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9

剧情开始和电视剧分歧。白川祖先真名暴露,卧底白川凛宅

(五十六)
“所以现在我们要去偷内丹?”白琉璃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白川这次肯定有准备。”无心直接否决了他,“你留下来保护桃桃,我去。”
“上次要不是白川那王八羔子偷袭我,怎么能被他收进镜子里。”白琉璃不服气,还要吵着去。
无心忙哄了他:“好好好大法师,你最棒了。你想想,没有你的话,桃桃可怎么办?”
“额……”无心这下子可难住了白琉璃,白琉璃转头,正好对上我。
寒心而直接的说,白琉璃在哪里,我希望我也在哪里——额,如果和白琉璃一起,我宁可去面对白川凛也不想单独保护小丫头。

(五十七)
看来今天不只是一般的犯太岁。
有预感要被白琉璃卖了,白琉璃和我正要开口,门外有人敲门。无心去开门,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不,我对这个人有模糊的印象。
“我的主人要我送一封邀请函给这里的白川君。”
我想起来了,最近的模糊的记忆,我看到他跟在“我”的身后——更准确的说,白川凛身后。
无心想要说什么,对方已经转向了我:“白川先生在宅子等您。”
“回去告诉他,我会依约前往。”
其实不想去,其实我想留(ಥ_ಥ)

(五十八)
“白君。”我呼唤白琉璃,他依旧看我,情愫未明。
我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又觉得说什么也无用。转向无心,我道:“白川凛既欲先发制人,我等将计就计,何如?”
无心不交出镜子是为了小姑娘,白琉璃和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法术上的争斗直观奇诡而残酷,白琉璃和我都明白,交出镜子,白川凛也不会放过这件事牵扯的所有人。
斩草要除根……无论对白川凛还是我们都一样,至少,对我一样。

(五十九)
我很好奇白川凛把那画了王八羔子的坐席收了哪里去。对面没了白琉璃,也没了吵闹的无心,只有一只阴沉脸、气色差的白川凛。
“看来,你被式神缠的不轻。”我竭力隐藏自己的幸灾乐祸,感觉自己被掠夺灵力的憋气瞬间少了很多。
白川凛板着脸:“你别笑了。”
诶我在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十)
“那个小姑娘的式神,叫什么名字。”白川凛问我,我反应了半天才意识到他说的是白琉璃。
好啊,小子你贼心不死还惦记着白琉璃呢。
“免谈。”我可不想让白琉璃中言灵之术。看来这两次交手,他盯死了白琉璃。
白川凛的脸色越来越差,他突然开口,我浑身都僵硬了——虽然早就预见,留下了几个铃铛在体内,但被控制还是有些不舒服。
“与吾同源同祖之式神,以汝名白川月召唤,守卫吾。”

(六十一)
吃的好撑,非常撑。
感谢我十九辈后代的全体努力,怎么抓了这么多……祖先很撑啊!
有些遗憾没带上白琉璃一起过来了。
话说,狐狸的内丹给放到哪里去了?虽然说过随身保护,但没说不准乱看。

(tbc)

评论
热度(28)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