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6

白琉璃客户端:您的基友【白川凛】已上线

(三十六)
“白琉璃。”我呼他名,“你的身体呢?”
白琉璃正百无聊赖地踢着一个石子,小石子,只比砂砾大一圈,像个孩子一样玩耍地专注而孤独。而他抬头时面无表情,刚刚那个孩子藏了起来,又是我旧时见过的傲雪凌霜。
“不关你的事。”他说着,又低下头去玩石子。
“跟大眼贼有关。”我下了定论。
法力这种东西到了一定境界,生死都可继承和继续修炼。可灵体除外,白琉璃灵魂的力量和个新生二三十年的游魂没两样,重新开始巩固魂魄,只有一种可能,近些年他在无心身边曾遭遇过很重的伤势。
“嗯。”白琉璃放开了石子,选了一块稍微大的石头,踢之前他转过了头,挑眉问我,“你的身体,不是也该修成了?”

(三十七)
白琉璃你是在问我为什么这么废柴吗?
我扁扁嘴,还不是不肖子孙把我当了式神,终于亲身示范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老话。谁叫我是历代白川家法力最强的阴阳师,额,等等,括弧白川凛也许除外。
“我被掠夺灵力。”我简而言之。
“你体内的铃铛很难化解。”白琉璃皱了皱眉,一脚踢远了石头。他只是有所察觉我体内的异常灵力而没有真正查探便下了定论,颇让我怀疑他也吃过这铃铛的亏。
“是。”算了算辈分,确定了自己在白川凛的十八辈祖宗之外,我放心地开始内心诅咒他祖宗十八代。这货为了防止我不听话,还加了好几对——就算我后来修身养性,也不是肯受欺负的!

(三十八)
“啊!!!”女孩子在远处发出尖叫,我看着一只姑获鸟抓着什么人,白琉璃无聊的表情终于转为严肃:“桃桃!”
那个女孩?想起来了,刚刚被狐狸气跑的,无心身边的小姑娘。
“白川,去找无心,我去救桃桃!”白琉璃交代一句便赶快过去了,我在原地盯着夜总会,权衡一瞬还是进去了。
比起挑拨大眼贼和白琉璃,白琉璃的安危更重要,
刚刚,我感觉到了白川凛的气息。

(三十九)
“小白脸子,白琉璃遇到危险了。”
我飘进来提醒他,一方面我跟那小姑娘没什么联系,另一方面,白川凛藏在暗处,阴白琉璃一下不是不可能,这话算不得说谎。奈何我受制于白川凛,否则这般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无心听了我的话,蹭得一下从软软的座椅上起来了,一双大黑眼看过我这边,竟然有几分妖相,仿佛刚刚惫懒软在座椅和狐狸调情的人脱胎换骨,整个房间的气氛随之紧张起来,他不看狐狸,转而问我:“人在哪里?!”
“……跟我来。”
我飘的并不慢,无心居然也跟的上,他的速度格外快且敏捷,大路胡同上蹭蹭钻跳滚爬,躲着几辆车子往偏僻地上跑,白琉璃的鬼气很浓,显然是全力施为,无心也似有感应,狠狠一咬指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口咬的特别重,就像不把自己的血肉当肉一样咬。他捏着大拇指到手心,然后不需我的引路,向着白琉璃所在跑过去。

(四十)
我找到白琉璃的时候,正见他皎然若月,翩然而降,柔柔白光护在他身,挡在小姑娘面前,而白川凛缓步而来,微微歪了头,欣赏品味,沉吟低回:“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
我有些无力,毕竟和白琉璃相处一段时间,说他不懂的话,又站在他敌方……白川凛你确定不会被以为在骂他?
果然白琉璃生气了:“叽里咕噜在说什么。”
白川凛眼里的掠夺意味越发浓重,却耐心的为他解释:“我在夸你美。”
……少年,为什么你的母语用的这般意味深长而婉转,你的唐言却是如此的……直白调戏。
听着白琉璃捏手指嘎嘎响,对着白川凛虎视眈眈——或者小猫挠碎,我顿时有种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

(四十一)
或许因为时代不同,即使想要得到白琉璃,他选择了一种居高临下的骄傲,看白琉璃如花朵一般的等他攀折。不加掩饰的占有欲和轻佻的言辞只会让白琉璃反感,我摇了摇头,看白川凛和白琉璃同时恼羞成怒。
除非白琉璃占了下风,否则我绝不会冒险出手,能够切断白川凛对我的感应已经是尽力了,我能做的,只有等无心了。

(tbc)

评论(4)
热度(3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