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4

(51)

 

如果有一种目光能够冰冷的夺去任何生命,那就一定是这种目光。整洁而高贵的华服上隐藏的纹路在赤色的浸染中变得深浅不一,斑驳中带了诡谲。深蓝色的袖子亦在血与水的双重作用下近乎乌黑。

长老放弃了越擦越脏的举动,脸上袖上都是血。几处狰狞的外伤和绝对不轻的内伤,浮上水面的他伏在湖岸,湿漉漉的沙子裹了上去,半边身体贴在湖岸,双腿被湖水没过,被湖水浸泡的伤口泛着粉白。他平素深沉,此刻亦能忍耐,按下双臂入骨咬伤深入骨髓撕扯的疼痛,一点一点将身体挪上岸。

——屠霸一定不敢再来第二次,阿隐那里……既然血影神功已经大成,除了自己和屠霸,再没人动的了他。如今屠霸带着属下,手底被他全歼,而屠霸本人和他两败俱伤,这个时候谁都斗不过阿隐。

——阿隐不在感知的范围。

血雾漫起,伤口以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合拢,白皙的皮肤上只留下几条极其细长,微微发红的细线。长发贴住身后的衣服,掩藏了背后被利爪的抓伤,摩擦起来热辣辣的疼。他面不改色的撕开黏在伤口内部的丝缕,发尾黏连的黏腻猩红。

——真是,狼狈极了。

他缓着步伐,一步一步沉稳的往谷外的道路走,每走一步,力量回复一分。

——就和他诞生时一样,一点点汲取每一丝力量和记忆,活过来,慢慢活过来。

步伐越来越快,体内的灵力回复起来。只要他不彻底倒下……就会站起来,回复,更强。

——离阿隐越来越远了。

——但迟早,阿隐,你会离我越来越近……不管你在哪里。

——你逃不掉的。

点苍峰落下的男人固了封印,换了衣服,几颗血石悬浮在他身前空中,他拿了其中一颗,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这蜀山啊,还没等着他出手去乱,自己先乱了。

 

说蜀山乱这事与长老没关系,也不尽然。

在玉无心桃林和丁隐私会之后,长老虽是做出一副事情没有发生过的模样,一时间在床笫之欢上索求丁隐甚多,这才暂且抑制了那恐怖的占有破坏之欲。至于玉无心所在的魔宗更是被正道追打更烈,逼得玉无心不得不和屠霸联手——联手只是说的好听,西域魔地和魔宗谁强谁弱,江湖自有公论,魔宗的名号渐渐被西域魔地取代。

饶是如此,那心底的黑暗只是略略发泄,也算是有人不巧,当时正好撞了上去。

诸葛紫英正抱怨着丹辰子管什么武当、昆仑的事情无暇陪着她时,长老便顺道挑唆了几句,比如诸葛驭我死的为什么不明不白——毕竟为了复活上官警我理由公开说不过去,再加上诸葛驭我过身时枯骨的模样,晓如妙一百草加上丹辰子最后决定宣布掌门旧伤复发而亡,看似符合情理又藏了不明不白。

“丹辰子当上掌门,你就无关轻重。”

“另外,你为什么不能做掌门呢……魔宗的现任掌管者,可是女人。”

“你是栖霞峰的关门弟子,又是掌门的亲生骨肉,这蜀山,本来就该是你的。”

——丹辰子和诸葛紫英也算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丹辰子对诸葛紫英千依百顺,发自内心的喜欢宠爱。只是……诸葛紫英是真的爱,还是爱的是所谓的掌门?追的是浮名利益。

——他的阿隐,和他在一起,真的是因为情人之间的情感?更或者只是……他生命中,只有他一个可以相信,可以接近……

隐晦的目光投回山顶的屋子,那里曾经藏着他的阿隐。

——再藏下去……和他的阿隐,再长久一些……

——还要……继续去要那永恒不变。

 

周青云陌生的看着殿上的诸葛紫英,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认清这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姐妹。

“周青云,别以为你和我一起长大,就可以骑在我头上!”

趁着晓如师父闭关,毒害丹辰子,周青云抱着躺在地上,胸前伤口潺潺血流,犹自一脸不信的小张,那剑尖染了同门的血的女子握着剑,一脸轻蔑。

“神仙姐姐……”小张叫着,她听不到。

“你们谁都别想爬到我头上!”

周青云背起小张,顾不得争什么:“你好自为之。”

诸葛紫英手也发着抖,收了剑,坐上掌门的位置。

——对,那该是她的。她看着她爹很多次坐在那里,她也可以……

——对,她的……都是她的……

将重伤的小张交给百草,周青云当机立断去伏魔谷请晓如和妙一出关,被结界阻止住。

“他们不会出关的。”长老走出来道。

这西域结界一直都是由他支撑,诸葛驭我死后,他们一时忘了这事,他可没忘记。既然是蜀山的责任……蜀山的人也该尝尝滋味。

——失去自由的滋味,被利用的滋味。

 

(TBC)


评论(11)
热度(22)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