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远】情近(宁昊天X宁致远)

当成魔的紫胤真人和屠苏分别转世成宁昊天和宁致远。。。。

(一)
“主人!”红衣女子惊叫,伸手拉他,他靠近女子,看到了女子瞳仁中映出的影子,因为恐惧的情绪和悲痛的泪水模糊,但是并不妨碍他看清它……
那是他。
黑发红眸的男子突然拂袖而去,两柄赤色宝剑落在红衣女子身边,而男子则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宁昊天在黑暗中坐起身来擦了擦额角的汗,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着一个梦,一个遥远的梦。这个梦真实的让他几乎分不清现实和虚幻,而这个秘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
“爹……”躺在身边的孩子喃喃道,顿时把宁昊天的思绪拉了回来。
宁昊天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又替他掖了掖被角,自己的心也不由得宁静了下来。
(二)
宁昊天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他能活活打死自己的发妻,能逼死自己爱的人,让自己的仇人生不如死。曾经有多少爱,现在也都化为虚无了,因为没意义。
但是致远不同。
致远是他的儿子,他只剩下他,不止是血缘,更是心底的那个声音——他是最重要的。
对于女儿他一向是交给乳娘照料的,但是致远是不同的——他肆无忌惮的宠着致远,不让他成为一个纨绔的前提下,给他最大的自由,允他将来出去留学,让他肆意玩耍。就算致远一事无成,还有他这个父亲。他隐隐的惧怕致远变得越来越独立,独立意味着他离开的时候,苦和累就只有致远自己承受。然后最后,如果他不能保护致远……
他会给致远他的家业,他的一切。他会让致远只能依赖他,然后离不开他。外面的世界既然可能伤害到他,那就让外面的世界见鬼吧。
心里某个地方疼着,明明知道那个孩子不想苟延残喘,还是强行留了他在天墉;那孩子要贯彻自己的信念和道,他也没有阻拦。因为他是他的师尊,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只能停在这里。到了最后,他甚至都不能为他出手……
宁昊天突然醒来,花落了一身。他站起来弹了弹,揉了揉眉心。
(三)
在没有遇到命定的那些人之前,宁致远心中最重的,是宁昊天。
“爹~”他扑到宁昊天怀里,宁昊天的手抚摸着他的发。对着他训道:“别跑的那么快,小心摔了。”然后又转头训照顾自己的奶娘。
致远知道,自己闻不到任何的香味。在这个调香的家族,注定是要让爹失望的。他不是个合格的继承人,他让爹忧虑焦心。
他跟爹说,他想去英国留学三年。
一切都静了下来,然后他听到宁昊天的声音,有些干涩:“你想离开家了?”
宁致远狠下心点了点头,他并不像这样呆在这个男人的羽翼下,被千依百顺,被惯得只能做个孩子和魔王岭所谓的小霸王。爹不知道,他也可以保护他吗?
十三岁,他不是孩子了——宁致远看着宁昊天,让自己的心更坚硬。
(四)
“好,好,好!有志气,我宁昊天当真有个好儿子。”宁昊天的声音却不似他说的那样有着欣慰。
宁致远低下了头,似乎听到了对方心碎的声音。
(五)
宁昊天还是送走了宁致远。他始终拒绝不了致远的任何请求。所以他的怒火只能对屋子里的东西宣泄,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他突然停在了一个柜子前,那里装着很多香,那个时候致远还不懂得没有嗅觉对于制香的缺陷,做出来的或者成功或者失败的香。
他停在屋里,将每一种香嗅闻着。致远的味道,宁昊天想着渐渐平静下来。
他等致远回来,如果三年后,他迷恋外面的世界……
宁昊天又开始烦躁的踱步。
(六)
三年后宁昊天迎回了他儿子,瘦削了许多,精神了许多,说着许多他不懂的东西。
“小孩子瞎胡闹。”他瞥了宁致远一眼。
宁致远不干了:“爹我没胡闹。”
