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两只喵(又名薄喵喵的自攻自受) 3


本章微傅薄,并路过薄瑶,提前给薄小喵点蜡了,戾喵很生气o(╯□╰)o
(三)
薄靳言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根据阳光薄靳言判断是下午三点钟左右。没有了简瑶的日子也是一天一天的过了,生活仿佛回到了一年前,安静的房子,书架,一个人,还有定期上门的傅子遇。
薄靳言还记得他和简瑶分手后,傅子遇的反应意外的平静,没有像往常一样反复念叨,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就好像从来简瑶没有出现过那样。照常过着休养的日子,在书房里慢慢腐烂掉。和Allen的世界他感觉自己在腐败,沉浸在Allen教导与引诱中,无法反抗,无法拒绝。并非无力去做,并非接受全盘,他在中立里沉沦向黑暗,眼睛却看向阳光。
他该晒会儿太阳。
将自由徜徉的思绪收回,他漠然看着阳台外的风景,尽管傅子遇很体贴更准确说是老妈子一样的把新房子收拾的和那宅子差不多,外面的景色还是变了。
美国的乡村风格。
简瑶的确改变了他很多,他开始真正的通过自己来接触这个世界,而不是通过Allen的教导。不可否认,Allen对人心,思想,感情的理解简直是可怕的领悟力,一点一点告诉他,笑容代表什么,哭泣代表什么,然后到细部的表情与动作的含义。好在他的记忆力很好,记得住也反复试验。
那只是经验与面具,就和傅子遇与他,他们的世界永远是两个次元。傅子遇随时入戏,而他永远旁观。
直到简瑶带他过去,那陌生的一切开始靠近。。。
最后他远离了,Allen很憎恶简瑶,他就是知道,没有理由。薄靳言可以无数次出来和Allen斗争反抗他,而只要一次失败。。。简瑶的死亡就是结局,而纠缠起来,他和他的纠缠比起她更无孔不入。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无法否认,这就是事实。
遗忘吧。
不。
尽管和Allen达成了共识,远离了她,却无法忘记。薄靳言能感觉到Allen狂躁的心情,对于这一点似乎很恼火的Allen对他没有办法。可以禁锢,却无法停止他的思索。可以控制,却不能否认他的独立。
Allen把他拖去的深渊,薄靳言从来都不想去。
“求你。。。”薄靳言的双手抓紧了头发,他低哑着声音带着无助和拒绝哀求着,身体里的野兽嘶吼着,薄靳言能感受到愤怒与不理解,他明白他背叛了Allen,Allen的一切感情都是围绕着谁。
他是Allen的一切。
七岁之后那一枪之后,是Allen在一直陪着他。继父的殴打,母亲的无助,旁人的无可闯入,他无可避免的只能自己在乎自己,自己满足自己。
我会保护自己,保护好我在意的。
然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让小小的他崩溃,杀死继父的瞬间,他的感情是空洞的,之后他再也不能真切的感受这个世界。
他看见Allen握着枪在笑,不超过十五度,几乎就类似于抿嘴。
他在一直做梦,Allen的怀抱没有温度,他也没有。他们如同幽灵一样相对,直到他感觉到Allen的情感,那双深不见底的眼在抚慰他。
“My Simon...我一直想要你和我一起。”男孩的手握住了他的肩膀,不痛但不能离开。
再次醒来,这个世界与他隔绝。对于关心他无法理解,焦虑无法理解。生命于他已经停止,他看着外面的世界,不能进去。
还有我。Allen弯起唇角对他说。告诉他如何做出反应,他是Allen的傀儡,他的感情让他接受了Allen,理智却反抗。
“逆反吗?”十几岁的他们一个偏过头,另一个品尝着脖颈。那段时间他们已经知道成人之间的那些事是怎么做的。Allen对于他的反抗似乎没有察觉,或者察觉了并不在意。
逃不了。
野兽暂时休息,薄靳言感觉自己赌对了。他的手里握着一张照片,巴黎铁塔下的两个男人笑容灿烂,交缠的手好似情侣。
谢晗,李熏然。
他不可避免的又想起简瑶。
你怎么看,Allen?薄靳言试图岔开思索,然而Allen在他心底,深邃的眼睛带着火焰将他卷入黑暗中。

评论(1)
热度(18)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