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血魔即将正式上线) 48


(55)
绿袍的房间里还有几件衣衫,之前把长老拖进山洞,他们都被外面的山雨淋得狼狈,接着又从幽泉处虚张声势方才生离那洞中,转而到阴风谷暂避。丁隐盯着长老昏迷中血色全失的面颊和异样苍白几近透明的皮肤,替他除了周身衣物,掌心触及的皮肤冰冷刺骨,替人擦干身体便抱上床,搂紧怀里的人,贴近身体的冰凉在一个寒战之后,丁隐放任魔性带来的体温升高,那人贴近的皮肤浮起一层氤氲开的红色,有了温度。
——丁引,当年从卧云村带我回蜀山时,是否也曾如此?
他盯紧怀里昏迷的人,与之前在山洞再见丁引为他疗伤的慌乱不同,丁隐小心翼翼的送了一道灵力后,看丁引虽然对灵力有所感应,额头上的汗珠和刻意压制的痛哼着实让他不能放心,因输送灵力...

+

【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46

(53)

即使再疲惫,也睡不着。他心里思虑太多,盯着盖了他衣物,沉沉睡在火堆旁的长老片刻,又盯着长老那套蜀山的衣物,他坐的离长老有些距离,抿紧了唇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
火堆突然熄灭了,丁隐警觉的先将盖着他衣物的长老揽在怀里。整个山洞都在晃动着,一道血影在黑暗中时时冲撞着,又回回变了方向,那红光越发的明显,仍冲不破那黑暗。
这山洞……丁隐抱着长老的手紧了紧,唇微微张开,空洞的喷出一声喘息,听起来竟然像笑,甚至带了愉悦,又说不出的诡谲。
“丁……引……许……久……不……见……啊……”
整个空间寂静下来,血光从黑暗的一隅陡然暴涨,黑暗里面传来一声长长的惨叫,山洞也略微震动,红光中丁隐稳稳抱着长老往里面...

+

【蜀山战纪】囚(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5

(52)

阴风谷外丁隐找了一个山洞暂时歇息,入了深秋天气萧瑟,他折了树木掰成柴火,燃了火后就着火光添着柴,拔着手里的木刺。
噼噼啪啪的声音,溅起来的火星灼伤了他的手,将取出的木刺扔到炽烈的火里,填了几块柴火,树枝拨弄着几下,丁隐眼珠映着火的模样,单纯放空着自己,纷纷乱乱的思绪不放过他,血影神功或者是每月例行的发作,热度浮了上来,添了烦躁,敲着火堆胡乱摆弄着。更是扔了那树枝,离了火堆远远的。
烧起来的黑火让身体变得滚烫,连心灵都在被焚烧着。他不喜欢自己发作,恐惧每次发作,模模糊糊不舒服的记忆,醒过来发狂的伤害。
很清醒,清醒的不像是这两者的任何一个。
几天前在阴风谷里面的杀戮开始重现,他抓挠着洞里,指...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4

(51)


如果有一种目光能够冰冷的夺去任何生命,那就一定是这种目光。整洁而高贵的华服上隐藏的纹路在赤色的浸染中变得深浅不一,斑驳中带了诡谲。深蓝色的袖子亦在血与水的双重作用下近乎乌黑。

长老放弃了越擦越脏的举动,脸上袖上都是血。几处狰狞的外伤和绝对不轻的内伤,浮上水面的他伏在湖岸,湿漉漉的沙子裹了上去,半边身体贴在湖岸,双腿被湖水没过,被湖水浸泡的伤口泛着粉白。他平素深沉,此刻亦能忍耐,按下双臂入骨咬伤深入骨髓撕扯的疼痛,一点一点将身体挪上岸。

——屠霸一定不敢再来第二次,阿隐那里……既然血影神功已经大成,除了自己和屠霸,再没人动的了他。如今屠霸带着属下,手底被他全歼,而...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3

不做咸鱼了!工作这个月有些忙,越忙除了休息,也要动起来,要不然真的闷死!


