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血魔即将正式上线) 48


(55)
绿袍的房间里还有几件衣衫,之前把长老拖进山洞,他们都被外面的山雨淋得狼狈,接着又从幽泉处虚张声势方才生离那洞中,转而到阴风谷暂避。丁隐盯着长老昏迷中血色全失的面颊和异样苍白几近透明的皮肤,替他除了周身衣物,掌心触及的皮肤冰冷刺骨,替人擦干身体便抱上床,搂紧怀里的人,贴近身体的冰凉在一个寒战之后,丁隐放任魔性带来的体温升高,那人贴近的皮肤浮起一层氤氲开的红色,有了温度。
——丁引,当年从卧云村带我回蜀山时,是否也曾如此?
他盯紧怀里昏迷的人,与之前在山洞再见丁引为他疗伤的慌乱不同,丁隐小心翼翼的送了一道灵力后,看丁引虽然对灵力有所感应,额头上的汗珠和刻意压制的痛哼着实让他不能放心,因输送灵力停在丁引背后的手顺从了主人此刻下意识的心思,不自觉抚摸着那背部以做安慰,指腹下的皮肤却不似他曾经触摸过的,他刚想探究,身体的热度突然升高,身处火海地狱,丁隐大口的喘气,整个人扑在了长老身上,目眩神迷,天旋地转之间,他听得人叫他。
“阿隐。”
丁隐面色陡然一沉,再抬头目光冷森森的盯着长老。
——是,就是这个人,坏了他的事。
对于“丁隐”,第一次见到长老,长老背后的窗子外面是点苍峰青翠山林,郁郁遮天。而对于当初的血魔,被一个陌生人强行压制在地上,脖颈被一双骨节分明却坚韧的手紧紧箍住,并不是愉快的事情。
胸膛贴在长老背后,一双温热的手停在长老脖颈上,隔着薄薄的一层皮肉,丁隐泄恨一般啃咬着长老的后颈辗转,带着一丝血迹才满意的离开。
——居然咬他。丁隐愤愤地想着长老看着他七情不乱,却突然咬上他颈侧,末了放开他直接抓着头发准备拖走的行径,又忍不住去拿他磨牙。他当时已然装作在卧云村能够平静的模样稳住了绿袍,本来准备召唤诸魔怪去围攻,却又叫他坏了好事。
“绿袍你能对付,剩下的家伙你现在不行。”
“……我只要杀了绿袍。”
“现在不是时机。”
“我……活够了,就让我这一生,做一件我真正想做的事。”
那时也不知为何,对着他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说的,不是为了称霸,也不只是为了报复。生命里面所谓幸福快乐是欺骗和毒药,痛苦、迷惘和绝望如影随形,无论他打倒了什么魔怪,无论如何都无法排遣。
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留住他了。
“活够了?”
他还记得丁引那种表情,他几乎可以预料到对方的讥诮或者蔑视,即使他认识长老只有很短的时间,但总觉得自己认识他很久很久。眼前的这个人,比他更无欲无求,玩弄正派人心,培养自己的势力,在他眼里都似乎只是一场游戏。外表斯文,实际上是更可怕的魔,魔就在他的心里蛰伏,时时刻刻天人交战。
无论怎么样,他们总是不该软弱的。
“我带你去蜀山,你没有拒绝的机会。”
他看见长老第一次深深的凝视他,看进他眼里心里,颠覆了他一直以来对于长老“冷心冷情,玩弄世间“的评语。那种温暖,生根在他心中的那一刹那,被他拔了出来。
“以为我会相信你?”他冷哼一声,决然转头离去。他怕极了,他……不想再被欺骗了。

“你还真够狠的,我怕是差点没死在你手里。”丁隐自言自语地痴痴笑着,当初那群魔怪里,除了绿袍所在阴风谷的南疆反抗势力,西域、北地的妖魔甚至正派的卧底都有,他就算赢了绿袍,也难免诸般血战中死在他们手里,成为称霸的垫脚石或者成全了降妖除魔的“美名”。
也许平时,他还能和丁引拼上一番胜负,偏生他体内赤魂石的力量失控,才让丁引赢了他,带了他回点苍峰,那些魔怪也不知丁引用了什么手段,照样去和绿袍拼了个两败俱伤,要不然以绿袍的性情,哪里可能过了两年才来寻他。
“阿隐,你在自己打倒自己。”
他还记得长老的话,那时已然回答不了,心里晓得他说的没错——他无异于自毁。
新的一生是那么美,丁隐的一生那么美,做自己喜欢做的一切事情,学着去做一个人,然后,那个陪伴者让他把心都赔上了。就算醒了,这个人也是他一生最难测的美梦。
手缓缓的放开,长老身后的他继续亲吻着长老颈后的伤口。
完全恢复记忆之前,他想的只有怎么撇开长老与他的干系,无论将来如何,都是他咎由自取,而丁引……他只能逃避,对上丁引,他无法抵抗。
“你真狠……”丁隐轻声喃喃。
可是现在,丁引已然不是他眼里那高天月,正道的丁长老,丁引曾经和他站在统一战线。
……但是丁引当初选择了把他带到蜀山,他……还是更喜欢正道一些吧。
无论如何……恢复了记忆之后,更想和他在一起啊。
丁隐抱着长老,合上了赤红的眸子。

(TBC)

评论(13)
热度(25)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