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8

(11)

 

六年后,伏魔谷。

丁隐醒来的时候夜已深了,看着那深黑的外袍他呆了一呆,又看了看贴身的红色中衣,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又做梦了……梦到了六年前的事,他都以为自己忘了。

师尊……他张张嘴,想起丁引便没有叫出口,他抬头看了看旁边,丁引不在。于是丁隐坐起在床上,脸上像是停了一层霜,就算万千喜怒都被薄薄盖住,又好像伸手便可碰碎,既让人想看清又怕打破。

他不想睡,他睡不着。

“丁大哥……丁大哥……”远处有熟悉的声音传来,丁隐并没有理睬。在故人眼里,他已经是万劫不复的血魔,他这段时间旧梦缠身,竟是生了幻听。那声音他很熟悉,那称呼他也很熟悉。

青云……

自从被丁引带进这伏魔谷,他再也不知晓谷外之事。伤势复原以后,日子竟然恢复成一开始上山那样,一个地方,两个人,同吃同住同寝同宿,而他已然不是过去的他,连想到过去心里都隐隐作痛,痛的连麻木都无法麻木。

“阿隐。”

丁隐捂住了耳朵,他不想听!即使那个人不在,也时时刻刻牵绊着他的心灵,不得解脱。情天幻海,情海难渡,苦海不渡。

“丁大哥……”声音凄切,带着哭音远远传来,打破了他此刻的痛苦,又施加给他新的沉重。

那一定是青云,不会是假的。

伏魔谷也有妖魅,丁隐灵力十不存一,险险的应付了几只精魅就往外走,那个方向……丁隐还记得,就是在那里,他第一次发现了血影神功。夜影中那抹青绿已经在眼底,他停住了脚步,躲在了树后。

“丁大哥……我好想你……”

“我知道你被封在伏魔谷,我知道你是血魔,我知道你可能已经死了……可我想你。”

“丁大哥,我做了蜀山的掌门……师父死了,丁长老让我做了掌门。他今天离开蜀山去了西域魔地,我这才偷偷来的……”

“丁大哥……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蜀山的,求你保佑我……”

女子的哭泣让丁隐略略心疼,他站在原地没有出来,青云是个坚强的女子,她此刻需要的不是丁隐,而只是一份宣泄。丁隐敛眉掩藏了自己的心绪——他知道自己在青云眼里很重要,可他无法面对故人,他是魔……

青云哭了许久,在原地擦干了眼泪,一点一点挪出了伏魔谷。丁隐看着那抹青绿消失,心里一松,坐在了地上。看到青云消失在远处,他既惆怅又羡慕的转了头,往那林中小屋慢慢走了回去。这一来一回颇为疲累,他不由得睡了起来,睡得越来越沉。

 

丁引是第二天午时回来的,进屋他看了看床上的丁隐似乎睡得正熟,想不要饿着他欲叫他起来,拍他面颊的时候手上的温度滚烫。丁隐烧的不轻,感觉到一点凉爽便抓着丁引的手往自己脸上蹭。

丁引只好坐下,一手任他搂着一手为他输送灵力。

“师尊……”丁隐握住了那只手,小声哼哼着。

丁引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唇。

梦里六年前,丁引牵着丁隐的手,御剑带他去其他峰看看。

 

(TBC)


评论(14)
热度(3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