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2

长老黑化条即将升级

隐隐已进化——

继续宣传带吾入坑的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991/

囚(丁长老X丁隐)

最后,吾要三次元闭关了,暂停本文更新,时间大概到七月中旬。回来更新后期的内容,基本上7月份之前,lof都是围观状态了


(49)

 

丁隐看着被锁链上法咒折磨的痛苦的玉无心,蓦然回到早年的时光,儿时的他像猪狗一样被圈在血池,少年的他被当做野兽一样圈养,不知是昔日在绿袍淫威下的同病相怜,还是触动了旧伤,看着长老的眼神渐渐带上了敌意。

长老对上他带着敌意的目光,整个心像是被扔进了火堆里化成了灰,余烬带了火星,瞳孔中心亦焚了起来,他自己都在佩服自己,居然还能站在原地。

锁着丁隐赤红的锁链被扯得叮当作响,正如在场的人绷紧的神经即将断弦。

一把刀穿透玉无心时,愤怒的双眼变成了愕然,染上了悲伤。

他知道玉无心是怎么样的人。

她一直在骗他,他在回复记忆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一开始有些愤怒,但后来也能理解她,一个生长在魔宗的女孩子,父亲根本不管不顾,甚至恶语相加恶劣以待,渴慕父爱的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至于他,对她而言自然不如她的父亲重要。她那点微薄的善意,一点点被年复一年的欺骗和歹心他意取代,就像水,混合了醋,就恢复不到开始的样子。

——这人若是有一丝良心,怎么能骗他一次又一次,还理直气壮的要与他再续前缘。把他从师尊身边带走,与他装作夫妻的模样。

她没有良心啊……

看着玉无心,他也在看着过去的自己。她嘴唇的血沫涌出,眼睛闭了起来。

他原谅她,他的半生,她的一生,不都是毁在了绿袍手中。毕竟有同甘共苦的情分,她也许爱的不是他,要不然也不会一边爱他一边做着伤害他欺骗他的事情,比如派妖怪攻击蜀山,比如桃林控制他去吻她……

她要的,只是爱,她要的爱。

只是他不爱她……他爱的……

丁隐看着长老,格外的陌生。血饮刀刀尖上的血顺着流在地上,长老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自己看着长老的表情如何,这样的丁引……

“你一生一世都休想离开这里!”

“你注定在我手心里,注定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你是我的!”

他已经分辨不出长老的情绪,悲哀和绝望一瞬间把他淹没——这才是……真正的丁引?

他憎恨被控制!憎恨被囚禁!

悲伤在他心底蔓延开,愤怒与憎恨同时燃烧,坚固的锁链伴随着所有的意识瞬间断裂,一把赤红色,与长老手上召唤出来的刀一模一样的血刃被他握在手里,直直劈了下来。

长老的刀横架上去,这一刀的力道恰好抵消了丁隐一刀的威势,又飞起一脚将他踢开。

——要动手吗……我与你战个痛快!痛!快!

——要你败在我手里,要你被我牢牢抓紧,恨我就恨!

——我要的,就是你啊,阿隐。

丁隐弹起身子,提着刀又扑了上来。长老赤红色烧到眼底眼眶火热,心中怒火余烬不留,荒芜冰冷有如寒冬,后发先至横着架住了丁隐的刀。

第一个练血影神功的不是丁隐,有赤魂石禀赋的不止有丁隐,还有他。丁隐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成魔之后……还是有距离的。

想到这里,他笑得越发狰狞。

——做的还不够,还要他被世人排斥,众叛亲离!

——数月前准备的东西,本来一年后的再见时就打算用,如今用……不迟!

——阿隐和他的世界,只要彼此就好了。

双刀僵持下,他一手击在丁隐胸前,千钧之力一发,饶是丁隐此刻也受不住,倒在地上,长老一手扣住他喉珠让他无法呼吸动弹,一手贴在他背上。昔日从他身体夺走的那一半元神源源不绝的汇入丁隐体内。

血影神功,就算丁隐天资禀赋和他一样,在山上的日子,也需要五六年才能练成——也有速成的法子。

极大的刺激,再加上……他引动丁隐的元神。

脸上热辣辣的,血色的蔓线已经爬了满脸。血色的光笼罩着他的阿隐。

一定很痛。长老想。

——他体会过的。

许是麻木了,看着这么痛苦的阿隐,他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抱着连叫出声都没有力气的丁隐,半晌念动法诀降落在一处山谷中。

如果丁隐意识清醒,兴许还能认得出来所在何地。长老放下他,冷冷看着倒下的他,步伐远远的去了。无法抑制的血从唇间逸出——那一半元神还了丁隐,加上刚刚对丁隐的引导、为了封印西域结界的伤势爆发出来。

身后红光大盛。

非福即祸。

在他身影消失在丁隐视线不久,谷内一时生灵都感觉到一种心悸的……血意,死意。

地上的年轻人起身,幽幽的看着四周。

新的世界。

他空洞的笑了。

 

(中期完,TBC)

评论(3)
热度(31)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