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沧歌忆

@小恺 新年快乐~


滨海城的黑猫酒吧外,黑衣黑裤的人低头看着手机,差五分钟晚上十一点,大步往酒吧里走,提走柜台前还在挣扎的、还带着猫耳的青年服务生,拖出门。

接替青年的另一柜台服务生看了看台前闹钟上的时间,23:00,正好换班。

——乖乖,每次都那么准时,动作每次都是那么粗暴……真不愧是冬青的男朋友。

服务生自动忽略了冬青每一次解释那个人是他前老板的话。

——前老板现男友吧。每天过来接,看着冬青的眼神和正常的老板都不一样,单纯的老板才有鬼。


“……我下次不加班了。”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少年。作为补偿……”

夏冬青和赵吏正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

关于灵魂摆渡的脑洞【涉及封神榜人物和封神榜】

7月中旬之前封笔,有脑洞也不会写了,先记下来记下来

有原创人物,吏青向


原创人物张恺【借助Q友人设】,赵吏发现张恺身上有很重的尸气,但张恺是活人,他一直在监视张恺,发现张恺一直很正常——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而夏冬青认识张恺,是一所高中的高中生。


有一次赵吏接夏冬青下夜班的时候,发现了张恺【张恺故意引他们俩进了结界】 ,地点是封神坟【有尸气】

张恺其实是个天人,高中生身份甚至所谓的家,都是不存在的,伪装给冬青看 。他把两个人带到了原创人物姜长歌镇守的地方,赵吏发现不对,护着冬青,两个人类似进入了“倩女幽魂”那种脑洞的结界 

因为吏青的情况和姜长...

+

【灵魂摆渡】魔化冬青出场(小段子,微吏青)

巴别塔上,无星无月,大风。

“杀了夏冬青吧。”娅红了眼眶,脸和身子都在颤抖,那句话就和抽空了她全部灵魂一样,她整个人也像掏空了一样软在地上——白色的纱裙染了大半的殷红,对她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

“冬青!!!”赵吏跪在地上,全部的注意力停留在远处的红眼青年,枪对准那红眼青年,青年笑得越发妖艳放肆,赵吏记得他抿着嘴笑腼腆而阳光的模样,恍然分不清被关进小世界的不是眼前的人还是自己。扳机搬动的瞬间,他看到了本该出现的月,红色的。夏冬青也笼罩在红光中,如同上古的撒旦苏醒。

夏冬青捏起赵吏的脖子将他提起来,顺着一脚把枪踢到巴别塔外,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刻,像扔一个破麻袋一样把他扔到了娅的旁边。

既然...

+

【灵魂摆渡】恐惧(小短篇,吏青)

夏冬青对着镜子,昏暗的灯光下镜里镜外是两个色调的世界,两个夏冬青同时张了张嘴,咧开一个弧度笑了出来。
恐怖的是我,不是世界。一个看着另一个,笑的美艳,看似整张脸都在为那单纯同时恶毒的笑容张裂开。
这个扭曲掉的世界清理掉,只剩下自己吧,恶魔喃喃自语。
夏冬青回头看了看镜子照不到的一端,那是一处黑暗,睡着他记忆里除了父母和妹妹最重要的两个人,也许他们骗过他,也许他们还在欺骗他……但他们也许爱过他,他也爱他们。
“滚!”夏冬青一拳想砸上那张狰狞的脸,他恐惧那张脸,那张他无法控制的脸,那双他不想看见的眼。他的动作停在了镜子前,他不能吵醒他们,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偷来的,能走几天就走几天。
镜子里一双红色的眼里面...

+

【灵魂摆渡】浮生执 1

(一)

慕容记得自己成为阎君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边昏迷的那个男人投入了寒冰地狱。寒水中混杂着冰刺,将男人穿透后挂在了冰柱上,身体浸在蓝白色却澄澈透明的水里,血液以肉眼可视的速度丝丝缓缓的蔓延开来,在部分范围之外再看不见。

慕容看了那鬼魂一眼,又打量了这寒冰地狱四周。在地狱受罚的地方,鬼差和鬼的维度还是不同的。地府正在受罚的鬼只能看到他们自己存在的那个范围,而鬼差则能全部看到。他看着寒冰地狱寒水池中心的那棵树作为冰柱,枝叶在水下蔓延开来,稍微出水却离不了水,于是形成无数冰刺。而那冰刺和冰柱则吸取着无数人的精魄,纵使死去也生生不息。

贪婪。慕容对那冰柱下了论断,将目光从那冰刺上各种各样的魂魄转回到了...

+

灵魂摆渡 吏青向 试试软件。。。。感觉自己不好了==|||毁了一首好歌和一个好作品。。。。QAQ下次试着加上些视频特效,按着歌词截取视频去。。。【太作死了】

作死作死不能更作死,中心是【求一个师父教做视频QAQ】

+

【灵魂摆渡】也许南柯(吏青)

*

“赵吏。”

赵吏凭着直觉一巴掌拍上身边那熟悉的小身板往怀里捞了捞,怀里的人扭动着身体,惹得尚处迷蒙的赵吏都有些难以宣泄的欲望,他索性顺从了欲望,磨蹭着那颈部,眼睛带着真假不辨却看似火热的笑意缓缓睁开。

他习惯了,青年干净的香皂味道却不似那香水化妆品那般飘香却隐隐的让他厌恶,却像一根刺突然扎在他心上。

这是夏冬青。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袭击上来,他瞬间清醒过来,心里那根毒刺扎的更深。

他不能……不能……

明明熟悉的脸,赵吏却好似看见了最可怕的恶鬼一般,然而恶鬼真来了他的枪还在,他可以将夏冬青护在身后,如果有一天,他就是那恶鬼,将夏冬青剥皮拆骨吞了下肚……

好生美味。

最大的诱惑,但永远不可及。

*

*

“赵吏。”...

+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