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双鬼王邪教,两只鬼王都对昆仑君单箭头

有烛九X夜尊X烛九


(十)

鬼族无梦,唯有心念成魇,每每经历间凶险,天雷地火阴风这些大劫只可说小事。这已经不是夜尊第一次被这种糟糕的噩魇纠缠住。

他又杀了一回嵬,眼睁睁看着昆仑君抽筋取魂为嵬续命,而后……身殉大封投入轮回。

……又不是第一次了。

夜尊攥紧心口,抓得胸前血流如柱流进血海,更多的血填补着他身体的缺损伤痕。有谁在往他嘴里喂什么,他咬紧了牙关,要把自己沉下去……唇被衔住,捧住他脸颊的双手却极温柔,冰凉的液体被含着,贴上来的嘴唇微颤,却是固执不肯放过他。药一点点渗入他齿缝,半清醒中夜尊只来得及想他这次渡劫,知情的……

脑子慢慢混沌,他微张口,药流入他喉咙,咳呛中亲吻成了撕咬,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夜尊凶狠地侵略着轻薄者……即使是嵬,也不行。

“冕。”

他听有谁叫他万年都未曾被提过的名字,只有嵬知道的名字。鬼王幽畜死了一茬接一茬,只有一个嵬知晓这个名字的存在。俯瞰鬼族生死循环数万年的夜尊,眼皮底下突然暖热,温流涌动中他起身更蛮横地啃咬几下卸下恨意,转而轻轻舔舐那唇瓣,继而被更热烈的吻给湮没。

“……”夜尊张口无声,他已经无心维持贴脸的面具,那层白色的薄膜消失,只有金色面具遮住他半边容颜。嵬进了血海与他同浮其上,他的腰被环住不至身体沉落,而他亦带着嵬回那苦海之岸——五里范围内不会有任何鬼族有胆量在他们气息下存在。

“你想通了……”夜尊想讽刺和嘲笑他,开口却是喟叹唏嘘。

回答他的是颈上加重的啃咬,他的手臂被握住,流连在他颈上的唇停在他心口:“你……”

夜尊贴上去抓他后背,登时就见了血。

“不疼。”

夜尊笨拙的用这个方式同嵬解释,这是冕给出的答案。其实他疼得全身都雪一样的苍白,埋在血水的身体此时还在因为疼痛颤抖,不纯然是疼痛,而是混杂了……

他吻上嵬,不叫自己一丝的痛楚泄漏,面具下的眉目舒展,他放肆的把人压在了岸上。

(十一)

他迫不及待要剥开那张面具。

苦海无边,只能回头。他们回身上了岸,烛九见夜尊唇色从苍白泛上了血色,身体被夜尊拨弄着同时,他也在撩拨夜尊,听他压抑之后带欲含情的呼吸。

夜尊在无声呼唤什么,而烛九听不到,可他明白,那是一个字,重复在呼唤着谁。可不是小时候的小九儿,也不是他长大时带着轻微尾音唤他的烛九,他肩膀后背被反复抓挠着,只是那反应……却是在亲近!

他被夜尊欺骗了,夜尊说,他没有喜欢过的人。

烛九笑着看夜尊在药性下难得沉浸在幻觉之中,不知是气还是恨,眼泪几要落下,他的手触在面具上,咬咬牙要掀开。手臂被拉住,夜尊亲了亲他的嘴角,抓着他的手按在了苦海岸上,身体按他按的更紧,一双手停在他后心。烛九恨他恨得要命,哪里甘愿在下,不顾他隐隐的威慑,咬着他脖颈就是一阵啃。

——豁出去了!

夜尊似乎被他咬得反应不过来,烛九刚要翻身做主,他捏着烛九下巴,双目朦胧对他许久许久,错觉到烛九自己都以为夜尊在看他。那表情既邪气又痴迷,烛九把他压制住,夜尊的下巴触在烛九肩上:“你以为……”

烛九升起的一丝情刚暖了,他的心一阵疼痛,是的,很疼,很疼……一只染了他血的手穿过他内脏与肋骨空隙,生生穿了出来!那细长覆盖红色黏稠血迹的手指,正慢慢的弯曲……

他还是没能听完夜尊说的话……许是,要死了。

烛九微笑着看夜尊,一滴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十二)

嵬不会去揭开他的面具。

他恨这张脸。

可惜对方不知道……就算再怎么执念热爱,该杀的,他也不会放过——就比如当年重伤嵬,比如故意引来昆仑君。

“你以为……我下不了手。”

错乱的感觉下他找到了身上人的命门,手臂贯入时,他心中的预感让他偏离了一击必杀。那滴泪是热的,贴在他脸上,这个感觉不会有错。

烛九,幽冥里面的活物,眼泪是滚热的,就只有他。

夜尊抽出自己的手臂,伴随身上身体剧烈的痉挛抽搐,还有心里一点点失落与腾冲的怒气。

 

(TBC)


评论(3)
热度(3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