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3

不做咸鱼了!工作这个月有些忙,越忙除了休息,也要动起来,要不然真的闷死!


(50)

 

青年的脚步轻盈,如同猎豹狮虎一般行走无声,无神的双眼看着路,向着谷内的方向走,正与离开的人相悖而行。

为什么都要背叛他,欺骗他,伤害他!

为什么……为什么……

他挺直了腰背,仰着天,天隔着一层血幕,又略微低头看山谷周围的树海,阴森可怖,黑暗中亦在周围散发着隐隐腥气。

惊惶一瞬而逝,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抚摸着虚无,指腹传来粘稠的感觉。

无时无刻不深处地狱。

步伐依旧轻盈的青年停住了脚步,把自己隐藏在阴影之中——他正在往地狱之路前行。熟悉的黑衣黑袍,越来越幽深的洞,越来越重的血腥气,越来越……黑暗的人心。

“大小姐怎么还没有回来?”

“丁引那小子不是每次都会被大小姐领回来的吗,一定会没事的。”

青年脸上神色不动,整个人都似乎融在了黑暗中。

“当初陪着这小子去扮演什么卧云村的村民,简直是浪费时间,要我是……肯定……”

“要不是他身体里面有赤魂石的元神……”

“听说大小姐这次,就是打算借他接回宗主……”

血腥的味道在谷内的山道弥漫开来,里面的惨叫呻吟声不绝于耳,许久许久彻底寂静下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再次响起……

无休无止反反复复的欺骗和折磨刺激着他。

——胖子。

——村长。

——三水婶。

——小路子。

他心里默念着被他杀死的人的名字,那些人已然在他心底翻不起什么波澜,他只是想提醒自己,杀掉他们而已。

阴风谷是武林里的邪教,杀戮血腥已经成为常理,只是这回……死的是那些刽子手而已。

丁隐顺着自己记忆里面的路线一点点行进下去……

血池里面还泡着几十具尸体,有几个人还活着。丁隐神色陷入挣扎,把人从血池提出来,血蛊正在活动着,他的手伸过去,血蛊如临大敌一样纷纷离开那几个活人逃入了血池……

——她还在骗他,桃林时,玉无心同他说要改邪归正,是假的。

他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把玉无心也扔进去。

没救了……他们的血,都快干了……

“救救我……”

求生的眼神对上一双燃着黑火的眼,丁隐伸出手折断了还能出声的年轻人的脖颈。

——一个,两个,三个……

所有的尸体都被搬到洞外,他一点点走到血池中央……被锁住的孩子,被锁住的少年,被锁住的青年……还有不断的杀戮……

更清晰了……十八年来的记忆。清晰到……意识那是自己。

再次从血池里面出来时,阴风谷内短促而绝望的叫声被沉默所淹没。

——没有活着的了……

丁隐走出阴风谷,谷外原本还能听到虫鸣鸟叫,出来时变得更安静,更安静的是他,血影追着谷外的方向看去……那里的血气格外浓。

——那个人离开的方向……

一地狼藉,只有几具尸体是一刀毙命,更多的妖兽挨了好几刀甚至拳……

——丁引用刀,用拳的不会是他。

——怎么不会,如果一个人被逼到极限……

他握紧拳,比着妖兽身上的拳,面部的肌肉松弛了一些。

——不是。

睁开眼刚走了几步,瞳孔收缩,拾起地上沾着尘的银冠,他加快了搜寻的速度——那银冠在山上时,他看着他师尊自己用术法束好发冠,便也为那人伸手束发……

——便寻不获,他该是走了。

“丁……”

心神一动,心念一松,他松了一直咬紧的牙关,齿缝间都是鲜血,舌齿都被染污。山下的湖水都被血染红,他似有所感的站了一会儿,转身一步一步的离开了。

他走了许久,湖水中一人全身覆着一层薄薄血色浮出水面,盯着丁隐离去的方向,缓缓拭去嘴角新现的鲜血。

 

(TBC)

 


评论(5)
热度(25)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