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两只喵(又名薄喵喵的自攻自受) 2

萌上冷CP

(二)

薄靳言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傅子遇正提着一盒糖醋鱼,一盒小黄鱼,一盒红烧鱼块过来。
“要是简瑶在。。。”
薄靳言一叉子叉好鱼肉慢慢送到自己嘴里咀嚼。傅子遇也不是没用,至少看在他能去喂Simon的份上,还是别干掉了。不杀掉简瑶只是因为Simon不喜欢而已,Simon有着一些顽固的道德标准,而且似乎被眼前这条傅子鱼勾搭着去谈恋爱的。。。要不要考虑把他做成送上门的晚餐?算了,谢晗的风格他不稀罕。
傅子遇叨叨叨叨叨叨,简直就是一只老母鸡。薄靳言简直要跪给Simon的三观了,他怎么能忍一只嘚瑟还老妈子的鱼呢?
板着脸送走了傅子遇,内心脑补着几百种Simon杀掉傅子遇的方法。Simon真是无趣,看看他,每次Simon叫他出来他哪次不配合案情还给他补全完美作案手法,真没良心。
“醒了没有?” 虽然说吃完饭到阳台吹吹风比较好,他还是选择了早点见到Simon的方法,他沉思然后沉睡,让Simon在梦境里崩溃掉可不是他希望的。他撑不住,那些坚强,超过了程度,就会成为继续的假象,他和Simon就够了,不需要其他人分享他们的世界。
崩溃的Simon他不要,他和谢晗不一样。谢晗的雕刻,那个叫李熏然的青年,从活着的灵魂死去;而他的Simon,则是他一手造就的完美灵魂,就如古希腊国王钟爱的象牙雕塑,最后获得了灵魂和国王相伴一生。他和他一起是那么完美,他们互相造就。

薄靳言抚摸着Simon的身体,一寸不放。黑暗中Simon没有任何反应,锁链将他绑缚,衬的那苍白的皮肤越发透明,被黑暗一点点吞没。薄靳言笑了笑,那个弧度比起他平时高了许多,瞳色渐渐幽深起来。
“Simon,你做了最正确的决定。”
薄靳言妒忌的发狂,属于他一个的Simon,却被吸引了目光、心神,让自己的思绪团团围着那平庸的女人转,不可自拔。然而他绝对理智的意识到——绝不能杀她!
让Simon无法忍受那女人的平庸,但是Simon的归属就会有许久属于她。
不能忍受。
杀死她,让Simon疯狂。他无数次的回味,却不敢去面对Simon的死亡和新的人格。如果厌倦了,这么做是个好主意,可惜无数次品尝的滋味,那种灵肉合一的感觉,不可自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被Simon吸引着,那是他的,他的Simon,奉献了一切,然后剥夺。
Simon跟那个女人说了分手。
他舔舐着那薄薄的眼皮,感受着眼球在无可控制的弹起。这双眼睛曾和他一起看过无数案件,血腥等等一切的人,事,物。
你是我的眼。
Simon睁开眼睛,留恋在他双眼的唇舌要求他睁开,去一同开始新的旅程。眼睛酸涩眼角带着泪,眼神有些冷的看着薄靳言。薄靳言顺着那眼角咬上了Simon的耳垂,用牙齿捻磨着,直到那耳垂不知因为薄怒还是摩擦发红,他嘶哑的开口,气息熏染着:“晚上好,Simon。”
他忍不住又咬上那耳朵,他们一起听着秋叶落下,一起听着真实虚伪。
你是我的耳。
Simon的身体在他怀里无可反抗,几近无视的接受着,没有表情,一双眼变得有些空洞,让他跟薄靳言有了许多相像的地方。他抿着嘴唇,看着胸膛上留下的痕迹,怔怔发愣。
“这一回我会温柔一点,你会喜欢的。”
不!
薄靳言抓着他的头发,突然对着那干裂的唇吻上去,更确切的说是咬上去。
好香!牙齿直接撞上,与此同时一拳捣在他的肚子上,吃痛吸气的同时,Simon感觉到空气被剥夺,伸手挠向身上男人的后背。。。好重。
放开。
不放。
身体紧密纠缠的同时,口中血腥味蔓延开来,那是他们的味道,无可拒绝的相溶与熟悉。到底谁在散发这种味道,这种美妙的味道。
“Allen。”
“顺从点,你知道的,每次你都是自讨苦吃。”出走的小猫是要惩罚的,薄靳言想着又吻了上去,堵住了剩下的话。Simon的滋味很棒,因为那个女人变得有些奇怪,也似乎更有意思了。

评论
热度(1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