听过白琉璃这般撒娇,心跳一时变化,被大狐狸给捕捉了去。
“人类,你再不醒,我就直接抓烂你魂魄。”
白川月睁开眼,看到白琉璃已然换了一副打扮,颇有些藏人的模样。身披银饰,着一身白羽墨纹长衣,面上还带着撒娇讨好的笑容,一时反应不来。
“白君,你和……这位——母子?”
白琉璃还没回答呢,那坐着的大狐狸提起白川月与她视线齐平,左右打量一番,似乎满意了,道:“很好,叫我一声婆母,你们今晚便在这儿成亲吧。”...

+

【无心法师2】有狐(白川月X白琉璃) 上

#逗比祖先番外,白琉璃白川祖先相关
#时间点是白川祖先与白琉璃湖上一战之后,白琉璃和白川月约定山中比试。
#岳母上线

(一)
山雨突来时,白琉璃白川月同时打开了结界要将彼此罩进了自己的范围,白川月顿了顿,看了一眼前方领路的年轻人,笼手回袖收了结界。
“白君?”走了许久,山路泥泞,暴雨冲刷结界遮蔽视线里前面的路也看不清楚,白川月有些犹豫地对身前的白衣人开了口,“比起离开山里,是否该先寻地躲避。”
白琉璃不起眼地偏头看他,放缓匆匆的脚步,似是思索打量什么,最终同意了他的说法:“依你。”
山路上又过一会儿,白川月跟着他到了一处山洞,洞口黑沉沉的,还未来得及加以探查,白琉璃不管他,当先弯腰下去进了洞子。
“白君!...

+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