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番外一:不溯(主掌门视角,其他视角有)

cp主驭警,有长老隐隐cp剧情

更完二话不说爬去床上。。。


 

(1)

蜀山白眉掌门有三大亲传弟子,都是能撑起门户的人物,长徒诸葛驭我,次徒公孙无我,三徒上官警我,此三人合称蜀山三杰,后辈中堪称佼佼者,蜀山门楣光大自是指日可待。

 

(2)

白眉先见了次徒,露出了慈蔼的微笑。

这个徒儿胸中自有丘壑,谋略自成于心,观局冷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辅佐之才。表现看似平庸,却是不可缺的柱石,守卫蜀山,自是此子最合适不过。

“汝低调淡泊,处处为他人和大局着想,名公孙无我。”

公孙无我不喜不忧,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如果忽略袖下凸起青筋的拳。

 

(3)

下一个是三徒。

白眉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孩子出色的过了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可不是个好兆头。魔地血统他向这孩子提了又提,看起来压根没听进去。面对这个徒儿,白眉真不知是担心好还是气愤好,末了训了一顿,只是想着好歹是起名,来个好的开端,莫要太伤颜面,辞锋渐渐缓了下来。

“汝名上官警我。”

上官警我愤愤的看了白眉一眼,带着不服和桀骜,心中暗暗发狠定要做一番大事让师父认同自己。他亦想到今日的重要性,最后还是应景的谢了师尊,白眉挥挥手,让他叫长徒进来。

 

(4)

“大师兄,师父叫你。”少年走出门外,一脸不开心的模样。

师父召唤,自然一刻不能耽搁。那大师兄拍了拍师弟肩膀,叫他等等,那目光仿佛能包容一切。师弟心里一暖,看着门里灯火忽明忽暗。

“小师弟,你的正式赐名是什么?”站在门外的公孙无我还没有走,顺势问了一句。

“……警我。”上官警我瞥开头,有些不悦提到这个话题。

“啧啧……师父给我的名字是无我。”

上官警我不喜欢公孙无我此刻的表情,好似换了个人一样。他匆匆离开,心底那种怒火被郁闷浇了一层土,烧不起来烫的他心口闷闷的疼,,他甩甩手:“二师兄,我先走了。”

身后公孙无我看着他的背影,表情带了些许玩味……不是说他低调淡泊,处处为他人和大局着想吗……直接说平庸无能不就行了。

就这样好了。蛰伏冬眠的毒蛇不是看起来也无害?

只是一击咬死人。

 

(5)

门内。

白眉看了长徒,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亲传弟子从小就由自己带在身边教养,诚然论韬略比不过次徒,论天资比不过三徒,但是兼得二者之长,出色而不过分炫耀,沉稳有礼,行事循规蹈矩,识大体懂大局。

若说无我最让他放心,警我最让他担心,他最关心的,那便是这长徒了。作为他认定的蜀山未来掌门,决计容不得这孩子出任何差错。

这孩子太重情了,不是好事。

每次看着这孩子耐心教习师弟,包庇师弟代师弟受罚,谦和温文然而面对师弟丝毫不让的作风,这种作风面对上官警我更是翻上一番。他几乎都可以预想到未来他管束不住蜀山的结局,无我还好,警我那个张扬的性子加了他放纵……白眉眼色一厉,当初不该收这孽徒!不如趁早……

“师父!”徒儿感知到了他情绪变化,抬头担忧的看着他。

白眉叹了口气,到底是他养了十数年,怎能舍得下重手……

“你过于重情,不可轻纵感情,大局为重,名驭我。”白眉道。心想只能指望诸葛驭我自己来控制了。

诸葛驭我默默叩头,谢了师父赐名,心底又惦挂起刚才一脸愤愤的小师弟来。

白眉挥挥手,也让他出去了。心底那种不祥的预感却未曾散去,末了又一声长叹。

 

(6)

门外没有师弟,无我师弟之前同他聊完就准备走,不在也正常,而警我……并没有等他。

师父说了什么?

