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主鬼面,有双鬼王,鬼王们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三)

一场架打得两个鬼王把彼此抓了个满身花,嵬中途停了手又被激起凶性的冕咬的发了狠,这场架打得没头没脑俩都在冒火。

“别再做这种自作主张的事。”

肩膀上还在冒着血的嵬警告了冕,对方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一瘸一拐地起来的冕又要扑过来,嵬坐在了原地,冕的脸直直摔进了红沙里,他呸了两声,又要朝嵬扑过来。

嵬实在有些嫌弃他,打斗宣泄够了,也没有必要继续打。况且冕推他在先,理亏,现在反而是抓着他追打不休。他抬眼看冕,多了些抱怨与懒浮于事的滋味,眼若点漆、黑白分明对着冕,冕忽地失去了对战的兴味,红红的舌细细清理干净手上的血,饶有兴味地对他道:“你的血于我而言,当真好味的很……下次见面,我还想喝。”

他说来这话,就和下次喝茶那般轻松。嵬将他忍不住的垂涎和背后的猜度看进眼里,直接就躺在了原地,任由冕一步一步踉跄离开——反正这幽冥也没得什么奈何得了他。

一只不知死活的低等幽畜被他生生咬死,他饱了肚腹,和上一次一样慢条斯理的用餐。离上次冕离开黄泉身边不知道过了许久,嵬沉浸在黄泉水带来的影响无法自拔——黄泉水对他的影响远远大于冕,各种各样不属于他的回忆滚滚而来,又慢慢褪色,他有些迷茫——世间万物都有终结,那活着与死亡有什么分别。

“嵬!”

嵬不必抬头就知道叫他的是谁,冕双脚岔开骑在一头高大的幽畜身上,手里抓着幽畜外露的筋,居高临下看着他。那幽畜一边对天生威压的嵬心生畏惧,也不敢违逆背上冕的意愿,只是本能没法控制吓得瑟瑟发抖,很大丢了冕的颜面。冕两腿夹紧他肋骨也无果,这幽畜是个高等还听话的,难得冕还想留着几天,便从他后背跳下来,道一声“去”,幽畜如获大赦,一声不敢出,霎时间跑了个无影无踪。

冕:“……”

嵬:“……你来做什么?”

冕揉了揉自己硬挺的鼻子,刚刚那幽畜矮了他的面子,也赞了他的眼光,嵬的确是最适合和他去做那件事的伙伴:“我想起来,女娲那**,往我们这幽冥加了后土大封,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

嵬抬眼看他,差点喷出嘴里含着解渴的幽畜血,对着这依旧光着身子,只是戴上一顶比他自己脸都长帽子的冕,他再度无语,这不穿也就罢了,穿就不能穿利索点?!

“你说,后土大封?”

嵬慢吞吞问道,飞快转起自己脑海里对后土大封的感情,不外乎都是憎恨、愤怒、排斥的情感,于是他对着冕点了点头,收到了一个弯起的唇角作为回应。

嵬感觉到了一点不踏实,他同样了解冕,他唯恐天下不乱。


评论
热度(3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