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原创主角耽美】穿越天下之逆命

这年头时空是不是变筛子了?为什么他只是在看《天下第一》电视剧,刚看完结尾就无缘无故的穿越了!
十一二岁岁的男童懵懵懂懂的照了照镜子,长得还不错。
一些记忆涌入男孩的脑海里,柳笙顿时哀嚎,他不会穿越成十兵卫了吧!
“十兵卫……”事实胜于雄辩。
啊?!少年迷迷糊糊的抬头,看到一张憔悴的中年面孔,显得格外肃穆然而疲惫。
记忆如果没错,他试探着开口:“父亲……”
对面十兵卫的父亲柳生但马守开口了:“你母亲去世,也不要太过悲伤。你身体没好,就先休息吧。”
柳笙没说话,从他得到的记忆里,十兵卫人是在灵前,心根本还想着出去练剑,浑然不顾要守孝。这次做做过场,还被自己占了身体。然而柳笙实在是不想应付眼前的“父亲”,尽管柳生但马守很关心他,但是……他需要理清记忆。
“抱歉父亲,我……父亲请保重。”柳笙的抱歉的确出自真心,尽管他并没有想穿越,占据了柳生十兵卫的身体更不是自己所愿,但他不能告诉眼前这位父亲他的儿子已经走了,却是为了自己的安危。他讽刺的笑了笑,对于柳生但马守,的确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但是对自己的家人还是极好的。他受着东瀛重男轻女的影响,虽然最重视十兵卫,但是也没有轻忽自己的两个女儿。十兵卫其实格外凶戾,但是仍然影响不到他对这个儿子的期待。他对儿子很严格,但是也对儿子很关心,真正的十兵卫处处感觉到父亲的压力,只能用逆反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然而他却不一样,即使作为一个局外人,从十兵卫的角度看,他能感觉到柳生但马守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虽然只是对家人而已。
而柳生但马守本来没期待他如此温和,心里猜测妻子生下飘絮难产而死,对十兵卫的打击是不是太大了……
“父亲?”柳笙强打起精神问柳生但马守,对方嘱咐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房间。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儿,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为什么穿越这种事……柳笙感觉睡意越来越浓,然后陷入了睡梦中。


第二天早上柳笙就跪在了柳生夫人的灵前上了香,然后就去了练武场,数日都是如此。他想好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做了十兵卫,那就做下去吧。
“哥哥?”一个粉嫩的小女孩叫他。
雪姬?
他向着雪姬点点头,收了手中的武士刀。雪姬小他五岁,但是懂事的早。东瀛的女子都比较早懂事,大概因为无论在家庭,还是未来,都要面临更大的压力吧。想着柳笙摸了摸雪姬的头发:“妹妹来练剑吗?”
雪姬摇了摇头,她本来以为哥哥不会理她的。她的哥哥和其他人一样瞧不起女孩子,她心里明白的。然而在那次昏倒在母亲灵前之后变的深沉内敛,她看着……所以她不自主的叫了他。
而柳笙更是心里面骂十兵卫这好感度刷的!十兵卫对这个妹妹根本就是爱答不理,若不是上面还有个柳生但马守压着,欺负妹妹这种事也能做出来的……而如今这个问题要交给柳笙头疼了。
“要看哥哥练刀吗?”最后柳笙无奈了。
“?”雪姬有些奇怪,但还是跪坐在一旁。十兵卫所学不错,柳生但马守更偏爱他,传了他杀神一刀斩的一些招意,然而杀神一刀斩这种绝技可不能乱使。柳笙自从试过一次,暂时决定不用这招,这招浓厚的杀气不是能轻易自控的。他可不会忘了归海一刀这个曾经被刀控制的例子,也不信自己有归海一刀那样的好运。可是当着雪姬的面,该使什么招呢?他想了想看电视剧的时候雪姬和飘絮姐妹分别前练刀的场景,雪飘人间?!
