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两只喵(又名薄喵喵的自攻自受)

Allen X Simon,薄靳言水仙向,大戾喵X 小奶猫,可能没有售后,有的话可能夹带晗熏,没看过小说不要打!T^T不知道是啥东东。。。

(一)

薄靳言总是在做着一个梦。
灰暗的地下室里面,地下室里一切都是凌乱的、破碎的,仿佛经过了一场浩劫,一场疯狂,一场毁灭。室内正中,有一个人正在默默的看着他。
那是一张满布血污汗渍,伤痕累累几乎不辨形状的脸。
薄靳言的目光本能的移开,站在原地打量着几米外束缚住男人的铁链,乌黑而带着血腥味。不自觉的他动了动鼻翼,闭上眼睛,身体不自觉的颤抖——随着心的颤抖,他无法控制。
又是这个梦。
又是他。

无能为力。
就像当初那个要闯进门里面的人带给他的感觉。
砰……
砰…………
砰………………
心脏随着门剧烈的颤动而跳动着,连眼前的女人和女人手里的枪都是发抖的。然而只在下一刻,一切都安静下来。
嘭!
他的手握着枪,稳稳当当。
安静了。太好了。

但是对面的男人很安静,很安静。
即使薄靳言的眼睛已经闭紧,然而仿佛他的每一寸肌肤都能看到眼前的一切。地下室的黑暗吞没了那铁链,却让对面的男人获得自由,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快让他离开吧……退无可退,薄靳言睁开了眼睛,却正好坠入了——深渊。
那双眼里目中燃烧着疯狂的火焰,却冰冷如同寒冰地狱,衬得那火焰越发的惊怖狰狞,仿佛里面藏着一只吞天的妖兽,将对面来者的魂魄融入那双深深的瞳子,深深地,深深地……
薄靳言对上了男人的双眼的同时,男人突然动了起来,面对那人他仿佛如同兔子一般被捕食,他的身体和男人亲密无间,白色的肌肤、红色的鲜血和无尽和黑暗刺伤着薄靳言的眼睛,男人的牙齿嵌入薄靳言苍白的喉咙,男人身上的血染得干干净净的他都仿佛身如血池。
“Simon,我是……Allen.”男人看着瞳孔有些涣散的他,突然说。然而薄靳言已然抓不住丝毫感官,眼花缭乱,声音都是回荡着的。
“回去。”薄靳言感觉自己的骨骼都要被身上的躯壳勒的碎掉。血从身体外面往里面渗,他无意识的落泪。
“你知道的,外面是你的,这里是我的。”Allen笑了。他面上的血已干,那张脸和薄靳言一模一样。
“回去。”薄靳言睁开眼睛看着他,无限的痛苦袭击着,然而苍白的脸颊下,声音依旧平静。
“你还是老样子,my Simon.”Allen耸了耸肩,居高临下看着薄靳言。
“回去。”薄靳言的脸色糟糕透了。
“Jenny?”Allen收紧了怀抱。
“回去。”薄靳言咬紧了牙,融合的腐蚀感侵蚀着他们两个,让Allen更疯狂,却让他更虚弱。
“看来,Simon你不想跟我说。”Allen挑眉,“我去问Jenny好了。”
“回去。”薄靳言瞪大了眼睛。
“既然不说,那我们来做吧。”Allen嘲讽一笑抚摸着睁大了眼睛的薄靳言, “反正不是第一次。”
他看着薄靳言陡然闭上的眼睛,愉快的想着,我来了,闭上眼,好好感受哦……
“Simon。”他喊出了那个他想着的名字。
(TBC)

评论(2)
热度(20)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