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手游】终局(云梦X少林)

对应两个结局,be和he~

云梦X少林  be
普照死在了关外。
她本以为不会再见到他,云梦弃徒,魔教卧底,再加上许多年的放浪形骸,她纵知道自己的面目和初见他时并无二致,可她的心已不能如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谈何容易!
于她不易,于他不易。
可他还是下了那少室山来寻她,也终究搭上了性命。她抚摸着那张僵硬的脸,多么好的人,死了也一副皮囊,这皮囊里的那抹性灵,可如她初见时他讲的药师经里一般得证菩提果,了结人世业。
普照脸上落了水珠,她抬袖为他擦了,那水珠氤氲在她薄袖,越擦越是混沌,她的手抹上自己的脸颊,已是湿透了。她终是点了自己的灯,念起了药师经。
“愿汝来生得菩提……”
火焰高高的燃起,将他和那座供奉波旬的小庙一同席卷。她还记得所谓佛门三毒,她已贪嗔痴俱全。当不复来生。火光中她露出一个安详的微笑,如莲座上的菩萨一样紧闭了眼睛,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了。
再后来,天山复仇时浸透的血,和更久远插进她身体里徒弟的刀,她都不在乎了。她活下去了,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竟然活了那么久,她自己反应过来时,都觉得惊讶。
最后她踏上云梦,那里等着的是一处巨石,她苦笑了一声——当年祖师故事,兜兜转转这般,云梦亦是红尘中再沉浮了一遭罢。
在云梦谷口,她在最美的梦境张开双臂躺在了草地上,一朵灯花绽开一瞬,灭了。

【bad end】

云梦X少林,he
“你又胡闹了。”
普照揉了揉她发顶,她顽劣的可以,趁着他年前年后繁忙,他师弟普法要去那泰山讲经,她便先出发了,易容扮成普法大师的模样,讲了两天两夜的经文。待普法真到了泰山,她便没了踪影,只在普法的蒲团上留下一朵墨莲。
罪魁祸首没丝毫罪过的感触,倒是一笑,轻松开了口:“这不正是说你教的好吗?再说我们掌门走江湖不也称为妖女……”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说话了。普照本待再训斥她,又有些不忍心——她自从魔教的身份被泄露,云梦已不再承认她这个弟子。
他只好给她端了素面,她眯起眼来朝他一笑后,整张脸都埋进了大碗里,普照也未看的碗里那张因计谋得逞越发显得狡黠的神情——他对她总有一分不忍。
她抬头是刚想对他说再来一碗,见他凝视着自己,似乎要被整个看透,他并不对她一无所知,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但她不会说普法对他有些不心服,甚至有点活动心思,她才想杀杀普法的威风。正如当年她魔教身份为人出卖,在江湖人人喊打之际,普照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把她藏入这古寺之中,他也未曾提过。
“今天你去禅医寮……”
“方丈院的事情……?”
她一身男装,虽不显真容,这一双眼睛在他面前毫不遮掩的灵动。他道:“今日且休息罢。”
普照心中不知为何竟生出一念,若将她困于一隅,又待如何——她不知年关时停下闲忙,他总为失踪她担心一二。
这一恶念惊得他说不出话来,他眼神又清明了——她正笑吟吟看他,碗里的面吃完了。
待普照去远了,她悠悠叹了口气,终究这引梦摄魂,她用不得他身上也迷不得他。
也罢,又是一年新春。
【happy end】

评论(4)
热度(1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