他想了想师弟的所在,先去了他房里看了没人,便一路往后山跑。师弟小时候受了委屈,都会往后山跑,坐在悬崖,师弟自己还好,吓得他这个做师兄的差点心没跳出来,看着师弟一脸不愿意的要过来,自己先过去先打了几下屁股然后抱在怀里——后来警我师弟见着他板了一个月的小脸,在他眼里看着可爱极了。

若是现在这么对警我师弟……他笑笑刻意舒缓自己的心情,看着远处的凉亭,他目力极好,警我师弟对面站着一名女弟子,两人正在拉着手说些什么,他看着看着,嘴角的笑意慢慢淡了去,和他师弟一样,心底也烧起了一把火。

妒火。

 

(7)

末了深夜诸葛驭我还是去敲了他师弟的门,少年打开门,看他师兄站在门外,陡然想起自己今天没有等他,心里自然矮了一截,放了他师兄进屋子,嘴上不肯放松:“大师兄这么晚来是做什么?”

“警我。”诸葛驭我看着他,之前不舒服的心思消了许多,他满肚子的腹稿都忘了,最后来了一句,“师兄一直都在。”

上官警我扭转了头:“我知道。”

大师兄待我最好。他想。

“大师兄,我定然要闯出一番天地给师父看的。你帮不帮我?”上官警我下定了决心,问了诸葛驭我。

诸葛驭我有些失望,他点点头,看着师弟开心的样子,想着一定要他称心如意。只是……

“你今天去见了什么人?”上官警我留了师兄同塌而眠,诸葛驭我跟他谈心,装作不在意的问过。

“我除了师父和两位师兄……嗯,还有素因,她是栖霞峰……”

素因是吗……诸葛驭我唇角带笑听着,眼底殊无一丝笑意。黑暗中他听着师弟的声音,最后忍不住打断了:“时候不早了,睡吧。”

 

(8)

二十四年后,一灯如豆,诸葛驭我从梦中醒来。

如果他能够勇敢一点,说出自己喜欢的是谁。

如果他能和素因一样,为了上官警我敢去破封印,敢去冒一切风险,敢什么都不顾。

如果他能……

他不能。

他有责任,他面前对着的是蜀山,他身后负着的是蜀山。可他和师弟之间隔着的又何止是蜀山……隔着他一颗放不下的心,隔着警我和素因的情深。

 

(9)

二十年前,公孙无我的尸体被送了回来,附带了一堆“山中人”勾结他小师弟的信。他看了心底一沉,一方面为了无我师弟的背叛痛悔缺于关心管教,另一方面,他的小师弟变了很多,他透过那具冰冷的尸体似乎看到他嘲讽的笑容。

赤魂石在冷笑,他能感觉到那种感情,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我是你们说的赤魂石。”年轻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种倨傲的表情有点像警我,通晓人心……似乎还有点像他?他恍惚的那一瞬,身体和意识渐渐不听了指控。

“蜀山掌门……有意思。”他最后听到这句。

警我……你未曾警醒了自己,可能够警我?

 

(10)·

十八年前,他总归看到了他的师弟,如今的绿袍尊者。从丁引手里夺了一个孩子,带着得逞凶残的笑意往山下闯。

他看着晓如和妙一冲了上去,看着他师弟的刀招招夺命也招招消耗,照这样下去,蜀山损失惨重,师弟也下不了山。他出了剑,直对着闯出伏魔谷,濒临疯狂的丁引:“收拾丁引要紧!”

妙一和晓如转而围攻丁引,他知道自己在放虎归山,知道自己终是屈服了内心的私念。他一直忘不了的,他发妻一直惦记他的心之所系……

他对不起的太多,后悔不后悔也不知道。对着丁引的剑沾了血,他的胳膊被拗断,整个人被抛了出去狼狈非常,他不知道丁引受了多重的伤,目光所及找不到师弟,他心底一松,紧接着换手握剑冲上去继续应付如同一只失去幼崽寄托、疯兽一样的丁引。

那一战他三个月没爬起来,再次站在凌云峰前,他又恍惚起来。有一日他终是会和上官警我兵戎相见的。

那时他的剑绝不会软。

他藏住自己的心绪,他的心会软。

 

(11)