他空记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也只能献丑了。
招起肃杀,迷茫而冰冷空茫,仿佛置身寒冰地狱,然后一刀轻过,唯留惊艳。柳笙静静的看了刀片刻,又收了回去。回头看妹妹跪在原地看,他去扶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腿都麻了,一问他竟愣了半个时辰!
“是哥哥不好。哥哥背你回去。”柳笙挺愧疚的,自己竟不自觉为招式中的寂寞所引诱,耽误了这么久,也让雪姬跪了这么久,女孩子腿都麻了。
雪姬有些惊异,她以为柳笙会找人送她回去的。见柳笙已经蹲坐下去,她伏在哥哥的背上,轻声说:“哥哥你变了好多。”
半晌,柳笙回答她:“是啊。”


雪姬的确觉得哥哥变了很多,以前最喜欢练剑和出外寻事,现在除了练剑,就是读书和陪着她和飘絮。对于这个妹妹,雪姬是很喜欢的,但是她一开始很担心柳笙因为母亲难产而死会迁怒飘絮,毕竟对于母亲,虽然十兵卫桀骜,但是还是很在意的,十兵卫除了剑,就是母亲最重要了。但是十兵卫对飘絮也是疼爱有加,飘絮若是犯了错,第一时间一定找哥哥去顶包,柳生但马守也有些无奈。
转眼八年,雪姬已经有了成年女子的美好,只是眉间稍有青涩。而飘絮则天真的抓着姐姐的手。
“雪姬,飘絮我回来了~”
雪姬笑了笑,牵着飘絮的手,哥哥回来了。
柳笙看着雪姬和飘絮身穿着他上次给她们买的和服不由得微笑起来,把东西递给雪姬就抱起飘絮:“妹妹,小妹,你们的雪飘人间练得如何?”
“那姐姐和我练给哥哥看。”飘絮拉着姐姐的手拿起武士刀,柳笙继续笑着看她们,眼里不自觉有些阴翳。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忘记自己的痛苦,作为另一个人,作为一个修罗的痛苦。但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这种痛苦也越来越深,深入骨髓不能消除。他并不喜欢杀人,但是既然作为柳生家的一员,这就是他的宿命。他不能让自己的妹妹们去承担。在柳生家外面,柳生十兵卫已经成为了修罗厉鬼一样的存在,年轻一辈中可说最强。最难的并不是外面,而是……
“十兵卫,跟我来。”柳生但马守站在回廊外叫他,他向着两个妹妹一笑,就转身跟着柳生但马守回了他的房间。
“父亲。”柳笙笔直的跪坐原地。
柳生但马守开口:“这回我们要保护石原大人。”
“父亲我反对。”柳笙说。
柳生但马守温声劝他:“这是为了我们柳生家。”
“父亲,过犹不及。”柳笙向但马守分析利害,“虽然武林有些为了攀附权利而投奔幕府的,但是投奔的皆难有收好。孩儿并不反对与幕府有所关联,大不了损些名声,但是一旦贸然被扯入其中,必然对我柳生家不利。石原性贪婪而无谋,不是有远虑之人。”
“……你似乎很讨厌石原。”但马守锐利的目光扫向儿子。
“我不否认。但是如父亲所说,柳生家利益为重,与其找石原,不如先支持一个人。”
“谁?”
“德川大人。”柳笙递过他藏在身上的令牌。
“哦?”柳生但马守有些激动,这可是比石原重得多了。
“几次出任务有些交情,父亲可与石原接上线了?”
