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1

丹辰子掌门请保重,您已get丁长老仇恨值。。。

长老隐隐秀恩爱啊秀恩爱【看着不动的进度条,决定开始动剧情条】

看了之前埋的一堆伏笔。。。有点不想写慢线了,挖伏笔啊发刀子啊,虽然人物形象会丰满不过想想就好痛。。。

长老黑化度下章即将提升。。在此为即将拉到仇恨的同志们点了蜡



(36)

 

下午一场猎捕,夕阳将下,两人踏上回山顶的路。

丁引衣服上那几道口子可不是瞎弄的,他不用灵力,这衣服也只是凡间的衣服,他们的打猎自然不是那些王孙公子的玩笑——所以自然碎的没法看了。

“阿隐。”

丁隐终于从一堆野兔野鹿中看到了丁引黑着脸的模样,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玩乐的把丁引忘了。

“师尊……”他呐呐道。

迎上他的是个狠狠的吻,一只手臂垫在他后脑,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熟悉的气息里。

师尊。他张口想叫,那舌抓住时机进入肆意攫取,引得那主人本来因打猎活动而红润的脸涨的更红,主人又无法拒绝,还要叫那入侵者,一只手已潜向他衣内。

丁引爱看他如同受惊小鹿一般的眼神,赐予青年呼吸的权利,随即剥夺青年视野里的一切。吻辗转在薄薄眼皮上,轻柔而缠绻。

游离衣内的手对比起来放肆起来,捻起茱萸,青年轻声叫起,眼皮颤动起来,眼皮上的唇抬起,又落向那欲张口叫师尊的人唇边,想着这唇尝是不尝,手上的力道也没了轻重,青年唤出声来,他不客气堵了唇,眼中突然精光一闪,搂了丁隐往树丛躲了起来。

“丹辰子求见丁长老。”树丛外的丹辰子看着……一地被绑着的野兔和野鹿。

丁引面色一沉,冷声道:“丹辰子,你受的教训还不够。”

丹辰子忍耐着,数日前他和妙一,晓如联手对付丁引,刚捡回一条命睁了眼,就得到晓如妙一座下弟子打听到的消息——魔宗被武林各派攻击,魔宗进行反击,多数杀了少数抓回去,有幸存者逃出来,说魔宗的人似乎迷了里面的人,胡乱的攻击胡乱的杀……

一时间魔宗再起,成了众矢之的,武林人人自危。

这些事情结合之前蜀山练了血影神功弟子的情况……虽不敢说这件事丁引参与了多少,而对血影神功最了解的,便是这位丁长老了。妙一还躺在药缸,而晓如需要稳定局势,他便来此询问相关的事。

丁引闻言,只是嗤笑一声:“丹辰子,你好好做你的蜀山掌门便是。”

他顿了顿:“你师父的话我都没有必要去听,何况是你。看在你是掌门的份上,这回放你走,下次擅闯点苍峰,便受死吧。”

丁隐头一次见丁引对待外面来的人,他本欲出来劝和两句,奈何和丁引这般情态,丁引的手还停在他衣内……

他还是闭嘴吧。

他知道外面男子之间是不可以相恋的。

——没关系的,只要丁引喜欢,他也喜欢,不让丁引受别人非议,这样也很好。

丹辰子匆匆一句告辞离开了,脚步很快。无论是长老还是丁隐都听得他脚步声彻底远了才出来。

丁引又不甘心的蹭了几下,这才收了手。刚刚的兴致几乎没了。丁隐被他这般调弄,也不知他的兴致从哪里来的,他刚一张口……

“还叫师尊……”长老同他说。

上午丁引才说的……叫一次亲一下。他顿时明白过来了,今天玩的高兴,又忘了师尊,难怪他这般……

“师尊。”丁隐叫出来,亲了亲他的面颊。

丁引一愣,丁隐又叫了他名字,离开他怀里捡猎物去了。

“呵……”真是……一物降一物。说阿隐和他相生相克,还真不假——这主动一下,他想要的更多了,手脚却如同被绑住一样。

——要你自己把自己送给我,阿隐。

——那更甜美。

他在丁隐耳边悄悄说了句话,当晚如愿以偿。

丁隐当晚睡在他师尊房里了,丁引笑得见牙不见眼——猎物下了肚,阿隐在怀里。饱暖思淫欲,可阿隐累了半天,沾了枕头就睡,欲望无所释放,眼神深的如同千尺潭水,又浮上桃花来。把人搂的舒舒服服,他亦闭上眼,感受丁隐的呼吸,同步着感受。

不急,这才第二天。

——他有的是时间把阿隐连皮带骨吞下去。

时间……

长老破碎的衣服里面衣襟内东西还是完好的,依稀是一本书册的模样。


——再等等。

 

(TBC)


评论(17)
热度(1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