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双鬼王邪教,鬼王们对昆仑君都有箭头


(八)

地界也有好看的皮囊,单只说嵬与冕,便是那处少有的仙人之姿,就是无心无意路过,也是难得风景。冕与女鬼也厮混过一段时间,比起嵬眼界高高在上,他是来者不拒。鬼灵法则是赤裸裸的以大欺小,冕愉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无数灵魂来来去去填不平他无尽的渴求,一个嵬已经成了他骨血心头的软刺,便要得千般好来遮去这一样的不顺遂。冕曾让嵬看到过鬼族的狂欢,他邀请嵬同他一起,换来的是他的背影。嵬当时垂下眼帘,那种释然又厌恶的眼神,总让冕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被割断了。

冕抛下了身后横陈的肉体与满室血腥,黄泉水冷的要命,即使他喜欢一时的清凉,泡了许久也有种浮上去蜷缩取暖的冲动。可他不能,嵬的警觉性不逊于他。黄泉水洗去他一身气息,他随着嵬一路前行,嵬进入了桃林。

邓林,夸父在这里休憩,手杖化成了一片桃林。这里生机勃勃,他并不很喜欢。冕待重寻嵬的踪迹,只听有人道:“你怎的又掉进了水中?”

那是冕第一次见到昆仑君。

(九)

一袭青色裹住仙身,冕不言不语,被一只瘦削而有力的手拉了上来。冕见他就心生了亲近,与嵬来到这里自然的欢喜生了共鸣,昆仑君的袖被黄泉水打湿,他退了两步,心头浮上罪恶的滋味——他带给许多死魂难以言说的厄难苦痛都未曾有过的感触。冕着了深黑的长袍,上面有金红绣线,曾经属于一位人间帝王,现在衣服贴紧在他身体,他不耐烦撕开,把碎布弃置在岸。稍微发泄怒气后,他才想起昆仑君在看他。那眼神若有所思,昆仑君低下头,握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

冕小幅度的摇头,免得甩他一身水。他隐隐知道自己说话不讨喜——比他身份低的他不放在眼里,而同他双生的嵬厌弃他。

嵬排斥他。不是恨,却比恨更绵长。不会爆发,却也不会褪去。像是从幽冥化出他们两个的那一瞬开始,就注定了无可挽回的疏离。

是嵬的错,他凭什么?!……嵬天生鬼王,同他一样,有什么资格来厌恶他,远离他,又为什么隐忍克制,如此的羸弱,如此的……无用。

昆仑君的手被他捏的发红,等闲人估计手骨都给他捏粉碎了。他不安的松开手,对上昆仑君深邃却温和的目光——是包容。他凶狠的表情还没有褪去,愕然与不安已浮现在他面上。

“另一位鬼王。”

昆仑君气势巍峨,面容却细致,冕贪恋而肆无忌惮看他——也许他明白“爱”的滋味了。

“你!”

如浅眠时的霹雳一样,冕被惊醒。不需要转身,就晓得了身后来人。

嵬。

冕薄唇是抿起的,昆仑君的另一只手被嵬抓住,两位鬼王在他背后交换了一个眼神,嵬心惊于冕对昆仑的欲望,而冕沉醉在了他的杀意。

嵬想杀他!

很好……他们想到了一起。

冕松开昆仑的手,重新跳回水中。他需要一个详尽的计划,昆仑不好对付,更何况还有嵬……有了昆仑,也许他就不再需要嵬了。

反正,他也不爱他。

(tbc)


评论(3)
热度(3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