但马守叹道:“幸好为父问了你,若非如此德川大人定然不喜的。”
“还好……”柳笙并没有告诉但马守,他奉了德川家光的命令来调查一些官吏和武林人士的。能透露到这里已经算是父子之情了,但马守也不笨。
但马守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温文沉静的儿子是有些骄傲,也有些慨叹。就像是很快长大了一样:“柳生家不在乎这一时,你放手去吧。”
柳笙静静行礼,这些年总算没白白打拼。他最了解自己的爹,柳生家的荣耀是最重要的,其次是他,再次是两个妹妹。但马守是有一派宗主风范的,也有些谋略野心,心狠手辣,但是眼光不够长远。虽然不能一个主子从一而终,但是好歹捞到足够利益再撤。而无论电视剧里面柳生但马守跟随的石原带来的柳生家极差声名,还是巨鲸帮白混了三年,最后和铁胆神侯联手的时候,除了自己和女儿,弟子都巨鲸帮的时候给杀光了!而神侯的性格……神侯若是胜了,他相信飘絮能全身而退,但是但马守一定会被卸磨杀驴。
他不要那个结局。


“雪姬,送你的新笛子。”他递了妹妹她托他买的笛子,飘絮正抱着他给她买的书,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谢谢哥哥。”
飘絮的这点小心思柳笙也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飘絮想要什么,哥给你买~”
“我也要笛子~”
柳笙暗暗记在心里,故意要她好好练好剑法,否则买来的笛子就是他的了。
“哥哥!”飘絮自然知道自家哥哥肯定不会吞了笛子,但是如果真的练不好,笛子肯定不会按时到手,最后还是乖乖应了。
他定期会回到家里看看妹妹,多数时候都是在外游学或者执行任务,父亲就算知道了内幕,但是许多柳生家的事情他还是要接手。
“柳笙。”
柳笙叹息了一声,那个家伙怎么偷偷出来了,他转过身,眉眼都稍微柔和了几分:“竹千代。”
脸色略微苍白的青年看到他叹气,却是笑了,这一笑几乎让柳笙忘了对方是个体虚的人。他任着对方抚摸着他的脸,说着喜欢他。
“竹千代,唔……!”唇被堵住,柳笙任着对方抱住自己。其实他和竹千代也不知道最后发展成了这种关系,一开始的救命之恩,然后数次交往,结果成了这样子。也许是因为一样的孤单,一样的不轻易赋予信任,一样的身负重担,却是……隐藏着一样的理想和梦。
柳笙在意和对方发生这种关系,即使对他来说,竹千代是独一无二的朋友,第一次竹千代吻上他的时候,所以他要逃却被竹千代死死抱住。
“我……”柳笙有些惶恐,该说什么……
“让我抱一会儿。”
“……”
结果……怎么会……柳笙苦笑,竹千代真是他的债。
例行公事告诉了德川家光他的考察,这个时候他们是主君和属下,他和他都不能违背。除了情感,他们还有各自的责任。贪恋身体在一起的温暖,但是该做的都不会忘记。
竹千代这个名字只能在他心里。
“柳笙……”
“竹千代……不,德川家光,如果我死了,你一定得长命百岁。”柳笙想着脱口说道。
竹千代皱眉:“要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这种不吉的话不要说了。”
“是。”柳笙躺在他身边。
他其实已经很幸福了,有着父亲,有着妹妹……竹千代至少还在他的身边,一切很好了。默默的抓着竹千代的手,他沉沉的进入睡眠。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六年后……
“在下龙泽一郎。”
他回来晚了,这家伙在柳生家呆了好几天,后天就走!
“……”卧槽,段天涯!这六年间继续重复前八年生活的柳笙抑郁的看着眼前的闷骚男,又看了看面色微红的雪姬,想着真是该来的都得来。自己已经远远躲着幻剑这个事件的一切关联了,到底还是碰上了这家伙。
自己那刚满二十,成年礼刚过的妹妹,就要便宜了这只!
“柳生十兵卫,请赐教。”顶着切磋的名义,揍他一顿也好!
可怜段天涯武功还未大成,哪里打得过某个蓄意找事的。可怜柳笙是个妹控,雪姬尽管轻声叫了出来,但是他还是听出妹妹的惊惶之意,也收了杀意,改为真正切磋。毕竟段天涯既对他没有损害,妹妹又……想到妹妹倾心眼前这小子,真恨不得再打!
