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6

青云被刷了cp。。。表白自动收起了

长老和隐隐正式言语表白了。。。一翻之前。。。。基本都是隐晦的==【长老连表白都没好好做就把隐隐吃干抹净了。。。节操呢。。】

中篇估计这个周应该会结束,后篇的话。。。可能等到暑假了,实习论文开始忙了ORZ



(43)

 

周青云近来几日有些恍惚,莫说待她如母的晓如真人,就是山上其他的女弟子也看了出来。晓如专门留她谈了谈,青云也似乎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晓如想起四个月前她与丁引那一战受伤时,紫英守孝三年,还在孝期,但那孩子怕丹辰子趁机喜欢了别人,跟着搬去了凌云峰。想着青云这小徒儿当时一力担当了栖霞峰的诸般事务,她就紫英青云两个亲传弟子,紫英这做师姐的性子急躁冲动,不比青云贴心熨帖,她把青云当了亲女儿般对待,想着许是紫英不在,加上之前代她掌管了一个月的栖霞峰事务、她自己又无意识的给了青云太大的压力……

晓如想到这里有些愧疚,安慰青云一番,免了她的晚课,让她去栖霞峰附近去散散心,师姐妹的事情遇到不会的事情可以问她。

周青云感念师父对自己的关怀,可她这女儿的心思……只有一人能解啊。既然免了晚课,她不想独自闷在屋里,想到山下等等,看丁大哥是否到山下采购东西……

跑了两步又慢慢走着……丁大哥,是没有她的心思的。

以前是这样,三个月之前他们点苍峰遇上后,也是这样。她每次傍晚下山,和小张一起守在山下,碰到好几次丁长老出入药铺、书摊和绸缎坊,隔了大概小半个月才见得丁隐下山——正好赶上一只鸟妖袭击山下的村落,那鸟妖颇难对付,更招来伴侣,她和小张正应接不暇的时候,青年挽起弓箭,利落的一箭带着很强的灵力又准又狠的将那偷袭的鸟妖射死。

“你们没事吧?”丁隐挽着弓向她走来,上次的芥蒂不知不觉消了。

“丁大哥……!”她抱了上去,直到感觉周围的眼光这才松开怀抱。

“你们真的认识我……?”丁隐问她和小张。

“丁大哥,用不用我们跟你说说当初的事?”小张二话不说巴拉巴拉的开了话匣子。

他们三个就和蛇妖那次熟悉起来一样,丁隐从他们口中得知点苍峰是禁地的时候还吃了一惊,他们说着栖霞峰,说着百草峰,说着凌云峰,说着带他去见丹辰子,丹辰子现在是掌门了等等等等。

丁大哥对她……

她要不要……说出来。

不知不觉走上栖霞峰的侧峰,想着师父说过散散心,傍晚看晚霞是个不错的消遣。

周青云想起刚刚自己的念头,脸上一热,心里也有些跃跃欲试——如果成了呢……?

就在她快上了崖顶时,她敏锐的察觉到前面有两个人,及时躲到了崖背观察情况。

 

栖霞峰朝辄有丹霞流宕,暮则有彩云漫天,故而得名。这美景一向都是山上的女弟子享得,栖霞峰的弟子都是女子,加上首座晓如真人注重男女之别,男弟子避嫌也不来栖霞峰的范围。

——然而长辈都是不顾忌的,比如晓如真人的配偶妙一和尚,也比如……丁引丁长老。

“丁引,这里住的都是女弟子啊。”丁隐想起青云说过的栖霞峰,看着那路标不肯走了。他被丁引这几个月刻意引导下,这丁引也越叫越顺口。

丁引反是逗着他让叫师尊,喜欢看他被弄得急了红脸的模样:“不叫师尊了?”

忍不住亲他。

又有点焦躁。

之前在周青云和张馅饼上山之前,他离开就是和屠霸交手,他和屠霸各自都有忌惮,打了个平手,他便暂时返回山上,屠霸和玉无心后来结盟,是他魔宗内线透出来的。各种妖物开始袭击武林门派,蜀山也迎来不少袭击。

南明离火剑……哼,屠霸是为了那把能够打开西域结界的剑,至于玉无心……她竟敢趁他封印南明离火剑的时候偷偷找阿隐……或许也是为了绿袍。

“复活就是个不同的人了……你饶了他……饶了……”诸葛驭我求过他。

他知道的,复活后的绿袍……或者说是百草峰的上官,血脉、禀赋、记忆都从头再来,他想杀的。但他看着垂死挣扎还在求着他的诸葛驭我,想起若躺在这里的是阿隐……他就任着那个人在百草峰自生自灭了。

早知道直接把他扔给他女儿。

而且屠霸的动作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威胁他在中原的势力,甚至打起了他和阿隐的主意。

“丁引?”对上丁隐担心的眼神,他拉起身旁人的手,道:“栖霞峰的秋霞是最好看的,弟子都是有早课和晚课,现在是晚课,而且女弟子不会带夜出来的。”

言下之意,放心欣赏这晚霞。

他自己心烦,不愿丁隐跟着他一起烦恼,竭力掩藏着。他也能看出来,这三个多月丁隐和他在一起过得很好……但有时他不在,阿隐在山上难免觉得不舒服。所以对于周青云和张馅饼,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带丁隐出来,也是为了散心的缘故。

——他想一刻不离的……

等过了这段时间……

栖霞峰的霞的确好看的很,山崖上那彩霞七彩变幻,又晕染成橙红色,映着丁隐的脸,带着绚烂的光泽,两个人相偎在崖前,一时都忘了自己的烦恼,只记得彼此的甜蜜。丁引吻他时,丁隐亦主动靠近了点。

丁引……

丁隐爱他亲近,习惯了他的味道,抬头迎接那落下的吻。吻他的人细细吮着那唇瓣,舌尖时不时的擦过。看这晚霞之美,心灵之平静,即使如丁引这般索求无度,也为他心境所感,只是吻着,心里的波澜尽化为一池春水,绵绵不尽。

这一幕恰巧落到周青云眼里,她忍不住低低抽气,这一声被丁引听到,他心知有人偷窥,暗地生了杀意,赤石到了周青云背后,她一无所觉,而她的灵力已然被丁引察觉出来……

——竟是她……哼。

毕竟蜀山灵力和范府的灵力合起来,蜀山就这么一个人。

丁引收了赤石,正待做些什么。正和他拥吻的丁隐突然压制上来,伸手扣住他后脑,胡乱吻着入侵。

丁引对上他闭紧的双眼和红透的脸颊,他耳垂微微的动,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兔子,这吻……如同一只被逼急的兔子一样。

兔子送上来了,就别怪他想吃肉了。

欲反守为攻,好好教他的阿隐这一课,周青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余光正对上丁隐的眼,丁隐的目光也似乎……从那里收回来。

“我不能让青云以为是师尊逼我的……就让她以为,是我主动的。”

“我不喜欢青云……”

丁引听着丁隐说,心里有点小小的阴影……甚至有些愤怒和屈辱。

——难道刚刚的主动只是……

亦有期许,他看着刚刚啃的他唇上流血的青年。

“……她迟早会知道的……我喜欢师尊。”丁隐看向他师尊,带着丝丝的颤抖和不安,看向丁引闻言明亮起来的眼。

“我亦是。”丁引找回语言的能力时,声音已是熏然醉人。

 

(TBC)


评论(4)
热度(1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