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17

(22)

 

小玉。

谁是小玉。

“无心,你没有姓吗?”血池里的少年问少女。

少女黯然,她的父亲恨她,自然也不会给她他的姓氏,若非看在母亲血脉的份上,估计绝不会容她活到现在。

“我想起来一种东西,似乎叫做玉……?”少年在血池揉了揉额,“外表看起来很好看,而且很脆弱,但是很坚强……你觉得姓玉好吗?”

“玉?”

“……小玉?”丁隐记忆里面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眼前的女子带着三分清,三分媚,三分情,还有一分幽暗看着他,他不习惯的瞥过头,又想起另一双眼睛,深邃不明,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带着柔柔的光,引得他心里一动。

“大力哥哥?”

玉无心看他出神,心中不知欢喜还是难过,仔细一瞧他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这里,不由得生了一份恼怒。而丁隐回过神来,对上她不悦的表情,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按捺不住对那双眼睛主人的探求,开口问了出来。

“小玉,你看到他了吗?”丁隐想了想,心底突然有一种预感,不要继续说——他想起了那双眼睛,心里对他这“妻子”生了一份防备之意。

“他?”玉无心脸色一变,心底转了几个念头,“大力哥哥你说的是那个把你抢上山的道士!那道士他不安好心,说你适合修仙就带你离开村子……”

道士……丁隐被这么一提,想起那人的确穿着一身……精致长衣,好比世家公子一样,只在前襟和袖底坠了几朵云纹——那云纹意味着……意味着……蜀山大殿上的徽记!

“不,他待我很好的……师尊他对我很好。”丁隐如此答了,说完反应过来自己称呼那个人为师尊,对上玉无心带着泪的眼。

“大力哥哥你是被他迷惑了!”玉无心本来猜着绝情丹发作,想着不知为何自己心里疼,这做戏竟然带了几分真情。她反应又快,突然伸手砍在了丁隐颈上,手上带着寒劲。

“我……”丁隐还待分辨,后颈剧痛,便什么都不知晓了。刚刚清晰一点的记忆重又模糊起来……那人散入无尽的红与黑中。他伸手,那双手收回时,染了粘稠带着铁腥的味道与更刺目的红。

丁引……!

 

主峰云上一边观战一边调和体内元神的长老内心忽然一悸,与点苍峰小屋的铃铛一探测,那屋里的结界没有破坏,丁隐的性命没有受到威胁。

许是元神带来的不适。长老刻意无视心悸的感觉,强迫自己专心去捕捉绿袍的破绽。杀了绿袍容易,但是如果中了他的什么花招,尤其是他之前走岔真元……

他要速战速决,然后重新将元神回归到丁隐身体里去。

一把血饮刀划破苍穹直接向绿袍劈了下来,长老亦从云间现身,一瞬之间出现在阶上。

“掌门对这种卑鄙小人还需要讲什么道义吗?”他打断了诸葛驭我和绿袍的发招,人亦停在了两人之间,凉凉的嘲讽了诸葛驭我一句,看向绿袍的时候已是带了十分寒气,他嘴唇微动,声音只有最近的诸葛驭我和绿袍才能听到:“叛徒和魔头还要留情,心慈手软。”

绿袍见他出来却也不惧,心底暗自惊疑。血鸟是早年他在蜀山时以血饲喂的灵物,明明探测到了丁引受伤,丁隐照料和血饮刀的消息,他竟然来了。

看来免不了带伤离开了。

长刀架住血饮刀,绿袍发现自己错了,错估了对方的强。他忍着那一刀搅着他五脏六腑都震痛的苦,面上不露分毫,道一声好,直接反击过去。

这下子……麻烦了。

长老冷笑一声,另一手成剑指直指绿袍咽喉,绿袍虽然有所察觉,但与血饮刀对抗起来,他自己身上的鲜血似乎都要被吸干,就和血池维生那种痛苦一样,战意一颓,一双如同猫捉老鼠的神色出现在长老面上,也顿在绿袍心里。

“宗主!!!”绿袍身后几人扑了过来,瞬间被笼罩在他二人外侧的刀气割了个粉身碎骨。这下子无论是蜀山还是魔宗都是大骇,看着战圈中心长老向前逼近一步,绿袍一步不退,整个人就像从血里捞出来的。那些鲜血凝在空中,然后一点点消失在长老手里的血饮刀中。

“血饮刀!”认出刀的诸葛驭我打断了内心的心灵交战,长老就算被他们几个压制着,平时的战力也足以和他们之中任何一个打成平手,更何况他得了血饮刀……甚至可能得了丁隐的元神!

师弟会死在他手里!

长老内心的战意和杀意一层层的叠加,眼看着绿袍就要死在他手上,他面上神色如同猫一样的残酷与满足。

杀了他!

“住手!”诸葛驭我一招乾坤万剑击向长老身侧,长老那一刀本冲着绿袍心脏,最后因了躲这一击擦过他脖子,刀尖指着绿袍。

“掌门这是做什么?袒护师弟吗?”长老信手提起已失去战力的绿袍,胸中不只是他自己的恨意,兴许还有丁隐元神的心意,“还是我应该让掌门杀他?”

诸葛驭我一僵,他的剑已然架住了长老的刀,丁引一瞬间透出了杀意,另外两道战力赶了过来——是晓如和妙一。

妙一和尚通知了长老,看他刚才还是病颓,现在不仅安然,还打败了绿袍不由得吃惊;跟着妙一一起过来的晓如也暗暗心惊。

“那就遵掌门号令。”长老笑着一刀劈了下去,诸葛驭我早防着他,不料他出手极快极狠,虽然刀气被诸葛驭我的剑气抵挡,血饮刀正中了绿袍右腿,骨裂的声音格外清晰,绿袍昏迷中惨呼一声,也未尝醒来。“掌门可欠我一回。”

“宗主!”剩余的魔宗人惊怖的看着长老,原计划宗主最多和那蜀山掌门两败俱伤,没想到竟然生死不明。诸葛驭我带了绿袍囚入伏魔谷,妙一晓如控制局面,等到他们稍微缓过来,掌门和长老都不见了。

 

(TBC)

 


评论(13)
热度(1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