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7

继续秀恩爱。。。。长老你够了【被拍飞的lof主已瞎】


(32)

 

丁引拉着丁隐走出小巷,两个人都不说话,心里都是热热的,回味着刚才的吻,仿佛一说话就要点起火来。丁引自然不必说,连失了之前记忆的丁隐,内心原本是亲近长老的,真正亲近了又觉得不够,似乎时时刻刻腻一起去才算满足,补回了过去的时光一般。

“怎么又在发呆?”丁引作势又要亲吻他,人刚刚出了市集,丁隐看了看他师尊,丁引已经对着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惹得他连脖子一阵发痒。

“丁引!”他脱口叫出来,原本平复下来的脸色又染上了一层红。

牵着他手的人侧脸看他目光纯澈中萌发的丝丝情愫,更生了欺负他的心思。

“不叫师尊了?”丁引有心逗弄他,作势还要吻。

丁隐在魔宗的日子完全就是日复一日的与赤魂石带来的副作用抗衡的痛苦,玉无心的存在只是调剂和同病相怜,所谓青梅竹马根本说不上——痛苦带来的疯狂和黑暗完全占据了他十八岁前的日子。而之前山上时丁引为了防止他和周青云过于亲密也告诉他注意一些事情,在山下虽然渐渐晓得了世俗的男女之别,实际内心根本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喜欢对他。他只是单纯凭借直觉决定喜欢和不喜欢——他喜欢师尊,是很喜欢很喜欢的。

他喜欢师尊这么做,只是……他喜欢的,都觉得自己承受不了了。他有些怨恨自己,为什么会失去过去的记忆,和师尊……

“师尊。”他丢下手里的东西,迎上那个吻,心脏跳动几乎都能感觉到。既然和他在一起最欢喜,他更希望师尊也是欢喜的——

丁引看着丁隐睁着眼,软唇覆了上来,带着熟悉的触感贴了上来,他抬起手轻轻捧起丁隐的脸,本淡泊的感情在心湖泛起涟漪。

只是一个吻,但只有这个人。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告诉丁隐去闭上眼睛,瞳中现了暖色,让他整个人显得不再那般遗世独立。将丁隐微揽在怀里,又看了他一会儿,方才闭上眼睛,任着丁隐贴着他唇蹭着。

丁隐有些无措的看了眼前的人,刚刚离开,又去蹭着那唇不放。

像是一只小猫用尾巴团了他的心,又暖又引得他心里发痒。

“是这样。”

丁引含着笑,捧着他脸的手微微收紧,他睁了眼,对自己害羞的小猫熟门熟路的挑起一个深吻来。

丁隐捡起地上扔着的小吃时,看着他师尊也在收拾买来的菜。

我很想你。

我想和师尊一直一直在一起。

师尊是他感受到最真切的温暖呢。

“阿隐。”丁引去拉他的手,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师尊会明白的,他想用他和师尊未来在一起的日子来证明这个。

他握上了那双温凉的手。

 

在刚刚丁引和丁隐出了巷子之后,巷子里面两个人在对话。

“是他吗?”

“应该是。”

“尊主一直监视着绿袍隐藏的那个人,绿袍甚至一直用他那个女儿守着那个人,刚才他身边那个人是?”

“屠霸大人没让我们打听这个。”

“还得打听绿袍的下落……”

“让他死了不就得了,尊主也是……”

“快闪开!!”

“啊!!”

“……啊!!!”

黑暗中传来两声惨叫,再无任何声息。后来山下有的人去过那小巷,说空气带着一种古怪的味道,就像尸体烂了很久的味道,但根本没有尸体。

距离两声惨叫许久许久,点苍峰上丁引说服丁隐与他同宿无果——丁隐这才刚回来一日他便这般,山上那三年他和丁隐也只是偶尔心意相契了便双唇相触表示亲近的——当然某人自然不会承认他一开始引着阿隐如此做,后来真是乐在其中。

总之,不住在一起。

他的阿隐似乎……害羞了?

他越猜越这么觉得,自己想了想丁隐当时直接进了他自己房中的模样,若是阿隐真的留下来……

眸色暗了一暗。

一颗红色的晶石落在他手上打断了他此时的念头,刚刚小巷里面的对话一点一点重现。丁引的神色也开始变得诡谲起来。

西域魔地的主宰屠霸吗……当年被蜀山三杰封印的魔地至尊,在绿袍消失之后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丁隐屋子的方向,想着先去加强点苍峰的封印。

 

(TBC)


评论(25)
热度(16)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