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琰/苏靖】景琰,成亲吧(OOC) 4

说好的成亲时小殊去污景琰的梗,到现在还没成亲的lof主感觉前路漫漫话唠不救。。

林殊尝到嘴里丝丝的血腥味,舌尖细心的划过那双手的每一寸角落。明明和他一样拿过长枪勒过马缰却看起来修长并精致的手,此刻都是汗水夹杂着血珠,手指关节因为长时间的蜷起紧绷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林殊一点点抚平那手心的伤,慢慢放开了禁锢萧景琰的身体的双臂,一点点退开,直到萧景琰剧烈的颤抖慢慢平息下来,原地撇开头不动。
景琰,他在害怕。
“景琰,是我,我是小殊。”他张开双臂低声说,足够萧景琰听到,而不至于惊动外面的人。
萧景琰闻言,整个人蜷缩的更厉害,往床内靠的越来越近,若不是没有力气,恐怕就要攻击了,那种一触即发的情感林殊感觉的很明显,却不明所以。

萧景琰喝下越嫔敬下的那杯酒时,昏昏沉沉被扶到一处宫殿,抬眼看到林殊,他刚想开口,陡然鼻间一股水粉味道传了过来,尽管几乎淡不可闻,他还是及时捕捉到了,脑海最后的清明将皇帝的雷声大雨点小,越嫔的那杯酒,和那水粉味道串联成一条链子,最后,他想起他曾为医女的母亲静嫔提醒过的话。
“景琰,宫廷中各种掺和阴谋,算计,杀戮的药防不胜防……”
“其中有种药叫情丝绕,它能让人误以为对方是喜欢的人,从而发生关系,事后又无迹可寻,如同酒醉,你一定要小心啊。”
情丝绕。
萧景琰的理智被这三个字抓住,身边的女人柔媚的线条一点点模糊而变得棱角分明,他推开女人,抬眼却见得林殊被他推开,正惊慌的看着他。
“小……”第二个字还没有出口,萧景琰门齿死死嵌入了下唇瓣,登时就见了血。他不能说!
“你能做的有等,等人发现这种情况……”
萧景琰问静嫔其他方法,静嫔认真对他说:“不要接近任何人,不要相信你的感觉,不要失去意识。”
只有……如此了。
被他推开的宫女又靠近了他,他没有力气,甚至连闻到的气味,都有了林殊的味道,阳光中带着微微汗意,最干净海浪的味道,那东海边洁白的浪。
不要相信你的感觉。
萧景琰挣扎着,他对于感情和林殊一样,继承自他们的景禹哥哥,一心一意只有那一个人,只和那个人做爱侣该做的事。祁王试婚瞒天过海的事因为静嫔也参与了,虽然谁都没说但是他清楚的很。
他一直很喜欢林殊,前几日退无可退后,他决定和林殊一起走下去,然后父皇跟他说起了大婚的事,他毫不犹豫拒绝惹来梁帝的雷霆之怒,他想着他能和他的哥哥一样,他知道这两天小殊希望他想清楚……
挣扎的力道被压制下来,萧景琰第一次对无助的自己想要讽刺,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掌心又刺又痒又麻,却没有痛感,仿佛疼痛都麻痹了。然后那双手松开,他隐隐知道对方要干什么,退开到角落却捕捉不清方向。
“景琰,是我,我是小殊。”那个声音带着安抚和一丝惊慌无措,萧景琰内心更是恐惧,这世上,为何会有这样一种药,迷的他即使别人也能当做他,不敢认他,也不愿退开他!他更用力的摇了摇头,唇瓣上的疼痛比起掌心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很感激这种疼痛,这种疼告诉他身处何方,人在何境。
小殊……他闭上眼睛眼底心底都是林殊,他不敢睁眼去看那个林殊,但是一旦陷入这黑甜梦境,他怕他再也醒不过来真的沉迷在药效中。想咬上舌尖的时候,唇舌亦被入侵纠缠,他狠下心肠咬上那舌尖,那人吃痛缩了缩舌,下一刻直接捏住他的下巴让他咬不下去,血腥味在他嘴里弥漫开来,萧景琰顾不得多想哪里有这样的宫女敢对皇子如此无礼霸道,挣扎中他心底生出绝望。他毕竟太年轻,又被萧景禹和林殊保护的太好,战场之外的黑暗面他丝毫没有领会过,现在好比一张白纸沾了墨一般,一时间竟是自怨自艾起来。但是他天性坚毅,想着总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就算是为了小殊,他也不能输,不能……
他不会逃。
他又一次咬上了舌尖,不同的是他这次的目标是自己。
“景琰!”这一声清晰的要命,听的萧景琰更恨这情丝绕。想着林殊见了自己这样定是如此,心里难受的很,下巴被卸下来,他咬不住,指尖更狠的抓紧褥子。然后一声惊喘从萧景琰喉咙里溢出。

林殊见得萧景琰这模样,虽是不知道情丝绕,猜也猜得到萧景琰定是中了什么药,连人都认不得,偏生他倔强的很,勉强维持神智和药效对抗,才算撑到现在。偏偏药效解不了他就得一直这样下去。
傻水牛。林殊的心疼的要命也烧的要命,伸手把那腰带抽离,他的手直接抚了上去直入主题。听到萧景琰抽气的声音他吓了一吓,生怕自己下手没轻没重,也不知说的是现在手上所做的还是刚刚卸了萧景琰下巴,林少帅对上那双迷茫的鹿眼整个人登时一瞬燃起!

评论(4)
热度(6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