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也许南柯(吏青)

*

“赵吏。”

赵吏凭着直觉一巴掌拍上身边那熟悉的小身板往怀里捞了捞,怀里的人扭动着身体,惹得尚处迷蒙的赵吏都有些难以宣泄的欲望,他索性顺从了欲望,磨蹭着那颈部,眼睛带着真假不辨却看似火热的笑意缓缓睁开。

他习惯了,青年干净的香皂味道却不似那香水化妆品那般飘香却隐隐的让他厌恶,却像一根刺突然扎在他心上。

这是夏冬青。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袭击上来,他瞬间清醒过来,心里那根毒刺扎的更深。

他不能……不能……

明明熟悉的脸,赵吏却好似看见了最可怕的恶鬼一般,然而恶鬼真来了他的枪还在,他可以将夏冬青护在身后,如果有一天,他就是那恶鬼,将夏冬青剥皮拆骨吞了下肚……

好生美味。

最大的诱惑,但永远不可及。

*



*

“赵吏。”夏冬青继续喃喃着。

赵吏感觉自己都要烧起来了。那声音不大却直接钻到赵吏脑子里,吵得原来脑子里混乱一片,最后无端地化成了恼怒;他想扑上去,却又不敢……不敢个鬼,他直接把夏冬青头朝着枕头摁下去,看到他脖颈后面那个字,那把心火烧的更加厉害了。

夏冬青这兔崽子,半夜三更嚎什么嚎,信不信一枪毙了丫。他恶狠狠的想着,要是真能把这闯祸的家伙一枪毙了一了百了然后给冬青陪葬也行。

这刚一意动,夏冬青却醒了。

赵吏把手里随手摘下的眼罩往桌边一扔迷糊着向夏冬青转过头,准备压着不听话的孩子让他明白下半夜三更把人——好吧灵魂摆渡人从被窝吵醒是一件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个时候就不要管什么谁吵醒谁了——赵吏理直气壮准备把那惹起他各种不知名感情的家伙叫起来。

说起来倒是要感谢慕容,那鬼丹虽然让他更多感受到的是痛苦,但是这种真实的痛苦让他胸口像是填实了一样,对于夏冬青,虽然那种痛苦一天天变得浓重,但是他更清晰的意识到了这种痛苦来源何处。

夏冬青,那种痛苦的来源。他需要更多的鬼丹来获得围绕这个人的感情,一点一点的完善,然后……

似金似血的流光划过赵吏整个眼瞳。



*

“赵吏。”

那双眼睛睁开,赵吏感觉沸腾的一切感情都瞬间如同寒冰一样冷却。那双如同红莲业火一般燃烧的眼睛,绽开着火一样的笑容,男人发出了痛苦的闷声。喉咙被青年咬的死死的,一口喘息都没有给他。疼痛中赵吏抓紧了不离身的枪,青年的胳膊却如同水蛇一样缠了上来。夏冬青的睡姿一向安静和谐,哪里和这只八爪鱼一样?!赵吏惊异于自己还有心思想这些,扣动扳机的手像被孩子折断的玩偶一样,枪掉到地上,被夏冬青一脚踢得更远。

疼,真tmd疼。

失血过多的赵吏能够感觉到嗓子眼乌黑色的血剌剌的冒着,夏冬青如同兽类混沌不明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

冬青醒了。意识的最后赵吏笑容苦涩,他还是迟了一步。

九天玄女到底是个女人,而女人的天性更多的是包容和忍耐……赵吏弯了弯嘴角,血色消失他显得苍白起来。他想要生出新的灵魂来逃出这个三人无限轮回的世界,冬青想要成魔带他们离开。

“赵吏,让我醒!”那双眼睛第一次觉醒的时候对着他的心大声吼着。

“就交给我们。”他伸手捂上了那双眼,他不愿意夏冬青染上任何尘埃。那么,就让他来吧。注定要从观局到入局啊……

笑得邪肆的夏冬青擦干净了口中的鲜血,赵吏脑海阵阵发晕,喉口既痛又蔓延开血腥味和苦味。

晚了,完了。

“这一次,换我来拯救你们。”夏冬青的身体暖和着他,在寒冷和黑暗彻底降临之前,那双手格外的温暖。

*



*

“玄女被我封印了。”魔王将脸埋在手里。

“我知道。”赵吏有气无力的耷拉着头,这里隔绝了所有的灵气,他的伤口慢慢恢复后,就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醒来的夏冬青已经不是原来的夏冬青,恶魔和冬青的魂魄原本纠缠,这一苏醒,恶魔不断引诱冬青变成另一个恶魔……

