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16

(21)

 

绿袍再次踏上蜀山的时候,带着大功告成的兴奋和对往事的感慨愤恨,一步一步踏了上来。二十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回到蜀山了,带回那赤魂石的元神,然后把觉醒的元神都灌到素因体内……素因就会复活!他还要杀光那些拆散他们的人,公孙无我当年隐藏成什么山中人跟他联系,被他一刀劈死尸体送回蜀山——当时还是太心软想着留了他一个全尸。晓如,妙一,还有诸葛驭我最可恨……都是伪君子!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想到此处,绿袍森森寒意从身心透出。

“你来了。”

绿袍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身后跟着魔宗的精英。他无视了一干严阵以待的蜀山弟子,眼里带着暗影,缓缓地看向刚刚说话的人,声音沉稳而带着无限的憎恨和决心:“诸葛驭我,我与蜀山,我与你之间的帐也该清算了!”

诸葛驭我看着他,也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了下去。他大弟子丹辰子欲拦住他,他摇了摇头,丹辰子只好退下。

“师弟。”诸葛驭我看着绿袍,昔日的风流桀骜变成了今日的狠辣阴鸷,那双眼对上他的眼,燃起了恨意的火焰。那片暗影好比火油,对上他这火星,疯狂的烧起停不下来。灼的他的心也一痛——真的这么恨,恨到了把自己扭曲成那般模样也不可惜,诸葛驭我平了平气息,道,“你此次前来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你自然明白!”绿袍的脸扭曲起来,他怎么会相信这个人,曾经最相信的是这个人,最敬爱的也是这个人,也同样是这个人,说着救他出来,转过脸向师父求娶他心爱的人;是这个人,为了打败自己,竟然不惜攻击素因……

伪君子!伪君子!

他怎么会认为这人待他最好,这人是最疼他的,曾经的上官警我是个傻子,大傻子!认为自己有着齐心的兄弟,外硬内软的师父,结果……这世上只剩下绿袍。

绿袍狂笑一声:“我要你蜀山满门死尽!要天下群魔祸乱苍生!要你和白眉老儿后悔当年没杀了我!”

诸葛驭我也同时想起了旧事,对这师弟既生怨愤,又生内疚。他师父对他的评语没错,不可为情所误,他想着不能让上官警我和素因成了,竟想着自己娶了素因,便消了上官警我的念头。来日方长,伏魔谷他总有机会让师弟明白。却不想上官警我对素因情深竟然到了为她反蜀山的地步,伏魔谷困不了上官警我,他对素因隐隐有了妒忌——这师弟是我的,哪里容得了你得了他,竟然对素因下手,分了上官警我的心,最后他们一起跳崖了。

他痛极又恨极。恨上官警我的无心,又痛的要死,他感觉自己也死了。

按着师父的意愿娶妻生女,也都无所谓了。上官警我死了,他死了……丁引再如何引诱他的心魔也无妨,只是更痛苦而已,更痛苦的意识到,他已经死了。

“掌门小心!”

“师父小心!”

长刀带着魔气汹涌过来,一把长剑出现在诸葛驭我手中,架住了那柄刀。

他还有面对的机会。如果再能活一次,他一定放手——只是,没有回到过去,只有现在。

刀与剑僵持在一处。

 

而另一头,一蓝衣女子偷偷爬上了点苍峰。

这女子名玉无心,正是绿袍和素因之女,当年素因诞下此女身故,绿袍便以无心为她命名,虽是亲女,但深恨她之出生便意味妻子亡故,若非看在素因的面上,杀了这女儿都不是不可能。但是到底倚重此女,盖因此女也忠孝,也未有什么摩擦,此番绿袍吸引蜀山注意力,便派了她去带回丁隐。

魔宗的血鸟引着身着蓝衣的女子一点点攀上山峰,女子有些出神,那血鸟低下头去啄她,打断了她的思绪,望着手上的伤口,她加快了速度,长鞭攀着小路上的树石一路往山上奔去。

丁引……听爹说,他现在的名字叫做丁隐……

她看到山顶那小屋,停在了原地。

他过得好不好,幸不幸福……她的到来只会带给他不幸!

玉无心狠了狠心,一甩鞭子将它收回元神里,快步向着小屋走过去。小屋的门恰好打开,丁隐正看着她:“姑娘,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是谁?”丁隐迷茫的看着她。

玉无心看着他,两行清泪划过俏丽的面颊。

“大力哥哥,是我。我是小玉……”她在编织一张网……内心也在滴血,“我是你妻子啊!”

 

(TBC)


评论(57)
热度(1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