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手游】纵痴也狂(武维扬X云从龙X云鹰)

武维扬X云鹰,隐武维扬X云从龙,云鹰X云从龙
替身play

武维扬又喝醉了。
外面的江湖传着云从龙死因不明,而凤尾帮在这消息传开之前已然派了人接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侄子云鹰,还有神龙帮内云从龙的亲信及他们的亲眷到了凤尾帮保护起来,一时间神龙凤尾,神龙重创,独留凤尾称霸一方。
云鹰暗想事情没那么简单,一番言语虚与委蛇恩威并施保着一群老少安全完整地随着凤尾帮的人到了那十二连环坞,而到了地头与众亲信分开后,一反之前一路上的灵敏通透,云鹰做出一副听不懂看不明的糊涂模样,竟也骗过那凤尾帮中人,只道这位云少帮主只是个傀儡,离了帮里的长老便一无是处,便在他面前放松了姿态。
云鹰思索着,他总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几番做戏也找不出什么破绽,凤尾帮的人虽然如同他叔叔云从龙说的有些混乱,帮众对神龙帮也颇有微词,但言语中对他叔叔却没有不敬的意思。云鹰来此地已近一月,武维扬是半月之前回来的,见了他连寒暄都没有,却经常叫了他一起喝酒,期间仍旧一言不发,只盯着他不放。古怪的气氛却无处不在,压的云鹰面上轻松同时心头越发沉重。
“云少主,我家帮主请您喝酒呐。”
于是云鹰继续坐在武维扬房里,他到的时候,武维扬已然半醉。

武维扬的目光落在眼前青年的侧脸上,左眼能看到的人不分明,酒喝的太多,仙药也吃着,混沌了他唯一的眼。
一样气宇轩昂,几乎相似的五官,在烧刀子的烈性后,视野里云鹰的脸变得模糊,另一张脸却清晰起来。
“二弟……”他向着他脑中所思的那个人伸出手,“你回来啦!”
他看着他二弟用一种很冰冷的眼神在看他,武维扬呵斥他道:“你……你怎么不笑啊?”
对面那张脸上的表情多了愕然,正僵持着,武维扬先主动打了圆场:“对,这个时候,咱俩还不是兄弟呢!”
“哦?”他眼里的‘云从龙’开了口,本来是这青年的‘云从龙’为他倒酒,武维扬哈哈一笑,身子晃了一晃,主动拿了酒坛,手上稳稳当当给他倒了一碗:“那个时候,你带着神龙帮过来跟我的凤尾帮决斗,你厉害哇,七阵……嗝……我败了五阵。”
云鹰也听过神龙帮的韩长老说过这件事,他叔叔赢了五场,这武维扬的弓箭则是十三箭射倒了他们十三条船的主篷。于是这才订了条约互不侵犯,江上神龙江下凤尾,从此长江两帮并立。
“你也真是胆大,拼完了决斗哇,当天晚上跑到十二连环坞就说要跟我拼酒。”武维扬对着自己碗里的烧刀子,一口喝了个精光,“然后我就成了大哥,你成了二弟……”
武维扬的巨掌拍在云鹰肩上,云鹰的目光渐渐去了一些敌意,都说酒后吐真言,武维扬这些日子醉醺醺的,而且神智昏乱,绝不是装模作样。既然武维扬还记得叔叔和他往日的情谊,他怕是想多了,他本是怀疑武维扬是想控制神龙帮,甚至他叔叔已经被……许是有什么隐衷?毕竟江湖上不合情理的事情那么多,桩桩件件原由也未必一时可以说出。
武维扬见他神情温和许多,喝起酒来更是开怀:“二弟,喝啊?”
云鹰端起碗中的烧刀子一口饮了,下了嗓子眼就真是酒如其名的辣和够劲,他呛的咳好几声,武维扬拿了他的碗替他喝了。云鹰心里顿时一阵不快,不知是为了他夺了自己的酒碗,还是他夺了‘云从龙’的酒碗。
“你还是这样……做不得的事,偏偏要做。”
武维扬抱住了他,云鹰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压住心里再度浮上来的古怪感,扶了武维扬往床上去。将人搀过去后云鹰正想开口告辞,武维扬却死抓着他的手腕不放,几乎把他的手腕抓断了,直着眼,武维扬说了一句话,听得他浑身发冷又心中惊且狠,本来想离开的动作也僵住了。
“二弟,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杀了你?”

云从龙,他叔叔,死了。
云鹰整个人直愣愣的,他有想过这个糟糕的可能性,每次想到都忍不住浑身发冷,可没有这一次这么让他如坠冰窟。
他的叔叔,那个在他父母双亡后把他从死人堆里刨出来的叔叔,没了。
被这个人害死的!
武维扬没说话,突然点住了他的穴道,猝不及防下还处于震惊的云鹰被点倒,躺在了原本该是武维扬躺着的床上。
“我是在做梦吧……”武维扬说了这么一句,从衣服里取了一个小瓶,咕咚一声喝了下去,空气越发的寂静,良久才听的武维扬一声舒服的叹息,看着云鹰的目光却比起刚才多了许多疯狂的意味。

(tbc)

评论(12)
热度(41)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