魔王红色的眼睛没有丝毫的欲望和浑浊,他看着如同受难的耶稣一般挂在十字架上的赵吏,带了些许悲悯。

“你要你的灵魂做什么?”魔王停在了他的面前。

赵吏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双手抬了起来,涣散的目光让他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只有那两点红色依旧闪耀着独有的光芒。

“玄女猜出来了?”他讽刺的笑了,他从来都瞒不过他们。“一个新生的灵魂,可以带你走,给你……”

魔王的手抚过他的唇止住了他的话,笑得邪肆而张扬,赵吏皱了皱眉,记忆里面的夏冬青温暖如春日的阳光,笑起来傻傻的,却让人从心底都感觉那种舒适和善意。

他的冬青啊……

“赵吏,你才是个傻瓜。”魔王的笑容让整张脸几乎都要龟裂开来,眼角都染着红色,“不过不用了。”

赵吏贴着手的下巴感受着那双手的颤抖,他疑惑地抬着头看了魔王。

“明天,我就去跟神荼,哦,我应该叫她茶茶要些东西,顺便拿来你的灵魂,她要是不给,我便打穿她十八层地狱~”魔王一边骄傲地说着,没有托着赵吏下巴的手从怀里翻出一瓶……

赵吏脸色大变。

魔王用手沾了一点瓶里的东西:“看来你知道了。”

尸油,那种味道,类似于鬼丹,但是只能带来毁灭和痛苦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赵吏惨叫出声,无力挣扎,那种感觉比起鬼丹带来的痛苦更胜百倍。鬼丹会引起灵魂的生成,而尸油……只会散失灵气。

“今天到此为止。”魔王吻上他的唇角,像是爱抚一个孩子一样。

赵吏接着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



*

痛苦中赵吏想起了很多不会想起的事情。

他不是没想过放弃夏冬青的。

444号便利店的时候,冬青放走孔小龙的时候,他是真想毙了冬青的。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冬青,他要是这么一枪下去,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不会有了。

很多次只要他赶不及……

吃下鬼丹之后他有的时候也会想着自己一个人走了算了,那次冬青打电话,他拒绝了冬青——tmd最后还是赶过去了。

夏冬青这个小王八蛋。赵吏骂着,无聊的猜着什么时候他会拿着一瓶尸油来折腾他。灵魂回到他的身体后,这种折磨简直变本加厉。夏冬青从冥王那里抢来了他的魂魄,然后和西王母,冥界两方开战了。

“赵吏。”

又要开始了……

魔王依旧是微笑的,如果忽视那被洞穿无法恢复的身体,他的确是看起来极其欢乐从容的。

“他们都死了。”魔王解开了赵吏身上的束缚,将他揽在怀里,自己倚在墙上,他的声音开始带上了哭腔,“我也要死了。”

赵吏摸着他的脸笑了:“没事,我和你一起。”

“我还等着你渡我呢。”

“我渡不了你。”

“哦……”

“冬青。”赵吏吻上那苍白的脸,感觉着手下的触感——瘦了……

他们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夏冬青其实还是那个夏冬青,反抗自己的命运,他什么都做到了。将他和玄女撇出这场风波,无论胜败,他们都不会受到连累。

都结束了。

夏冬青哭了,每一滴泪水都被赵吏含走。他们就在那个角落缠绵地抱在一起,就在那里抱着……抱着……

冬青……!

*



*

赵吏看了看时钟,五点钟。

他想起刚刚的一切,却又想起了慕容,想起了安美。

他问过慕容为什么炼鬼丹,为什么没炼丹前就爱上了那个人。慕容只是笑了笑,意外的整个人温和下来。

“只因为他存在了。”

“爱便要说出来.”

赵吏鲜少的等了许久,夏冬青起床后没事,和玄女看电视,玄女却鲜少的拿着杂志在看。

缸中之脑。赵吏看了那题目。

“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有关这个假想的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

玄女的问题抛了出来,三个人突然都沉默了。最后夏冬青打破了沉默,他端起方便面,道:“没关系啊,那就好好生活吧。现在就挺好的。“

他和玄女一时无语,但他知道,玄女的心定然是暖的。就和他感受的一样。

今晚跟他说吧——赵吏看着那熟悉的背影,如此想。



(END)


评论(10)
热度(6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