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赤金色的羽翼在滚滚而来的水雾中翻腾,天河的水无穷无尽,金红的神鸟展开的羽翼一次又一次地被压制住,长颈不断的垂下又抬起,金乌振翅的速度一次慢过一次,地面上的原人也有了不详的预感,他们抱在一起,他们眼中天河从一开始的遥不可及变得清晰。琥珀化成的鸟从耀眼变得刺目,燧的双目已经被刺的控制不住流泪,流得他眼睛又辣又痛,他的目光仍旧追逐着疲惫的鸟儿。
“燧,回来!”他的胳膊被茶茶抱住,茶茶的声音冷冷的,“你是在送死。”
“我不能看着……”
“你能!你是人类的族长!”
绝对的光明中燧看不清茶茶的脸,这声音他是从那个孩子小时听到大的,轻易便可分辨,现在那音色沉沉的,让他想起沉睡中的火山和冰山上的棱角。蚩尤死后,原来山中精灵一般的茶茶,褪去了悲悯、怜惜等等一切柔软的感情,她的坚韧与蚩尤同出一辙,也多了蚩尤没有的残酷。
是的,残酷。
蚩尤在战场上杀戮无算,燧在他眼中望去,看到过理想、仇恨与热血。而对于蚩尤的热情,他能做的只有留下火种。只是他想不到天人竟然丧心病狂到让万千生灵为他们原人陪葬的地步。蚩尤已经死了,而茶茶带着的原人,居然突破了天柱,将攻昆仑。本以为是一场血战,天河之水降临世间……一败涂地。
“我需要你和我支撑结界。”茶茶语罢,她看着天空上琥珀的目光让燧感觉到不安。他甩开了茶茶,天空中的金乌落了下来,他看了看身边的族民,向着琥珀陨落的方向奔了过去。
“燧!”茶茶叫他,他心揪紧一瞬,恍惚以为回头会看到昔日的小妹妹,依赖而无忧虑,她有一双看透世事却明澈的眼,温柔的对待所有人。
“茶茶,拜托你。”燧郑重看过去,落入他眼中。茶茶脸上愤怒与痛苦
他再不回头,迎着洪水跑过去。金乌对着他不鸣叫,再次展开了羽翼。他支撑开结界,他不像茶茶和蚩尤那样战无不胜,但他的防御结界一向难破。
天河的水流泻下来,整个结界,包括燧都震了一震,血水顺着他的耳鼻流出,他岿然不动,嗓子眼里挤出声音:“琥珀,快走。”
他知道她不会走,他从没跟琥珀提过回到昆仑躲避或者分开,可他现在只想她活着。
“琥珀!琥珀!”
是谁?谁在叫她?!
天河的水暂时被挡住,他听到琥珀沙哑的声音,整个人僵硬了。
她叫的是……
娅。
那个杀死蚩尤的……罪人!

(tbc)

评论(2)
热度(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