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过渡章) 5

过渡章,下章白川凛登场

(二十八)
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为了风度我憋着,感觉自己要炸裂。
白琉璃又开口了,“体贴”的替我分析:“其实吧……无心他喜欢人,还是女人……你如果真喜欢他,可以考虑投胎的。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会帮你的,比如……”
“不必!”我快被白琉璃的好意给逼得脑补开来,好在理智尚存,不至于恶声恶气一句“你怎么不去”这般怼回——突然理解无心了,夜空里我抓了个恶鬼吃了个精光,缓缓一口恶气,才对白琉璃道,“吾对那大眼贼并无……情意。”
白琉璃啊,是什么竟然让你以为我居然会……唉!

(二十九)
我和白琉璃相对沉默,半晌白琉璃开口了:“那你怎么老盯着他不放。”
我明明盯着你比较久好吗!
我盯着他,他的表情变郑重了,月光下他自发吸收着月华,散发着莹莹的光亮:“不会你看的。。是桃桃?”
那个小丫头?!我一阵无力,连话都懒得说,只摇了摇头。
“那你老是看他们。。”
“我没恶意,当我看个新奇。”我随意搪塞了自己观察敌情的打算。白琉璃“哦”了一声,没再说了。
白琉璃,我看的最多的,只有你啊。我叹了口气,又逮着一个鬼,叫上白琉璃一起分了。

(三十)
回去之后,无心教那小姑娘用镜子去放出妖怪。昨天怎么看这无心和桃桃都是普通人,无心好歹还能看见白琉璃和我,那桃桃就连看都看不见。作为阴阳师,像她那么大,别说看见,我都能欺负妖怪去了。真是……偏生镜子还认她为主,念了半天,笨到白琉璃都撇撇嘴坐一边儿去了。
白琉璃和无心一个讥讽,一个瞪眼,我盯着镜子犯傻。

(三十一)
真是心疼了我自己,生前死后每每对着镜子,想着镜子既然有一对,另一个认得主人一定是是白琉璃,见不着有个念想也好……
“白君,你当初送我那镜,为何还留一面?”对着白琉璃要发作的样子,我想到刚刚话中歧义,赶快解释,“一面镜子我便很满足,只想知道原因。”
“哼。”白琉璃重重哼了一声,“一面镜子都能让你后辈搞出这么多事,幸好没给两面。”
默默迁怒白川凛一秒钟,我意识到白琉璃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想追问时,那瓷封印炸裂开来,无心赶快叫白琉璃护住小姑娘,自己咬上了手指。

(三十二)
这货的血能放倒妖鬼……莫不是他把白琉璃做了式神?!
这个想法刚一出来就把我自己蠢哭了,若是白琉璃晓得,必然会回一句“你是不是有病”给我。别的不说,想想白川凛被揍翻的一堆式神……
他是愿意的。
即使看不见我都知道自己的神色是阴郁的,长相一般、只会放血、还这般……这般庸俗的人,白琉璃如何看上的?

(三十三)
正气闷着跟着白琉璃飘,来了一只狐狸精,自称乾隆年间爱过无心,千年狐妖都勾搭上,还是个怼白琉璃的,我也被她话语的信息量惊呆了。
白琉璃千年陪在身边……——靠,这无心是个千年祸害。
男姘头……——不会吧。。。希望我猜错了。
卿本长情奈何眼瞎……这句倒是挺合我心思的,我看了看无心点点头,然后对上白琉璃看着我和无心若有所思的表情登时警觉,赶快转移了思维方向。
等等,狐狸,你敢说白琉璃眼瞎?

(三十四)
骂人是一项技术活。
首先不能语言不通,我用母语骂半天对方也未必听明白。
然后要天花乱坠,最高级的要用词优美含义恶毒——这狐狸精就差不多了。
然而我是个阴阳师,这个技能点没点。所谓输人不输阵,我想起了一堆我抓过的妖怪,记忆停留在一个黑黑的影子上,恶狠狠地骂道:“尔母婢也!”

(三十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个更古董的!”
我被狐狸嘲笑了。。。被狐狸嘲笑了。奈何躯体全无,法力受制。
只是我又想起个问题,白琉璃为何没有修成自己的实体?
妖鬼如果勤加修炼,尤其白琉璃生前还是修行人,比起鬼煞更快,几十年就能成实体……白琉璃已经消失了,我寻着鬼气跟了出去。

(tbc)

评论(9)
热度(3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