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十六)
琥珀在哪里,琥珀在哪里。。在哪里。
混乱的神智和清醒之间,娅手中的头颅滴滴答答黑色的血,狰狞突出的面部沾上了污泥,她无助的呼喊着,指节捏的格格做响,山路上她抓着蚩尤的头发,一边流着泪,一边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僵硬的往山上爬。 
“我说过,来临的大劫之后,我要最后存活的那个。”
娅闻言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玄鸟现形,指爪抓紧了那七窍流血而眼珠凸起头颅。黑色的羽翼展开,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是西王母。
“我答应过他,会给他一个颠覆昆仑的机会。”西王母说,她的目光投射向蚩尤。
“帮我。。你说过,把他交给昆仑……”娅自言自语,她听不懂,也不想听懂,她想回去,想和琥珀回去,琥珀……“你说过要救琥珀的!”
一股空前的寒席卷了娅,玄鸟凄厉地挣扎着,本来以为自己即将死去,就这样……就这样……
好温暖,不冷了呢……
娅眼底充溢着金光,生疼地她捂住自己的眼睛,金色变成了红色,许久她放下了自己的手,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人形。
“那是琥珀。”西王母的声音带着一丝迷惑。
天际东方那只浴火的金乌,照亮了世界,金乌上方的天河之水蒸腾着,云雾缭绕。
琥珀……是金乌? 天河之水……难道天人想放任天河淹没人类?!而琥珀……!
“我们快去救她!”娅着急地看着西王母,帷幕被光芒穿透,娅愣住了。 那张脸,她很熟悉,很熟悉,几乎与琥珀一模一样……或者说琥珀长得像极了她。而西王母沉默地看着远方,没有说话。
娅伸手翻找蚩尤的头颅,刚刚不知掉落何处。却看着西王母不知从何处捡起来蚩尤的头颅,金丝绣成的袖一点点为他拭去黑血。
“琥珀和你真的很像。”
娅不敢动,她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也许蚩尤的前世便和琥珀有关系……她也隐隐知道,西王母不会让她活下来。
“走吧。”西王母淡淡地说,刚刚的沉默和怔怔空洞仿佛是错觉。
“作为对你的奖赏,我会救她。”
蚩尤的头颅被收进盒子里,娅的眼泪不自觉簌簌而下,目光混沌地转过头看了看远处的赤云满天,点了点头。

(tbc)

评论(1)
热度(5)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