“罢了,你入伊贺派不久能有这本事也不容易。”柳笙收了剑就走,不能打得尽兴才是坑爹。
柳笙看着段天涯站在原地,有些不喜:“龙泽一郎。”
雪姬看了看柳笙脸色不好,不知他为何动怒,心中不安。
柳笙自然不会让段天涯好过,借着老爹的名义直接把那帮师兄弟拖过来“磨练”了段天涯一番,虽然没伤着他,还让他对新阴派的功夫有了些了解,折腾的段天涯最后只能被他小林师弟拖走回房的份。不顾小林正的气恼,柳笙直接去找了雪姬。他虽然不喜欢段天涯,也承认自己对段天涯有偏见,但是雪姬喜欢。
“你喜欢他?”
雪姬低眉:“是,哥哥。”
“……”柳笙皱了皱眉头,他更讨厌段天涯了。
“哥哥不喜欢他吗?”
“他是汉人。”柳笙最后说。
雪姬吃了一惊,哥哥知道了这个……他不会让天涯活着的!
“哥哥……”雪姬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不想让段天涯死,但是她也无法背弃自己的家人。
柳笙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心还是软了,劝道:“他是铁胆神侯的人。你跟了他,不能用过去的武功,抛弃自己的过去,成为一个中原人才行,我不能让你受这种罪……段天涯我不能留他!”
“不,哥哥,让我自己来做决定,哥哥……”雪姬的心都要碎了。柳笙告诉她的消息,的确是太让她受不住。
她想再见见段天涯。

而柳笙随手丢了一瓶药膏给段天涯后直接坑爹去了。
“父亲,您觉得龙泽一郎怎么样?”
“很好的年轻人。”柳生但马守乐呵呵的,这些年他开始不再研习杀神一刀斩,而是活人的刀法。保证处于不败之地,自从听了柳笙说过的长存,他就想到了不败,追求不败的武功。心胸也宽阔不少,培养出不少不错的弟子,加上女儿孝顺,儿子争气,日子过得真好。
“如果要您把雪姬嫁给他呢?”
柳生但马守笑不出来了,语气生硬起来:“……你察觉到了什么?”
“……这个人很出众,雪姬或者飘絮可能喜欢他。出众的年轻人这些年不多。”柳笙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差点煽动自家爹去砍了段天涯。不过这样提醒过了的话,但马守可能会阻止或者围观,不会出什么大岔子。
雪姬还是找到了机会和段天涯相遇,段天涯放下背上的她,却放不下心里的她……柳笙在阴影中静静的望着这一幕,想起了那句话。当然,他也没有忘了此行的目的:“龙泽一郎,还是……段天涯。”
“十兵卫?”段天涯一惊,虽然雪姬告诉他十兵卫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此刻他还是吃了一惊。
柳笙凉凉的笑了:“你喜欢我妹妹?”
“……”段天涯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告诉了柳笙,是。
柳笙怒极反笑:“你能给我妹妹什么?你能给她安定的生活,你能给她真正的身份?她跟你走,名节受损,你的义父……可能接受她?她不能作为一个东瀛人,只能抛弃家庭,追赶你,她不值得!”
“……我给她我的一切。”段天涯痛苦的说。这些他也不是没想到。
“三年后我跟你一战,你顶得住我十招,我就放你带走雪姬,否则……”柳笙的刀抵在了段天涯的脖子上,旋即收回。
段天涯正心里准备努力练武的时候,传来柳笙的话:“眠狂四郎的幻剑是东瀛绝学。”
幻剑……段天涯不自觉心动了。这不止是他武功的精进,而且,更是他和雪姬的希望!
柳笙看着雪姬这两年渐趋消瘦,自然心疼。雪姬原来尚且略显丰盈的身体消瘦下来,憔悴而美好落寞。但是,她如果连这都无法熬过,他根本就不敢放她走!
柳生但马守自然也有所察觉,看到女儿一天天憔悴,最后他还是撑不住了,准备给雪姬准备找夫君……
爹你真是猪队友!柳笙泪流满面,这不是逼着雪姬逃或者死嘛!前者损害柳生家和雪姬的名声,后者就是让柳生家伤心。他伟大的爹怎么还是这么二!