“……”心里翻着凶戾的念头,但是看了致远稚嫩无辜的表情,也舍不得继续打断他,却也看不得他说着外面的东西时候那眉飞色舞的神情,最后撂下一句狠话,“再说这些家法处置。”
宁致远有些委屈的看着他,宁昊天的心有些软了,然后柔声劝道:“这家业你始终要继承的,别老是惦记着外面。”
致远扁了扁嘴,但还是没开口。宁昊天看着他这憋屈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一掌拍在儿子背上,拥着儿子往家里走。
(七)
转眼间宁致远已经十八了。做爹的也或多或少得给他物色个门当户对的娘子,但是想到此时,宁昊天少有的拖延,没了雷厉风行的手段。他告诉自己大概是因为当年的事情造成的阴影,他更希望致远找个自己喜欢的——
但他知道,这是假话。
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致远永远都留在他身边。最疯狂的时候,他曾经想着,干脆给致远灌下防腐的毒药,他就不会走了。
可是舍不得。
(八)
十八岁的宁致远迎来了很多人,乐颜,安逸尘,惠子……这些人加在一起都动不了宁昊天,但是即使宁昊天坚如磐石,唯一的罩门就是宁致远。任何人都不能比宁致远能伤他更重。
那年他第一次对宁致远动家法,是因为宁致远偷了他们的香谱给了乐颜看。
看着宁致远咬牙忍痛,他更痛,痛在心里。他发誓不打他了。
更可惜的是,刚发的誓又做废了。
为了见安逸尘,去调查少女失踪,致远直接把他用迷药迷倒了。他找着宁致远,这回不上棍子了,直接抱回屋子摁在了床上。
他忍够了。
只能错过,他受够了。
(九)
宁致远闻不到房里熏香的味道,但不代表熏香对他无用。然而,他却没有一丝反抗。
“……你恨我吧。”宁昊天对着床上躺着的人如此说。他坐在床上,却是一点也不后悔,只是担心。
担心伤透他,担心他真的恨透了他。
(十)
“不。”宁致远否认。
他其实……喜欢他。无论乐颜,妹妹,安逸尘,哪个都取代不了宁昊天的位置。他想成长起来,能够站在宁昊天身边。然而,他毕竟没有那么强烈的决心逾越礼法,他想混过这一世,就这么守着他。乐颜是因为他欣赏她,他既然不行为什么不能让乐颜实现调香的愿望;而少女失踪以他的正义感怎能放手不管……
“爹……我……我喜欢你。”此刻,已经不能容得他犹豫了,饶是如此,宁致远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了。
而宁昊天的表情,则像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若是此刻他仇家在此,定要笑他也有这种傻样子。宁昊天从没想过他和宁致远真的能两情相悦,对着宁致远微有羞涩却坚定的目光,宁昊天将人搂在怀里,登时明白得偿所愿的美了。
(十一)
当然,最后魔王岭还是抵抗住了日本那群家伙的浑水摸鱼。安逸尘认回了爹娘,乐颜也嫁了他。安秋声还是见了宁昊天,宁致远被他挟持做了人质,安秋声扭曲的面容宣泄着他的复仇欲望。不是你的儿子最重要吗,我就毁了他!
宁昊天恨不得杀了安秋声,更恨自己过去这情债。正想应了安秋声自尽让他放了致远,刀在脖子上划拉出了一个口子。好在安逸尘和乐颜夫妻赶来,苦苦哀求。安秋声看着养子和亲女,一个被自己利用了许多年,但是也未尝没有三分真心;一个自己没有尽过抚养之责,亏欠良多;他又抬眼看看宁昊天,安秋声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头脑,最后还是放了刀。
宁致远抱着宁昊天边哭边给他脖子上伤止血,他至此才确定他最爱的人是谁,不止是喜欢。
(十二)
最后宁致远还是接掌了宁家。至于接掌前几天发生什么导致家主爬不起来,还是宁老爷做主,那就不可说,不可说了。
“爹——”宁致远屋子里传出喑哑的呻吟。
宁昊天拿着香膏,闻了闻赞道:“致远你的调香天赋的确不错。”他抹了些往宁致远那处涂抹,惹得宁致远又忍不住哼出几声。
“爹——”
“真乖。”

(完)

评论(5)
热度(1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