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归(明轩)

(一)

 

“从来不知道师兄身上好香,也是,大师兄你从来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吧?”

黑暗中弥漫着一种几乎察觉不到的香气,在某种隐晦的气息中流动着。饶是如此那丝极其清雅的气息仍是独立的存在着。青年微笑的挺动着腰深入了身下男子几分,一手压下男子所有的反抗,另一只手托起那下巴,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那被侵入的男子沉默着眼睛闭得更紧,只是手指紧紧抓着身下的虎皮。

青年停下了动作,原本抚弄那下巴的手突然捏住,男子丝毫没有反抗的被提了起来,然后被青年抱在了怀里迅速的往身体内一处软肉穿刺撞击着。

“大师兄,我们,来日方长……”青年吻了上去,男子觉得贴着青年的两颊似乎有些湿润,但是身体一轻的瞬间眼前也一片混沌,快感席卷而上,他达到了高潮。

“未明……”

 

(二)

 

“未明!”谷月轩从床上坐起时已是三更,整个逍遥谷都是安静的,只有些知了在树上唧唧的叫着。

又做梦了。谷月轩感觉下身一阵黏腻,不由苦笑。

梦里那人想必是不会回来了……距离东方未明去圣堂已经十年了,他还能期望什么呢……除了这些梦,他可还能见到他?

尽管混乱,但是他还能记得,这世上有个人,他的小师弟,叫做东方未明。记得所有关于东方未明的一切。

第一年的时候,还有许多人记得东方未明,四处寻找这前往圣堂的武林盟主,年轻一辈和东方未明交好的朋友也到处打听,无果。过了两三年,很多人开始遗忘他。又过了三年,即使经常在一起的比如傅剑寒等人,对于东方未明的记忆也是越来越淡薄。到了现在,就算是师父和阿棘,都只能凭借画像和一些回忆来想起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徒儿和师弟。

即使是这种梦……谷月轩躺在浴桶里,无数次重复着那个想法,如果当时圣堂,他能同东方未明一起……

“师弟……未明!”谷月轩想起那日他走时,不愿他去冒险将他几处穴道点住。

“大师兄,我会好好的,等解决了圣堂便回来。”东方未明低下头吻住了他。

只是他却说不出任何挽留的话,模糊的双眼只能看到那个蓝色的背影消失的越来越远……

 

(三)

东方未明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去看身后的两个人,这两个也许曾经算是好友,现在却绝对不怎么和谐的人,只是紧了紧怀里的人。

“东方未明,他不是你大师兄。”徐子易说。

东方未明将怀里昏睡的人放下,抬头看那两个人:“你们去找你们的时空缝隙好了,不用管我。”

“怎么能不管你!”徐子骐什么都不顾的想要把地上的东方未明拉起,“毕竟你也是……”

东方未明没有说话,他觉得那个去圣堂的他一定是这个世上最不幸的傻瓜,那圣堂钥匙怎么就到了他手上!去争那钥匙的人都是白痴啊!

他忘不了当初打败江天雄后被堵到圣堂内,然后徐家兄弟告诉他圣堂的真相。

东方未明所在的那个世界甚至还有他们这些人,竟然是徐家兄弟的父亲造出来的!而徐家兄弟在自己的世界无意间动了他们父亲的设计,结果就是圣堂的出现,成为了各种世界的连接——除了他们两个自己的世界,圣堂成了他们两个的栖息地。唯一比较幸运的就是徐家兄弟的爹发现了这一点,虽然带不回他们,但是给了他们不错的属于这个世界的能力,故而他们的武功也是不错的。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召集各个世界最强的高手来与他们合力击破。

失败了。

连同东方未明都被带离了自己的世界。

“你有本事和我们一起走,也许还能回去!”徐子骐说着,看到东方未明抬起头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苍白的。异世界的时间流动不同,而东方未明和他们的时间也逐渐不同步起来。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能忘记,什么时候能相见都是说不定的。他不知道东方未明经历了多少,又不像他和哥哥一样长久在一起。

“……我知道了。”东方未明放下怀里的谷月轩,和听到外面声音的徐家兄弟躲在黑暗中,听到外面的青年走进来抱住了躺在虎皮上的男子。

即使再像如何,那是他的大师兄,不是他的。

 

(四)

谷月轩时常做梦,有时梦到自己小时候遇到东方未明,他做了自己家里的厨师,递给还小的自己一块红豆饼。那红豆饼又软又糯又香又甜,他吃了一块又一块,他劝着说,将来会给他做很多很多更好吃的东西。