(50)


青年的脚步轻盈,如同猎豹狮虎一般行走无声,无神的双眼看着路,向着谷内的方向走,正与离开的人相悖而行。

为什么都要背叛他,欺骗他,伤害他!

为什么……为什么……

他挺直了腰背,仰着天,天隔着一层血幕,又略微低头看山谷周围的树海,阴森可怖,黑暗中亦在周围散发着隐隐腥气。

惊惶一瞬而逝,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抚摸着虚无,指腹传来粘稠的感觉。

无时无刻不深处地狱。

步伐依旧轻盈的青年停住了脚步,把自己隐藏在阴影之中——他正在往地狱之路前行。熟悉的黑衣黑袍,越来越幽深的洞,越来越重的血腥气...

+

长老X隐隐

#被长老拖进洞房的隐隐表示心好累#

#注定相爱相杀#


美图秀秀中毒中。。。想学ps嗷嗷,把长老装都变成喜服嗷嗷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2

长老黑化条即将升级

隐隐已进化——

继续宣传带吾入坑的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991/

囚(丁长老X丁隐)

最后,吾要三次元闭关了,暂停本文更新,时间大概到七月中旬。回来更新后期的内容,基本上7月份之前,lof都是围观状态了


(49)

 

丁隐看着被锁链上法咒折磨的痛苦的玉无心,蓦然回到早年的时光,儿时的他像猪狗一样被圈在血池,少年的他被当做野兽一样圈养,不知是昔日在绿袍淫威下的同病相怜,还是触动了旧伤,看着长老的眼神渐渐带上了敌意。

长老对上他带着敌意的目光,整个心像是被扔进了火堆里化成了灰,余烬带...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41

四更!

伸爪子截取动图看看·hhhhh

黑化进击长老!

玉无心便当倒计时


(48)


长老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唇也抿的死紧,良久良久才睁开看向丁隐带着媚意的脸,距离近的他无法完完整整的看清他。殷红的唇已经停在他面颊上磨蹭,舌尖舔舐上他的脸颊,丝丝的痒,腰被环上,那身体也纠缠上来。

逢迎,诱惑。

这是为了离开他!

长老心中寒成一片,旋即又烧成狂怒,冰火交融间面上冷肃起来,伸手扼住投怀送抱者的颈,丁隐仍然不知危险的以唇摩挲着精致的面容,肆无忌惮而居高临下的含上绷紧而线条分明的唇。

冰火交融,火山爆发。

长老扭曲了面容,看着被他推开...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9

二更

长老已黑化。。隐隐节哀


(46)


七日后,点苍峰书阁,丁引一直都没有离开那里。

两把血饮刀一把已经融入到丁隐身体内,另一把在他自己体内,七天了……他依旧没有等到他的阿隐。

魔宗想必已经收到了他的礼物,更多的武林人士会过去送死,想必这份礼物,玉无心一定是……骨鲠在喉吧,她不会有任何时间找他的阿隐。

他共享了丁隐的一半元神,有时能够感到丁隐所见。即使是几个片段,也足够他做出两个推断。

第一个,有人在追杀阿隐。

魔宗那里,源源不断的武林人士足够他们吃一壶。而西域的话……他的真元足够让南明离火剑稳定一个月,这期间……

第二……阿隐他自己在逃,逃得远远的。...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8

剧情条飞速的走。。。。

长老黑化的齿轮正准备咔哒咔哒

小黑屋欢迎你,阿隐——by丁长老


(45)


丁引正在伏魔谷加固南明离火剑封印,一把血饮刀从他身体里浮出,心神不属之下封印立时出了问题,气血翻腾之后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他左手抓着胸口,右手虚空画了一个符印。鲜血立时镇住封印,使之几天时间仍旧稳固。

剧烈的咳嗽伴随着点点鲜血落在地上,继而一点点被封印吸收。丁引召唤出另一把血饮刀,除了上衣,一刀插进心口,默念法诀,流出来的殷红向着封印飞了过去。

“丁引——!”

与此同时,西域魔地,屠霸不甘的察觉西域结界又回复了原来的状态,这场斗法,他……不,没输!