丁引带了一个青年上了蜀山。诸葛驭我自认当初私心,也不好与丁引追究当初他受丁引控制时桩桩件件。窗外他看着丁引抓着青年的手习字,那唇间带了自然的笑意。

“他是什么人?他是我的元神,是我要牢牢攥在手心里,控制住的人,我一步也不放他出这点苍峰。”

掌门默然无语,思及自己当年若是有这等气魄,上官警我……

“呵,你空想什么?”丁引不客气的揭破他心思。

……空想罢了。

 

(12)

他知道那青年在丁引身边不安全,本来想趁着自己牵制丁引,让自己的弟子带了那青年出来,反倒让弟子受了重伤。百草那里走过一遭,他听着百草絮絮叨叨说丁引对他那徒儿是发自内心的好,不由得愣了一愣。

许是他被过往迷惑,丁引对那个孩子,还是很好的?

“少打他主意。”

点苍峰他私下也去过几回,看着丁引教那个孩子练剑,看着丁引与那孩子出入都在一起,丁引越来越喜欢和那个孩子在一起,他能察觉的蜀山的异动比起过去少了很多。他知道那是个孩子,他如此坐视,或许丁引会带给那孩子更大的痛苦。

“阿隐……”他听着丁引又在跟那个孩子,他后来从妙一那里知道那个孩子叫丁隐。

“那是个好孩子~~~~”妙一和尚喝着酒说,“又懂事又乖,天资高品性纯良~~不怪丁引当年拼了老命要宰掉我们几个去追这孩子~~~”

他又沉默了,慢慢放任了点苍峰上与丁隐相关的事情——他自己的感情都是一团乱麻,实在是理不清,欠不起了。

 

(13)

丁引得到血饮刀,丁引明明重伤还出现——很可能夺取了丁隐的元神,他带着伤,心里也带着丁引和丁隐感情之间的疑惑,迎战他的师弟,却发现他的警我师弟已面目全非。

丁引那一刀劈落下,他挡了下来 ——他不要他死。

看到丁引眼里深深的忌讳厌恶和恐惧,他抓住了那一线恐惧,那是来自丁隐的感情,他不能想象他的师弟做了什么事,他能猜到,又深深的怨恨师弟不知道体惜自己,怨恨自己做的错逼得紧,愧疚自己不顾苍生,愧疚自己亏欠太多。

这救世之人,他太累了。天崩地裂,哪里比的师弟生死。他赌了一局,代价是晓如妙一一干蜀山人员的存亡。

丁引撤了刀——丁引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赢了,抱着师弟有些轻的身体,他下了决心,既然是他心底疼惜的人,上官警我的命,他来救;上官警我的孽,他来还。

返魂之术。

他记得丁引诞生所在的伏魔谷有地狱岩浆,含有无穷魔力。赤魂石的本体得其可巩固能力,而元神反而与此物相克。上官警我练了血影神功,能力近于元神,这地方上官警我原来靠近不得。可是他能,他是丁引古契上半个父亲,又曾经容纳过赤魂石本体。他可以借用这熔岩力量让上官警我复活。

汹涌澎湃的力量涌上他的身体,他知道极盛之后就是无可拯救的衰落,看着师弟变回昔日的模样,青年眉头皱起如同做了一个噩梦一样,他伸手去抚平那额头,昏暗中那手已苍老如枯木。

你活着就好。诸葛驭我想要看的更清,最后慢慢把手收了回来,一点一点向洞外爬——丁引过来也就是迟早的事情,他不会让警我有事。

 

(14)

丁引来了。

一番唇舌,诸葛驭我内心越发的疲倦,连同眼前的影子也越来越模糊。

“我只要阿隐,其他的我都可以不管。”

他听得丁引如此说,问他:“丁引,你是要定他,还是真疼他?”

听到回答的时候,他知道,丁引对丁隐已然彻底不同了。他习惯性的担心丁引的性格,担心丁隐的安危,担心蜀山,担心着反而宽心了:丁引总会找到丁隐的……

他回头看看来路,一片黑暗,那里睡着他的师弟。

“师兄……”

“我在。”他心里说。

下一秒他化作飞灰,散入空中。

 

(番外一完)


评论(9)
热度(10)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