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踏雪 16(娅中心)

#完结倒计时

漆黑色的大鸟习惯性地在金乌身下将她托起,而金乌展开了长长的羽翼。
“谢谢你。”
琥珀的声音疲惫而坚定,听得娅心头颤动。背上的琥珀炽热地要活活被烧死一般,头一次她这么憎恨天河,尽管离开昆仑时她还在想念她的清澈。她已不是当初那只唯唯诺诺只知道跟着琥珀的青鸟,她能想到琥珀展开羽翼的原因——展翼承受着更大的冲击,除了为了下面的人类,还有她……琥珀没有让上面的天人看到她。
而她也一如既往地习惯了对着琥珀低下头,又或者自以为懦弱,她忘了她可以含着泪杀死蚩尤,也可以上昆仑山找她害怕的西王母。
一根带着劲风的羽箭擦过了她的腹部,娅已无暇顾及,全部的力量都支撑起琥珀。

死死盯着头上那片阴影,茶茶的脸扭曲成可怕的模样,抓着手里的铁梨木弓嘎嘎作响,而她本人定在了原地,昂起了头。
她想杀了她!
失去了兄长的阿茶获得了族人的簇拥,继蚩尤之后,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曾是原人的军师和战士,踏着哥哥的死,她登上了王座,成了族长。她除了战场上更冷酷决绝,再走不了别的路。
梦里有她领着娅来到他们族群时候的回忆剪影,末了结束时她窒息一般地醒来,喊不出什么,眼前是她哥哥没了头颅的身子。
再不能脆弱,再不能伤心,再不能……
她低低地笑了,收了神色,取出身侧箭袋的羽箭,那是她哥哥留给她的东西。 哥哥……我要杀了娅,让她陪你。 她拉开了弓,带着全部的灵力,眼睛大大的睁开。
再不能喜欢。
可是啊,所谓的爱,如果真的能说停就停,她又为什么在流泪。
百发百中的羽箭擦过青鸟的身体,她静静等着脸上的泪干涸,盯着天空中两只挣扎的飞鸟,撑起了结界。
——琥珀和……娅撑不了多久了。
只是,天河的水……停下来了?

(tbc)

评论
热度(3)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