听到手下...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7

再度宣传一下彻底带吾入坑的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991/

囚,丁长老X丁隐


小张。。。这货真是管闲事,甚至太插手朋友的事情了,而且妥妥的青云粉

山上没羞没臊秀恩爱即将结束……【看了看蠢蠢欲动的剧情条和长老黑化条。。。】

长老啊,你该去护着隐隐的时候跑去砍绿袍,该砍死绿袍的时候留他的命真是……【长老:这是你的锅。】

【被pai飞】


(44)


小张接着两三天叫青云一起到山下或者市集等丁隐的时候青云都说身体不舒服,提起丁隐的时候态度也僵硬了许多。

“是不是丁大哥他欺负你?”

小张刚说出这话,青云立...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6

青云被刷了cp。。。表白自动收起了

长老和隐隐正式言语表白了。。。一翻之前。。。。基本都是隐晦的==【长老连表白都没好好做就把隐隐吃干抹净了。。。节操呢。。】

中篇估计这个周应该会结束,后篇的话。。。可能等到暑假了,实习论文开始忙了ORZ


(43)


周青云近来几日有些恍惚,莫说待她如母的晓如真人,就是山上其他的女弟子也看了出来。晓如专门留她谈了谈,青云也似乎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晓如想起四个月前她与丁引那一战受伤时,紫英守孝三年,还在孝期,但那孩子怕丹辰子趁机喜欢了别人,跟着搬去了凌云峰。想着青云这小徒儿当时一力担当了栖霞峰的诸般事务,她就紫英青云两个亲传弟子,紫...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5

万年发不出来的肉。。。明明没有上一次污啊【找下巴】


(42)


丁隐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和同为男子,还是他师尊的人,只过了大半个月便连周公之礼都行了……

关于过去模糊的记忆,记得丁引对他笑若明月,牵着他的手;也记得丁引一个人待在高高的书阁,而他自己似乎和什么人在一起,仰望着书阁上的师尊要说些什么,丁引站在那里……关于师尊的记忆,似乎在一点点找回来。点苍峰的每一处都有着他们的影子,回到丁引身边后,模糊的记忆在一点点变得清晰。

他会慢慢想起来的。

丁引红眸,面上红色蔓线爬了上来,他不觉害怕,伸手去触碰。

“阿隐,好好休息。”丁引对他说。

伏魔谷的山洞深处还是那个模样...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4

捂脸上肉,虽然炖的。。。【望天】

可怜的隐隐,光知道你师尊要做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做。。。

隐隐啊,你怎么这么傻应了长老这只披着羊皮的狼,接下来很长的日子真的要被翻来覆去各种花样的吃了【抱着阿隐哭然后被pai飞】

【剧情君我对不起你麻烦你和肉肉一起相亲相爱吧。。】

(41)

 

丁隐失忆之前去伏魔谷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他看似好奇的看着伏魔谷中的草坪实则试着转移注意力的举动,丁引不去点破,安抚的抱着丁引,时不时用脸蹭蹭他的脸颊。

他的确太孟浪。总该等等,等到心意更加明确,等到丁隐不止因为作为师尊甚至作为情人能接受他……

丁引有些负疚的抱着丁隐往伏魔谷他修炼的山洞走去,安抚着...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3

食言了。

今天下雨,没出去成……昨天说今天不更,今天却更了。

说好的这两三章之后是肉汤。。。又食言了,下章应该是要炖肉了【本来打算玉无心事件之后炖的。。。但是炖的话阿隐的第一次就要迎来鬼畜师尊了好怕】

最后,有什么建议和意见约吧!


(40)


丁隐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杀意一点点淡下去,心才放了下来。刚刚那一瞬间他被抱在怀里时丁引看他的神色……

“阿隐?”

“师尊我没事。”丁隐回答他,除了暂时不能动,其他都还好。丁引不放心他,已经问了三四遍。

丁隐心下内疚的很,他去等丁引,为什么要理那两个人。那两人……是他的朋友?