“大哥哥,说好了。”小时候的谷月轩很安静的看着。

“……嗯。”东方未明看着他的眼神格外认真,“等你长大了,我就去找你,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

“那我要很多很多红豆饼。”

“好……”

“哥哥你怎么哭了……”

“想家了啊。”东方未明对着他笑,眼泪顺着脸颊划落下来。

“嗯。”小谷月轩低下头,马上他也要离开这里了,听说要去一个叫逍遥谷的地方,爹和娘都离开他了……“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未明。”

“我长大了就去找你。”小谷月轩认真的看着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什么都没有说。谷月轩在梦境中失落的醒来,回溯着过去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曾遇见过这么一幕。

“未明,等我来找你。”谷月轩边想着边收拾行装。

 

(五)

 

“去死吧!”

“你去死吧!”

“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徐子易到逍遥谷的时候,几具尸体倒在一旁,东方未明正倒在血泊里,满嘴都是鲜血,连眼珠子都带上血色。刺目的红中他看着东方未明踉踉跄跄的从那个被他咬断喉咙,长得一模一样,眼睛空茫瞪着前方的尸体身上爬起来,挪到谷月轩倒伏的尸体前痛苦的嚎叫着。

他是仇人的儿子又怎么样?

谷月轩,同样是东方未明一生中无法有丝毫伤害的人。

他咬断那个人的喉咙时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的手断了,脚也断了,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那人还没有他狠。谁让他……伤到他!伤到他的,即使是他自己他都不会放过。

“东方未明。“

徐子易提起东方未明为他接上手脚,续上膏药。

“你还来做什么。“东方未明已经懒得理会他,从愤怒到平静甚至到冷酷,他很难想象自己会这么怨恨。最怨恨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任性,认为一切的幸运都是他的,认为一定会回来?

这么久了,大师兄还在吗?

他仰面,泪水混着血水流下来。

 

(六)

东方未明失踪的第八年,无瑕子在两个徒弟环绕下离开了人世,临死时把掌门之位传给了荆棘。

“轩儿,逍遥派交给棘儿是没问题了,你放心的去找你师弟去吧。“老人已经记不得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徒儿了,但他还记得第一年时谷月轩坚持退了与华山的亲事时候那种表情,他只是叹了口气答应了。他的大徒儿啊,看似好说话,也确实很懂事,但是真的决定了什么,就一定改不了了。

比如那个记不得的徒儿,一定很好很好,好到轩儿怎么也忘不了他。

谷月轩跪拜自己的师父,他知道这个老人是全心全意的当他做儿孙,为他事事打算,但是他真正要的,自己已然知晓。

中秋之后,他收拾了一下,准备往西域走一趟。据说圣堂在东方未明的前一次出现是在西域。霹雳堂那趟算是无功而返,又赶上了中秋,他回谷过了中秋便往回走。

他曾经想过,为什么所有人都忘了东方未明,只有他记得,然而没有结果。

但是既然记得,就绝不会忘掉。

师弟,等我。

 

(七)

“可以回去了?“东方未明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子易,他张大着嘴,仿佛被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

“我和弟弟碰上了我爹的化身小虾米,他说我们和你不同,我们回到我们的世界需要等待和机缘,你不用。“

“你可以重置。“

“重置?“东方未明疑惑了。

“放弃你所有拥有的,才能回到你的世界。“

“……包括记忆吗?“他不想忘掉他,他自私的让自己经历的或者看过的一切,都出现在那人梦境——徐家兄弟至少告诉过他,他们会让一个人忘不了他,体会他的一切。

他选择了谷月轩。

不是红殇湘芸,也不是师父,二师兄,傅兄,只是他。

谁都可以忘得了他,只有大师兄不行。

大师兄,你说过了,你会保护我的。

“师弟,我一定会保护你。“

东方未明的眼睛湿润了,他要回家,他要见他。

 

(八)

 

谷月轩路过天山的时候,那里纷纷扬扬的大雪铺了厚厚的一层。再过几日就是正月初一了,他准备写封信打算今年不回去了。

“谷兄~“雪山的一角跑过来一个青年,谷月轩低头一看,竟是徐子易的弟弟徐子骐。那少年看着他拽了不放,叫着,”哥哥,我找到谷大哥了你快来~~“

谷月轩的眼是热的,徐子骐怀里的那个少年,尽管年轻许多,尽管看着他的目光是陌生的,但是他还记得,那个十四年前被他抱在怀里的少年,他怎会记不得?

“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徐家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雪中,谷月轩也顾不得了。

“谷兄我们去哪里?“

“回家。”

 

(完)


评论(2)
热度(43)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