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46

(53)

即使再疲惫,也睡不着。他心里思虑太多,盯着盖了他衣物,沉沉睡在火堆旁的长老片刻,又盯着长老那套蜀山的衣物,他坐的离长老有些距离,抿紧了唇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
火堆突然熄灭了,丁隐警觉的先将盖着他衣物的长老揽在怀里。整个山洞都在晃动着,一道血影在黑暗中时时冲撞着,又回回变了方向,那红光越发的明显,仍冲不破那黑暗。
这山洞……丁隐抱着长老的手紧了紧,唇微微张开,空洞的喷出一声喘息,听起来竟然像笑,甚至带了愉悦,又说不出的诡谲。
“丁……引……许……久……不……见……啊……”
整个空间寂静下来,血光从黑暗的一隅陡然暴涨,黑暗里面传来一声长长的惨叫,山洞也略微震动,红光中丁隐稳稳抱着长老往里面走了十几步,冷声道:“幽泉,吾不在这三四年,汝似乎忘记了许多事情……比如,不要直呼吾的名字。”
他讨厌绿袍给的名字,万恶之引……
丁隐皱了皱眉头,即使他知道身在何处,那种被窥伺的感觉……他又提升灵力,红光又扩张了范围,他自知刚刚发作和为丁引疗伤耗损不少,故而这魔怪幽泉竟敢现身。此刻这山洞定然被幽泉灵力所控,他和丁引无异于正在幽泉体内,被他吞入腹中那般。
只可惜……幽泉低估了他。
他的确因了刚刚发作体力耗损不少,又耗损了不少灵力为丁引理顺灵力。而他的可怕……也正是这个时候。
他从来疯狂的时候最可怕,即使最后要倒下,也要让对方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不……饶……命……”幽泉开始求饶,他的灵力开始入侵了幽泉的元神,待山洞毁了,幽泉的灵识也会跟着一起灰飞烟灭。丁隐一双血眸隐隐流动着金色的光芒,目光所及之处,空间被赋予生命般颤抖着。战斗的欲望让他想要速战速决,反正只有他自己,死不了的……无意识的他抱着长老的力道越来越大,几乎要把他整个人揉到自己骨子里一样,长老素来隐忍,饶是这般疼痛,也只是咬紧牙关,只是丁隐气力太大,他牙关磨了起来,鼻息也开始透出一些疼痛意味,拉回了丁隐些许神智。
——丁引还在这里,他不能拉他冒险。
他面上神色讥诮,又转变的骄傲:“幽泉,吾给汝一次机会,该如何称呼吾?”
红光与黑暗泾渭分明,丁隐停住了灵力入侵,稳稳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什么。
“血……魔……大……人……饶……命……”比起刚刚虚弱的声音回荡着。
血魔。
好久没听到的称呼了。
随着他灵力的觉醒和复原,记忆也跟着一点点回归完整。尤其是在阴风谷那十八年生不如死的日子,随着他成长,有时借着发疯逃出阴风谷的时候,便收归了一些魔怪,这幽泉只是其中之一。绿袍只道他越发的难对付,却不知他暗地筹谋。若非……若非卧云村……
这思绪瞬息而过,丁隐沉吟片刻,收回少量灵力,也防着幽泉反噬。幽泉也算识趣,试探和性命哪个重要清楚不过,吞噬掉丁隐的确是个巨大的诱惑,只是不是时机……
“血……魔……大……人……您……怀……里……”幽泉适时的停了问询。
丁隐一手停在长老颈上,轻轻笑了一声,蚀骨杀意目中过了一过,对着那黑暗虚空吐出一字:“滚。”
他已不耐烦与他啰嗦。
雨声在洞外滴落,幽泉已经走了,丁隐站在原地片刻,脑子里飞快的转。
山洞已然不安全,既然幽泉找上来了,难免其他魔怪也侥幸想要吞噬掉他。而且如果幽泉和其他妖魔打算借助其他的力量来攻击他。最重要的是——
他还带着丁引。
他捡起长老未干的衣物,赤身冒雨抱了他冲入雨幕,他下定了决心。
丁隐知道,他现在能选择的最明智的路,只剩了一条。
——阴风谷,结界之强,当初的自己和诸魔怪都不敢妄动,在外被窥伺的情况,在被他亲手屠灭的阴风谷内部休养生息,是最好的选择。
——但也是,他最不想停留的地方。
丁隐加快了脚步,极快的速度下,雨水落不到他身上,又或者被他弹开。
快一点,快一点。
丁引会安全。

(TBC)

评论(8)
热度(19)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