他们似乎很讨厌师尊。

“师尊……”

“嗯?...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2

看了字数。。明天出去有事,先不更了,嘿嘿

秀恩爱+走剧情【然而看着还是没走动的样子。。。】

长老彻底黑化还有距离【松口气】



风情不摇晃的隐隐啊

长老的狼尾巴快露出来了啊


(37)


经丹辰子这次闯到山下,丁引更觉得点苍峰山下也不怎么安全,一年前加强的山下结界也开始变了阵法,山顶结界的强度这些天加强到就算来者是诸葛驭我或者绿袍那般的人物也能拖延些时间——至少能拖延他找到安然无恙的阿隐。

接下来的十几日他随身携带着丁隐,先带他看了山顶的阵法。山顶是他俩所居之地,丁引更是加了心思,既不能误伤了丁隐,又要防守的更加隐秘。丁引绝大多数的精力自然花在了山顶,领着丁隐一丝...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1

丹辰子掌门请保重,您已get丁长老仇恨值。。。

长老隐隐秀恩爱啊秀恩爱【看着不动的进度条,决定开始动剧情条】

看了之前埋的一堆伏笔。。。有点不想写慢线了,挖伏笔啊发刀子啊,虽然人物形象会丰满不过想想就好痛。。。

长老黑化度下章即将提升。。在此为即将拉到仇恨的同志们点了蜡


(36)


下午一场猎捕,夕阳将下,两人踏上回山顶的路。

丁引衣服上那几道口子可不是瞎弄的,他不用灵力,这衣服也只是凡间的衣服,他们的打猎自然不是那些王孙公子的玩笑——所以自然碎的没法看了。

“阿隐。”

丁隐终于从一堆野兔野鹿中看到了丁引黑着脸的模样,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玩乐的把...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30

接正文血魔剧情,13章,链接在下面

http://feiyingtayue.lofter.com/post/1cc62727_a66c6c6

提前剧透一下


(35)


血魔醒过来时起身,身后不可言明那处的疼痛让他皱了皱眉头。他倚着床铺,回忆着睡着之前的事。

丁引带了他去点苍峰,去挖他们当年埋下的酒。酒意让记忆都变得模糊起来,旖旎的交合和之后无可言说的凄凉,他睡得昏昏沉沉,半醉半醒时他睁过一次眼,看着丁引的侧颜说不出话来,想借着酒说的,最后都变成了哽咽。堵着嗓子,泪却流不出来了。

“阿隐你醒了。”丁引从里屋走出来,打断了他试图记起昨夜发生什么的努力。

丁隐睁大...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29

睡着的隐隐镇楼,长老快来~

剧情条继续保持静止状态【生无可恋脸】

长老黑化条。。。不稳定状态

秀恩爱啊秀恩爱【抄起火把】


(34)


丁隐自然不知道他睡着后发生了什么,但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对着自己时惊了一瞬。

他和玉无心东躲西藏的时候也难免被魔宗的人找到,他的警觉不如玉无心,睡梦中竟被敌人挟持住。小玉用计稳住了人,然后将来的人……全部杀光了。

“那就让他们死。”女子看着来人,鞭子过处都是血。

从此他再也睡不沉,他害怕。但他怕的不是死人,不是小玉,而是他自己。看着那群愕然死去的魔宗弟子,他心里……居然是十分快慰的!

冰蓝色鞭子上赤红的血,死去...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8

(33)


长老黑化进度条开始运作。。隐隐你保重

糖还有的吃,剧情的齿轮过一段时间才咔嚓修复【剧情继续停着】


丁隐心里想着和丁引睡在一起,他自知身上有疯症,白日清醒的时候还好,以小玉对他师尊的忌惮程度,师尊应该是能应付的。但是到了晚上睡下毫无防备的时候……

他不敢拿他师尊的安危开玩笑。

万一真的会……不小心发作。他到了点苍峰,不知怎么的,就有了这个印象。之前他在山下,病症发作的时间很规律。

况且,这里应该本来就是两间卧房的,他虽然之前不知道,却心里笃定着。

丁隐不知为何,自己明明都是记不得过去的事,回了这点苍峰。只消见到熟悉的事物,比如房间,比如房外的桃林,山下...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7

继续秀恩爱。。。。长老你够了【被拍飞的lof主已瞎】


(32)


