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7

再度宣传一下彻底带吾入坑的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991/

囚,丁长老X丁隐



小张。。。这货真是管闲事,甚至太插手朋友的事情了,而且妥妥的青云粉

山上没羞没臊秀恩爱即将结束……【看了看蠢蠢欲动的剧情条和长老黑化条。。。】

长老啊,你该去护着隐隐的时候跑去砍绿袍,该砍死绿袍的时候留他的命真是……【长老:这是你的锅。】

【被pai飞】


(44)

 

小张接着两三天叫青云一起到山下或者市集等丁隐的时候青云都说身体不舒服,提起丁隐的时候态度也僵硬了许多。

“是不是丁大哥他欺负你?”

小张刚说出这话,青云立时反驳:“不是!……是……”

她这般支支吾吾,小张越发觉得一定是发生什么不对的事了:“我去问丁大哥!”

青云急的跺脚,小张已然跑远了。

这……这怎能明说……

还有小张的反应……怎么那么激烈。

她回山上,问过晓如真人丁引和丁隐,她师父的回答更让她心沉了下来:“丁长老和丁隐的事情你不要多问。”

真的……是……

 

小张先回了百草峰,拿了一堆药粉——万一一言不合,把丁隐迷倒了也是不错的选择,另外……还是带着个人陪着自己,他一个人。。。额?

青云……不行,她肯定是自己忍着,太委屈了。

丹辰子师兄或者神仙姐姐……更别提了。

余光见到他上官师弟,正在整理各种药草,上官的力气很大,帮着扛东西简直轻易的很,如果打起来……咳,他扯着人就一起去了点苍峰。

山下等到丁隐的时候,他发现丁隐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他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丁隐看着上官的眼光冷的怕人,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小张什么都说不出来,被那表情震慑住了。

 

丁隐默默的闭上眼,黑暗里的兽吼是那么清晰,外面世界的呼唤变得越来越远。

“你杀过很多人。”

“你的生命不由得你决定,已经和死亡与鲜血结下不解之缘。”

“你根本不是现在这种模样的……温和,柔软,善良,坚强。”

“你才是丁引……万恶之引。”

“冰冷,坚硬,凶残,恶毒。”

丁隐睁开眼,双手展开,目光落在上面。

这双手,亲自染上多少鲜血。而他又饮下多少鲜活生命,又听过多少痛呼惨呼,又如何在每次疯狂之中疯狂之后痴痴的笑。

那是玉无心都抚不平的伤痕——谁都抚不平——丁引……

可他怎么能用那样的手去碰丁引啊!!又怎么让丁引来……

丁隐痴痴笑了起来,如同他还是“丁引”时,眼底的所有情感,被疯狂和冷酷同化。他歪头看着一无所知的上官,血饮刀停在了他手中,映着一张因为无意识的愤怒和恐惧而彻底变形的脸。

“死吧。”他最后说出来的只是这句。

“快跑!”小张自从一年多以前拉他去伏魔谷探险,也从师父那里知道了他的疯症。虽然有一言不合的打算,哪里料得到丁隐说出手就出手。随身的药粉立刻撒了出来,但刀光来的更快,上官惨叫一声,他自己手臂也挨了一刀,急中生智扯着人撕毁了他师父百草仙人送给他的保命的仅有一张的神行符——作为一个采药的人,去采药时首先要保证的是全身而退,灵药守着的可都是灵兽。这符咒可算起了作用!余光看到那迷药压根没起效,丁隐依旧站在原地——那可是能够放翻几头大型妖兽的药粉啊!

丁隐失去了目标,怒火更高,理智全无的在树林里乱砍乱杀,兽类敏锐远远避开他所在的地方,飞鸟亦惊起一片,而树木则遭了秧——不消片刻山下大片树林已经化作狼藉。

——不够,还不够。

——烧毁它……让他们都彻底消失!

聚齐的灵力即将爆发,他耳边传来轻轻一声。

“阿隐。”

那灵力停下了暴涨,他停了劈砍的动作,一瞬间从一头狂暴的凶兽变成了一只逃窜的野兔,抓着血饮刀就往远离声音的方向逃。

他在躲避。

“阿隐!”那叫声一急,他似乎重重撞上了什么,他的人被熟悉的冷香包围着,真气输入到他体内,他慢慢安静下来。

“没事了,阿隐。”丁引从体内血饮刀的异动及时找到了丁隐,布下结界防止丁隐跑得太快,丁隐刚刚那一撞撞上了结界,当真是不轻。

丁隐的意识似乎恢复了过来,而随着意识的回复,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他面颊簌簌落下。

除了情事,丁引只见过他哭过两次。

一次是一年前分别之前,他被体内真元反噬,阿隐以为他丢了性命,就那样哭着,看着他醒过来时一边笑一边哭。

一次是丁隐回到蜀山,坐在桃花树下,默默的流着泪。

平时丁引喜欢他笑,不要他哭。丁隐性子外和内刚,而且很坚强,要丁隐掉泪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人也很容易满足,而丁引也愿意尽力满足他想要的——他喜欢他开心啊。

“阿隐……”他叫着怀中人的名字。

丁隐看清是他……眼泪掉的更凶,咬着唇无声的啜泣起来,浑身都在颤抖着。

他想伸手拥抱丁隐给他些许温暖,在这之前心里像是被那一眼浸苦了,每滴泪都砸在他心上,砸出一个个坑来,抬起手时抱着他也是颤抖的。

他终于感同身受的知道了——心疼,他心疼的要命。

“阿隐……”他的唇贴上那被泪润湿的面颊,又咸又苦。

“阿隐……”

“阿隐……”

一声声叫着,丁隐陡然推开了他,蜷缩的更紧像是保护自己的小兽。

丁引被他这突然一下推了个踉跄,丁隐看着他掉着泪,唇咬的更紧——也退的离他更远。

“阿隐?”他走过去两步想把人抱起来,丁隐挣扎着躲避他的拥抱,而丁引手臂加劲将丁隐禁锢在自己怀里,无视了青年的挣动,将人强行抱回了山上。

 

(TBC)


评论(5)
热度(1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