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6

(8)

 

丁隐睡得正熟,体内的真气滋养着他的身体,他睡得极为舒服,什么也不想着,身体完完全全都是放松的,温暖舒适仿佛在母亲怀抱里那样,连噩梦和失忆后的空白都闯不进来,唯有梦境黑甜。他感觉幸福极了,无意识逸出一声慵懒的呻吟。

丁引坐在他床边,看他面上带着笑,忽然有些嫉妒,这种嫉妒随着他刚刚看到的丁隐的记忆慢慢变成了心疼。他的阿隐,被人如兽一样饲血喂养,被不断的抹去记忆,不断的发狂,甚至不断地作恶,偏偏阿隐的本性善良,完完全全接受不了这些。失去记忆可能不止是赤魂石的副作用,阿隐心里,也想忘记那些噩梦吧。

可是忘不掉。

六星之子……所有人都以为是个巧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是他为元神制作的容器,那是阿隐的身体。

丁引想,若是十八年前被绿袍带走的是他自己,恐怕上官警我现在早就死的不剩分毫了。而丁隐若在诸葛驭我身边,平安恬淡的过一生兴许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他摇了摇头,思索太多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当初已经过去,他和阿隐在一起,既是解了他和阿隐身魂分离的苦厄——他掌握了赤魂石的力量,副作用不是没有的,同时……丁引盯着床上躺着的人。

既然是允许进入我心的人,那便让我好好看着你吧。

“师尊……”床上的丁隐笑了,似乎梦到了什么——他半生孤苦凄凉,除了一个记不起来的人,便只有一个人值得他惦念。

丁引和着中衣躺在他身边,闻言怔了怔,继而道:“我在。”

我一直都会在。

 

(9)

 

丁隐醒来的时候艳阳高照,丁引已经不在旁边。床边桌上放着一碗稀粥,一盘小菜,丁隐尝了尝哭笑不得,那粥菜用了法术温着温度恰好。这回他师尊做的粥估计是吸取了教训什么都没放,而且水太多也太稀了些,剩下的盐估计都放到了菜里,似乎还加了……芥末,辣椒。

丁隐不由得同情丁引,之前过的什么日子,估计是一直被自己这个徒弟照顾吧,居然连基础的做饭也不会,同时心里也暖暖的。

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会,为了另一个人去学,这种感情还是值得珍惜的。

“师尊!”他穿起中衣赤着脚找了一圈,发现他师尊不在,回来坐下来把粥喝了,衣服穿上,至于菜……他决定重新炒下,加点菜加点水就着也能吃……

吃了一个月烤野味的丁隐决定去厨房看看,然后他觉得他自己太天真——他师尊貌似是不用吃饭的。不过过去的自己也不用吃饭吗?丁隐有些疑惑。

“额!”丁隐刚一转头便看到长老提着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酱醋茶飞下来,那一刻他心里的谪仙形象似乎有些崩塌。毕竟除了丁隐,还没人看过点苍峰的丁长老左手提着一包袱锅碗瓢盆,右手拿着柴米油盐,背上还背着一些小桌椅的。

“哦!”丁隐赶忙伸手欲接过,长老道他大病初愈,不要他劳累。到了那空房手一挥,东西都自己往该放的地方放了,他这才转过头对着丁隐:“吃过了吗?”

“吃过了……师尊你给我做的饭……?”

“你不用管,你毕竟现在还是要吃东西的。”长老认真看向丁隐,完全没有之前搅乱各峰厨房和刚刚洗劫了诸葛掌门,公孙无我,百草,晓如,妙一他们各峰厨房的罪恶感,说着说着长老挽起了袖子:“你是不是又饿了,待我……”

“师尊怎么能劳烦您,这点事情我来做就好!!!”丁隐抱住一袋大米,内心差点泪流满面。


评论(31)
热度(33)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