丁引拉着丁隐走出小巷,两个人都不说话,心里都是热热的,回味着刚才的吻,仿佛一说话就要点起火来。丁引自然不必说,连失了之前记忆的丁隐,内心原本是亲近长老的,真正亲近了又觉得不够,似乎时时刻刻腻一起去才算满足,补回了过去的时光一般。

“怎么又在发呆?”丁引作势又要亲吻他,人刚刚出了市集,丁隐看了看他师尊,丁引已经对着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惹得他连脖子一阵发痒。

“丁引!”他脱口叫出来,原本平复下来的脸色又染上了一层红。

牵着他手的人侧脸看他目光纯澈中萌发的丝丝情愫,更生了欺负他的心思。

“不叫师尊了?”丁引...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6

剧情进度条本章进度。。。零

您的好友:丁隐&丁引秀恩爱,请戴好墨镜

话说好想看长老和隐隐kiss【我不要自己动手PS啊】

需要小伙伴一起玩耍!这里要勾搭


隐隐真美~【扑】

lof主已扑街【失血过多被长老丢出去】


(31)


直接念动法诀到山下郊外,丁引又收了血饮刀,伸手拉着丁隐,不许他走在身后。丁隐还想着厨房里面丁引的举动,也没有注意他的拉扯,自然而然的顺着他的心意站在他右肩旁。

丁引垂下眼看着丁隐,脸色红润,有些心思不属的样子。他很快想起刚刚那一吻,弯唇笑了起来:“小傻瓜。”

又低头亲了亲那鼻尖,刻意的停了下来。

——很甜。

喉结微动,他抬...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5

您的好友:丁隐 & 丁引秀恩爱中

您的好友: 丁引黑化程度维持在33%左右,有下降倾向


甜甜的阿隐~


(30)


丁隐出现在点苍峰时,风铃自然把讯息传给了他。拿了面饼和烧鸡便立刻返回了点苍峰。

“阿隐?”他第一眼看到人,是在桃花里面,流着泪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坐在树下。点苍峰的桃花今年得了他灵力维持,至今也未谢。丁引看着桃花下的丁隐,伸手去给他擦泪,想说什么,心疼的同时糟糕的念头爬了上来——那个女人的欺骗这么让他难过吗?

“起来吃点东西。”他叫着丁隐,把人拉了起来。

阿隐,你能相信的,绝不是她。

丁隐勉强对他笑了一笑,站在他...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4

(29)


长老和隐隐一起幕后打酱油去了。。


他不是她的夫君,只是这里的一个囚犯。小玉是魔宗的少主人,到他身边只是为了稳住赤魂石元神,并且到时候取出它。

魔宗少主,赤魂石。

那位九毒护法咄咄相逼,小玉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一只手正放在他脸颊上,良久玉无心开了口,声调是他没有听过的冰冷:“等回神宗再说。”

九毒离开了,一直都是流水的声音,小玉仍在船舱里,他心底越来越冷。他不相信,不相信小玉这般无情——有情的人不会做出无情的事情。

“大力哥,没有外人了,我自己的力道自己清楚。”小玉放松了语气,他睁开眼睛看了她,片刻道:“没关系。”

他再不去看玉无心,翻身躺了下去,也不...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3

长老镇楼,黑化进行中。。。


(28)


丁引听着他叫出这声师尊,他不知盼了这一声师尊多久,这个时候听着像是心上被挠了一下。他目光扫过玉无心,玉无心不言不动,袖子里面的长鞭已然蓄势待发。他“呵”了一声,收回了视线,似笑非笑的看着丁隐:“不请我进去?”

“师尊请。”丁隐知道多说多错。他不能拿玉无心开玩笑,不能去赌那梦里所谓的师徒情谊。

他做不到,那是玉无心的命。

而丁引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一揪紧。

请。

看来是要跟他划清界限?

