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有双鬼王 鬼面X沈巍X鬼面,攻受不定。两只鬼王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一)

最深的幽冥里是无尽的暗与寂静,生灵死鬼落入万丈重渊,那戾气有如河底沉淀的泥土翻滚起来,没灵性的要尸骨无存,有灵性的便要它生仇怨为戾气。

循环往复的杀戮,他先睁开了眼睛。无边的暗色入他眼中,那渊中戾气便消解大半在他目窍,伴随着戾气的淡薄与幽畜们消亡后刺伤他耳膜的嚎叫,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他”的方位。

幽冥生他们不知几万年,生而开灵智禀赋,万恶退避。黑白颜色里他迅速摸过去,摸到了一只干燥冰冷的手臂,有尖锐的獠牙刺穿了他上臂啃上骨头吸着髓,他疼得钻心,同时也兴奋地啃上了“他”不知哪里。他们都很聪明地避开了颈侧要害落入对方手里。血凉透,是又腥又甜的滋味。

——吾的双生兄弟啊 ,汝果真与吾想得一致!

只有这一念,他松了松嘴,肩膀被咬下一块肉的剧痛让他再度咬上一处,吮吸上去,正待再下死力,一道红色,不,可怕的炽热的颜色,他把脸埋进兄弟的躯壳上,却没有感到那冰冷的脸贴上自己的任何动作。

等滚烫的温度灼烧过幽冥,他重又抬头,那小半的戾气已经空空荡荡,小鬼幽兽的尖叫震碎了他的耳膜,他什么也听不到,只对上了一双赤红的瞳,刚刚可怕的热度照亮了一切,一切都是绝对的黝黑与苍白,只有那双眼不同——许是被烧坏了。他兄弟的牙拔了出来,胸前是他留下的伤痕与黑黑白白的骨髓与脓血。“他”的七窍都在流血,两个生长很久的并生者对视一眼,搀扶着跌跌撞撞入了更深的幽冥渊底。

——他想吃了“他” ,和“他”合为一体。只是刚刚那种糟糕的情境下,他认真的想,有他和“他”似乎更好。

 垂涎在他目里渐渐隐好,而浮现出来的是眷恋。幽冥生他们两个,不是要双生同心?

彼时,他真的忘记了他们也可能注定的残杀。

“我是冕。”

 他高高在上,体贴地伸手为“他”擦拭着污血——如果忽视他下一刻低下头去舔舐手心里“他”的血,的确难得的温情。

“他” 冷漠地看他,似乎听觉缓和着,半晌才回了一字:“嵬。”


评论(4)
热度(76)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