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浮生执 1

(一)

慕容记得自己成为阎君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边昏迷的那个男人投入了寒冰地狱。寒水中混杂着冰刺,将男人穿透后挂在了冰柱上,身体浸在蓝白色却澄澈透明的水里,血液以肉眼可视的速度丝丝缓缓的蔓延开来,在部分范围之外再看不见。

慕容看了那鬼魂一眼,又打量了这寒冰地狱四周。在地狱受罚的地方,鬼差和鬼的维度还是不同的。地府正在受罚的鬼只能看到他们自己存在的那个范围,而鬼差则能全部看到。他看着寒冰地狱寒水池中心的那棵树作为冰柱,枝叶在水下蔓延开来,稍微出水却离不了水,于是形成无数冰刺。而那冰刺和冰柱则吸取着无数人的精魄,纵使死去也生生不息。

贪婪。慕容对那冰柱下了论断,将目光从那冰刺上各种各样的魂魄转回到了男人身上。那双眼睛在突如其来的痛苦刺激下睁开了,恰好对上慕容无喜无悲的双眼。

“自杀,三百年。”慕容宣布了这个消息,随即转身离去。

“慕容……”男人低声的呼唤被万千鬼魂的哀号掩藏,慕容铁甲披身一路前行,略过那哀号一时不知往何处去。

“你醒了。”

“谁?!”

“是我。”女子的声音在地狱缥缈的传来,神荼戴着面具,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繁复的袍黑白两色泾渭分明,带着无数曾经失传的咒法纹路,意外的诡异而庄严。

慕容没有动,尽管本能让他向眼前的女子屈膝弯腰,但是……他不想。

“你们被拿去了灵魂,却都没有跪下。”女子的声音越发疲惫,“去吧。”

慕容看着女子显出的来路,并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我是赵吏。”女子离开了,但是她身后的人还在原地,如此介绍自己。慕容想着自己该如何介绍自己,他想起那个亡魂那么叫他:“慕容。”

慕容回过头看向那寒冰地狱,却找不到刚才那个亡魂了。

“冥界就算是我主都无法刻意找到与自己相关的灵魂。你跟着我走。”赵吏平板无波的叙说事实。慕容点点头,跟着赵吏走向地府深处。

无法刻意找到?


(二)

慕容记得那年冬天人间死了很多人,连阎君都得离开地府,将大批的鬼魂引渡回来。连年的征战,异常的严寒,残酷的生计让人界和地府几乎同化,无数的鬼魂恨不得永远留在地府,不去投胎,慕容选择了留守地府,而赵吏则进入人界,带了无数灵魂归来的同时,也带回了几个亲信,他不屑于赵吏的那些忠臣孝子奇男子奇女子,他在乎的……

他在乎的……

他……

记忆存在,但是最鲜活的部分被挖走了。

“你是赵吏的朋友?”

慕容的思维被打断,他抬头的同时握紧了手里的双刺,却察觉不到任何鬼魂。那原地只有一棵遮天蔽日的树高耸着,似乎要把地府的天穹刺穿。那树垂下枝叶,他又听到了一个年轻而温和的声音:“对不起,我是冬青,你是赵吏的朋友吗?”

“……”慕容顿了顿,赵吏引导他处理地府事务之后两人再无关联。他似乎窥探到了赵吏的秘密,那么他有机会,得到关于地府更多的秘密吗?

慕容对着那棵冬青树 点了点头。

“那么你知道他原先想要的是什么吗?这个对赵吏很重要。”冬青对他说,“赵吏说了,灵魂摆渡人的灵魂都被他们的主人收走,所以最重要的藏在灵魂中的记忆也不再记得。。。你知道吗?”

原来如此。

最重要的。。。他从不知道他没有灵魂。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事?到底是什么。。感情。愤怒涌了上来,他低低的笑起来,感觉不到——如斯可笑,不是吗?

“你跟我家小青子说啥呢?”赵吏手里抱着琴过来了,慕容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赵吏这是叫那棵冬青小青子呢,还是小妻子呢?

“以后没事别来,也别打青子主意。你打不过我,你自己也该清楚。”赵吏倚靠在冬青树下,闭着眼拨弄着琴弦调试着。

慕容没有走。那一幕突然触动了他记忆里的一根弦。他过去曾经居住的地方,有一棵梧桐,梧桐下面有两个人,是。。。

凤栖梧桐。

“好青子,让我好好看看你。”琴声停下,慕容看着赵吏厚着脸皮去抱那冬青树干:“真不愧是我的青子,手感好味道好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腰更粗了!”

然后那冬青劈头盖脸把自己结好的红果往赵吏头脸砸,枝叶剧烈晃动着:“赵吏你大爷!”

慕容没有继续看下去,赵吏真重口,喜欢一棵树。

喜欢。。。赵吏的灵魂。。。还在?

他转身离开后,赵吏狼狈的从树叶果实下逃出来。同冬青说着喜欢,却达不到眼底心底。他的灵魂。。。那又怎么样呢?

冬青是很好的,他已经很满足,旧日的空洞被填平,只要冬青一直在他身边。

“行行行我错了别闹了想听琴不?”赵吏打断了自己的思维。

冬青晃了晃枝条不说话,赵吏边弹边唱,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

“赵吏。。。”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有种预感,不知道好坏,但是似乎你我的未来有变化。”

弦断,心亦乱。

【tbc】


评论(5)
热度(3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