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

(4)

 

长老不喜丁隐离他太远,但时日久了,丁隐被他拘在身边也未见得多欢快,习字读书久了也觉得无趣。他心道丁隐做了一十八年的凡人,未曾习得法术,体内赤魂石对他只有伤害,贸然教了他剑术道法,一旦冲突反倒害他。又对上那有些委屈的双眼,失笑拍了拍他的头,暗暗布下追踪的法术便允了他离开。

这是和他最亲近的人了,长老日日夜夜都想带了他在身边,想着那魔宗之人竟然敢把他藏了这一十八年,诸葛老儿又想尽法子让他出不了这蜀山,害的丁隐和他分离,长老面上覆了一层戾气,又有些放不下丁隐,后悔放了他四处转,又想他既然落到自己手里,那便谁都夺不走了,那丝丝戾气渐渐减轻,笑容渐趋云淡风清。

 

可惜长老刚想着这点苍峰只属他一人,分分钟被打了脸。

来到蜀山过了一段时间,心绪放开后,丁隐在点苍峰也算逛了个门路清楚,跑个树林找个洞穴抓个野兽都不在话下。这点苍峰中只有丁引和他二人,他少年心性,丁引对他虽然亲近,观之外貌有如兄长,偏生却是他师尊,他每每生了痴缠玩闹之心,有心带了丁引同自己一起到山上游玩,看他似笑非笑,一双眸子似是看透他心思,丁隐往往不好意思,总觉有些亵渎,心里痒痒的,又偏偏不敢。另一方面难以启齿,丁引表现的一些怪异的眼色他虽然看不懂,直觉仍告诉他不妙,有一种危机感。

丁隐正提着一只山鸡一只野兔准备上山回去,中途却遇到几人正在山下争执。

“紫英,这点苍峰是禁地,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偏要去!”

“师姐还是不要去了,掌门师伯会不高兴的。”

“你们怎么了,不就是一座山吗?我们又不是没进过伏魔谷?”

“大师兄,既然神仙姐姐想去,我们一起不就好了。”

“这里是禁地,掌门说过不准。”高个子的师兄仍是坚持。

丁隐听得人声,不由得心里一动,偷偷靠了过去。前面林子里有两男两女,他们在争执着些什么,丁引常说山下人性险恶,怕他受害,丁隐心底觉得并非如此,然而不知如何反驳。他正准备走开,手里的兔子蹦跶了一下,那几人格外警觉,丁隐只好走了出来。

“我叫丁隐,你们是?”丁隐受丁引影响,早已把自己当做此山主人,回答了他们的问话后主动询问了他们名姓。

青衣女孩和矮一点的青年想回答,那大师兄直接喝道:“这里是蜀山禁地,你怎么进来的?”

“这肯定是偷溜进来的,赶走就是。”他身旁的女子提起剑指着丁隐。

“这位大哥,你是不小心进来的吗,赶快离开吧,这里是我们门派的禁地,不能乱闯的。”青衣女孩一边拦着那拔剑女子,一边向丁隐说。

丁隐道:“师尊同我住在山上……这里怎么是什么禁地啊?”

“胡言乱语,除了丁长老在山上,还有谁能和长老同居一室?”那大师兄仍然认为丁隐在说谎。而拔剑女子刚刚摆脱青衣女孩一剑刺了过来:“带给我爹不就行了!”

丁隐看那剑势突来,身子一侧,那剑又削了过来。他心中生怒,这女子也太过鲁莽,但他空有一身力气,这些日子跟着丁引学的又是习字读书这种事,而那女子剑术也有几分火候,他险之又险躲了几下,眼底刚闪过一道摄人红光,女子剑正中他身后地上,他整个人都落到一处地坑里。

与此同时,点苍峰顶风铃响动。

 


评论(2)
热度(38)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