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有双鬼王,双鬼王对昆仑君都有箭头

烛九设定修改


(六)

一颗死去的龙蛋。

夜尊虽然没出过幽冥,见识可丝毫不缺。不说他天生的灵智,闲来无事消化几条记忆就足够他在世间显得博学。这条小龙本来不至于落到这等境地,最多也就是个先天不足法力低微修行缓慢。可笑早早被父母预知了命运抛弃,却也仗着异种的天赋,浮在这黄泉不沉没。

不对,他还是说错了一点。这蛋……没死,或者说,没死透。

一丝生气被夜尊敏锐的捕捉,他笑起来扯得面具起了几道纹路。

——一定好吃。

夜尊如此想道,伸手捞上了蛋,幽畜这种死物吃腻了,也打算换换口味。昆仑君留下的火种还有点儿,即使那神入了轮回也生生不息的燃烧。龙蛋被他一番控水,即将从那裂缝用神木枝条穿过去挑起来到火上烤,那蛋裂口又变得大了一点,噼噼啪啪地掉渣,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夜尊外表谨慎,内心已经兴奋到欢呼雀跃了——省得剥壳了!

对这难得的珍馐,夜尊难得给了耐心。再度刷了一发对带来火更间接带来美食的昆仑君的好感,他没有选择初时直接连蛋带壳吃的粗暴方法,脑海里刷过水煮蛋、煎蛋,蛋花汤等食材做法,手已经很诚实的一点点掰壳去了。有什么冰冰凉凉地蹭他指尖,他一缩手,得亏反应快又回来捞住了蛋,才免得蛋掉进火里连渣都吃不上。

一个尖尖的头颅伸出来,头顶两个黑黑的肉瘤,一点点啃着蛋壳,一双流光的眼睛对着夜尊。夜尊也破天荒的没有立马动手烤小龙吃——这世上生灵死物不怕他的少之又少,能玩一会儿,就玩着一会儿。他手指试着去摩挲小龙身体,冷冷黏黏的触感,就像他创造的蛇族一样。小龙伸着爪子抓着他指头要爬出来,他收了手,打量一番,有些嫌弃:“啧,像极了我曾经创过的长条虫还有女娲那……”

小龙敏锐捕捉到了他的轻蔑,还了他指腹一个痒痒的磨牙。夜尊是越看他越嫌弃,作为一条龙,一根食指的长度都不够。白森森的牙齿凑近了小龙,待要饱一番口舌欲望,一个与他声线类似,却比他冷森阴郁的声音温润多的声音在他上面的裂缝传来:“你在做什么?”

夜尊懒洋洋的回了上方大封裂缝路过的来人:“我用个餐,也要你来管……斩魂使?呵……”

斩魂使将自己裹进无尽的黑暗与克制,本来就看不上这阴阳怪气又性情不定的兄弟,只是对他手上的活物感兴趣——莫非夜尊已经能够离开大封了?

“把他给我。”

斩魂使修补着裂缝,大封生于昆仑木,他体内有昆仑筋,纵使曾是幽冥一员也不为大封排斥伤害。

夜尊脸上面具现出一个“笑”:“他是我的。”

小龙一边舔着他指甲,讨好地蹭了上去。夜尊方才被他不知死活挑衅的怒气经斩魂使一打岔,再加上他这亲密的举动是一点儿都不剩了。斩魂使看在眼里,修复完了裂缝,也没有和夜尊叙旧的打算,转身化为一道罡风远离了幽冥。

“昆仑君这一世……”

夜尊的问题没有任何回音,他静静看了裂缝一会儿,又低头对着卷在手指的小龙——到底是个活物,大封憎恨幽冥之物,可若是……

他眼睛一亮,彻底打消了拿小龙加餐塞牙缝的打算。现在他要给小龙一个名字——

“烛九。”

夜尊指头上的黑血拿来喂他,眼底有光明灭不定。睁目为昼,瞑目为夜,混沌生出烛九阴成晨昏,自己便要有烛九,使世间再度混沌……

他想着心事,忽略了小龙——烛九看向他时依恋的目光。


评论(2)
热度(53)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