柳笙不懂他的父亲,就和雪姬不懂得他对段天涯的刁难一样,只是但马守做的更绝罢了。
“我去让龙泽一郎求亲。”雪姬听说求亲的消息已经缠绵病榻,飘絮正侍候在床前。柳笙硬邦邦的抛出了这句话。
“……”雪姬没有说话。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雪姬。”第一次,柳笙没有用妹妹来称呼她,雪姬一颤,对上他和飘絮担忧的目光。
“对不起……”
接下来就是求亲等场面了,雪姬见了武功大成的段天涯,自然是不药而愈。可惜刚见完雪姬,好歹躲过了柳笙的十招,结果柳笙直接拉着他去见柳生但马守。
“龙泽一郎,如果你胜了我的一众弟子和我,定亲之事我就应了。”
段天涯默默的看着一堆人围了上来:“……”
柳笙笑了,反正打不死就好。
柳生但马守最后还是留手了,虽然段天涯最后还是和上次来这里一样被小林正给拖回了伊贺派,但是这回是真心的高兴。


比较坑爹的在后面。
但马守受到了好几个天雷。
自家的儿子和主君搞在一起。他去看儿子的时候发现了。
龙泽一郎是个汉人,和雪姬成亲后一起回中原了。
最后一击……柳笙带着飘絮一起去送雪姬了。
小林正本来只是想找飘絮的,虽然是顶着切磋的名头。天知道柳生但马守竟然亲自下场修理了他一番……
“十兵卫我恨你!”被带走飘絮的小林正无奈的决定也出发去中原。反正伊贺派和新阴派已经很和平了,他走了也没事!
而柳笙则见到神侯抛出了一个炸弹,换回了雪姬可以保留武功并以天涯妻子的身份加入护龙山庄的条件。
第二颗天香豆蔻。
“第二颗天香豆蔻的下落已经告诉你了,看在我妹妹的份上也不介意告诉你,如果一年内再没有第三颗天香豆蔻,你要救的人就会迅速衰老死去。”
结果被某个叫做归海一刀的当做神棍找上门,柳笙可扛不住那家伙拿着刀天天追杀,又不能干掉他,就直接告诉他:“你的仇恨,打开你爹的棺木你就明白了。”
有些事情早早发生不知是好是坏,但是他只需要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就好了。
天涯准备再干几年就和雪姬一起归隐,然后他就带着飘絮……还有小林正,一起回了东瀛。后来听说他们隐居到了蛇岛上,好在天涯已经得到柳笙提醒小心神侯,才保了雪姬和朗儿无恙。他也顾不得去教训小林正了,直接领着妹妹加小林正群殴神侯去了。
神侯看着天涯,一刀,海棠,成是非,柳笙,飘絮,小林正,一场激战之下,众人都重伤倒地,连成是非都不例外。
可是,素心打败了他。神侯看着盒子里的头颅,第一次彻底的梦碎心碎!
“素心!素心!没有了你,我做皇帝还有什么意思!……”神侯死不瞑目的坐在他的王座上。
天涯为他合上了双眼。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结局。天涯和雪姬,一刀和海棠,成是非和云罗三对成立了护民山庄,分批做主。
雪姬送他们走的时候是一个大雪天,她抱着孩子,天涯给她撑着伞,他们祝福她过得好,缓步离开了。
“小林真笨,每次都被我耍~”飘絮又捉弄小林正去了。某只妹控投过去一眼,然后看着自己手里老爹的家信。
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只不过每次提起主君,柳生但马守都有些牙根发痒,而且瞪着柳笙,柳笙都替竹千代感觉发冷。
当然这趟中原也不是没好处,借着帮助皇帝干掉神侯的功劳骗到了一朵珍稀的天山雪莲,给了竹千代,改善了他的体质。
“等我过了四十,我们就隐居怎么样?”竹千代在他耳边问,吻上了他的耳垂。
“好。”
(完)

评论(3)
热度(8)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