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风云传】不诉(东方曦X天王)

曦天主,有龙王天王暗示 


刚来天龙教的时候,东方曦更喜欢天将明时到后山,所以他经常往后山跑。

后山有姬无双,那里夏有菡萏,秋有红枫,坐在那石凳上的夜叉自斟自饮,兴起的时候孤独的跳一支舞。后来的后来,他往后山更高的地方爬,偶尔看到一次姬无双的舞,红莲盛开的模样比昙花一现美上百倍千倍,他顿时理解了这世上为什么有很多男人会死在姬无双手里,那绝美夜叉,披皮艳鬼。他对这女子没有丝毫旖旎情怀,也不以她的挑逗为意,姬无双还是夜叉对他来说都是一样,一次卧底的过客。

姬无双不算什么,厉苍龙也是如此。

后山有厉苍龙,厉苍龙总是站在最高的地方,远远的俯瞰着什么。他抬头对上厉苍龙发现他之后变得不善甚至带了杀意的目光,又看向他之前目光所及之处,有人散发披服站在山崖前。

后山有厉苍天,白色里衣外面披着深绿色的长袍,迎着山风被吹着。他知这天龙教主功力深厚旷古绝今,看着那宽阔而寂寥的背影,他心中触动,一时想走上去,靠近他一点,刚动了脚步,就被厉苍龙的目光钉住,恍惚被惊醒一样,他不再看厉苍天,亦不去看厉苍龙。回转身体下了后山。

他清楚,他不怕厉苍龙,也不必怕厉苍天,他怕的……

“曦哥哥我找了你好久!”少女看到他,露出开心的笑容。

他缓了神色,向她点头:“夕瑶姑娘,早。”

“曦哥哥你在晨练?”她看他满头大汗问他。

“嗯……”东方曦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再过了许久,他又去后山几次,姬无双仍在喝茶,厉苍龙仍在最高处俯瞰,而厉苍天……亦在那山崖前。

有一次他停在原地站了许久,厉苍龙开始看着他的目光几乎想剐了他,后来这目光就消失了,无视了他的存在——或者开始寻思让他怎么不存在了。

后山常驻人口又多了一个。山崖往下看的厉苍天,杵在山路上的东方曦,最高处俯瞰的厉苍龙,再加上一个半山腰喝酒或者喝茶的姬无双。

直到有一次,他在山路上杵着练剑,转头看到一幕。他提着剑,几乎入迷的看着晨曦破晓时的满天金黄,映的厉苍天有如降世的神一般。只是一瞬,东方曦反应过来,转身逃了下山。

第二日,他自请暂时去西域村落支援。回来之后,他再没上过后山。

 

几个月过去了,他认识了任天翔,任天翔和樊未离的分离,还有宫夕瑶那句不要离开她的话,他莫名心烦,下意识脚步往后山迈,走上台阶反应过来,又往山门走。

“曦儿?”厉苍天唤他。

东方曦有些愕然,后山他们平衡的互不打扰,他也略微能猜透厉苍天和厉苍龙之间的事……或者还有他们两个。

“教主夜深了还在赏月吗?”他问厉苍天,自己想,这里不是后山,不是晨曦,不是……

深海一般深邃的眸子对上那天空一般的包容目光,他想起这两年的日子,问厉苍天:“……属下一直想知道教主何以能坚持理想至今而不堕?”

“你瞧天上的月亮。”厉苍天的声音温和而带着苍凉,他们抬头望去那轮明月,“……月之华,虽不能使夜空明如白昼,然足以黑暗中示人以方向。虽不若赤日给人以温暖,然能伴人于幽冥恐惧之中,不离不弃,以待天明。”

东方曦目光散开,月华落在男人身上,显得他如水月镜花般虚幻而美妙。理想……他看向那月。终极的王道……老有所养,幼有所依吗……

回过神来,厉苍天正耐心等待他,见他目光聚起来,叹息道:“世间理想之路多孤寂而黑暗,如明月独照,纵有白日辉芒普世之志,却往往囿于现实而不能及……”

东方曦听得他下句续道:“然则若因志道受阻而不前,岂不将如朔月弃人于黑暗,于心何忍?”

他沉默许久,抱住了厉苍天,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像一个孩子一样环着他。

想温暖他。

厉苍天没有挣扎,许是真的这条路走的太冷也太累了,他看着东方曦,问他:“……说吧,你心中的疑惑。”

东方曦问他当初对香儿和纳兰直接任用,厉苍天看着他眼睛。你和他们的眼神很像……只是犹豫什么。

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被发现可能暴露的惊讶,也许……

东方曦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继续环着他,一点点温暖着他。

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我有情愫不可说,千回百转萦心头。

 

(END)

 


评论(2)
热度(3)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