丁引低头看了看他,发现他也在看自己,双目对上丁隐率先偏开了。也是,一年啊,丁隐若是自己想回来,哪里又没有法子。看来点苍峰上的日子,丁隐已...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长老出没) 22

(27)


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最可笑的是人性。

无论是晓如妙一等人还是外面偷听的小张,都没有发现有一人正站在屋子外面,嘴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那人目送小张匆匆下山,亦看着又上山拿了药草,随即御剑离开。

人总会无谓的猜疑,不如直接去验证。他嘲讽着屋里的人,想起自己要去的地方,这抹笑意更加意味深长——对他自己来说,这句话不也是正理。

正是丁引。

若是小张此刻看到他,定能发现他的不同。如果说一年前离开丁隐的丁引眸中藏了冰,此刻的丁引便整个如同冰玉雕出的……如仙,如圣,是神,却绝对不是人。人哪里有那般的风姿,哪里有那般的无丝毫烟火气。

“阿隐,师尊来找你了,你高不高兴...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1

 于是长老只是侧面出场了一把。。。。。


(26)


这头丁隐和玉无心各怀心思,而蜀山的百草峰上来了几个伤员,小张看着来人,丹辰子、晓如真人,妙一和尚,自己的师父百草仙人,除了丁引丁长老,根本就是蜀山掌门加长老的集合了。要是普通的例会那也罢了,丹辰子刚撑着过来就昏迷过去,而晓如真人扶着已经人事不知的妙一和尚,另一只胳膊软软的垂在一旁,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还愣着干什么,不帮着扶人!”百草一边帮晓如扶住妙一,一边指使小张去扶丹辰子进来。小张反应过来,他个子小,力气也不算太大,连拖带拽的总算把人高马大的丹辰子弄上了床,自己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看着百草仙人。

“...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0

过渡章,长老下次更新上线。。。即将进入正篇


(25)


一年后。

山间小屋,两间房,两个年轻男女,各住一室,各执一处相思。


玉无心没有出屋,她身上的绝情丹这一年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当她想要和丁隐稍加亲密,这毒药便发作起来,到了现在,只要她心中稍稍对丁隐动了爱慕之念,便让她痛苦不堪。

这是她的报应吧,背叛爹的报应。玉无心越想心里越绝望。她想去找丁隐,想看看他,看着他,她心里也能舒服一点。

但是她不能,丁隐今天算着时间估测又要犯了疯病,提前把他自己关在了房里。她去看了,自己难过于他疯症发作,让他看了她发作时痛苦的样子也是要难受的。

赤魂石元神……这...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19

(24)


蜀山和魔宗一战,蜀山掌门和魔宗宗主同归于尽,魔宗一边失了主人,少主也失踪了,左护法稳定了局势,派人四处寻找其少主,未果。而蜀山则是由丹辰子,也就是诸葛驭我的亲传弟子继承了掌门之位。

丹辰子为人忠直,也是凌云峰这五峰之首认定的大师兄,又得天门峰首座妙一、栖霞峰首座晓如和百草峰首座百草的支持,点苍峰首座,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些神秘的丁长老并没有表态,但也并无反对。便由他接下了掌门之位。

“紫英呢?”丹辰子在这百废待兴的时候接下蜀山,正式礼仪还要过几天。他陡然发现诸葛紫英不在场,急的脸色变了,唯恐她受害于魔宗余孽之手。

“诶,神仙姐姐哪去了?”小张这般叫紫英,要是...

+

【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18

(23)


长老什么都没有安排,直接往点苍山赶过去。除非他当场跟诸葛驭我、晓如真人和妙一和尚撕破脸,这个时候跟他们争执也无用。心悸让他无所适从,更重要的是……

阿隐。

长老刚刚和绿袍大战一场,本已复原的真气跟着他不定的心绪在他四肢百骸乱窜,经脉里有如刀割,他乱了步伐,勉强站定,又怕惊醒了丁隐,刻意走的稳稳当当。他推开门,眼睛立马移到床上。

空无一人。

“阿隐?”心底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哪里?究竟是谁?掌门还是绿袍!那结界……既然没遭到破坏,那一定是阿隐自己走出去的……

“可恨!”他衣袂带风,又没轻没重,登时把一旁的门打得粉身碎骨。长老强迫自己...

+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