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8

#完结

外面在下雪,雪落在茶茶身上,又被她拂进水里,水一眼能望到底,更显心惊。她继续往山上爬,心知再过一会儿,水会继续向上蔓延。
她看到了谁——
茶茶站了起来,下意识叫她:“娅!”
娅正带着天女离开人间,听她呼唤拉了她往山峰更高处飞,末了将她放下到平地。
“只剩下你了。”
娅告诉她一个让她冷入骨髓的事实,茶茶呆在原地,笑了起来,眉眼带着狠厉。
娅偏开头,不似别的天女那般警惕,一种来自茶茶胸前清脆的碎裂声音,她听到了。
她能为茶茶做的,只有这么多。

洪水涌了上来,茶茶目中惊恐绝望落在她眼里,娅几乎是被人拖走的,她隐约看到身后飞入洪水的西王母,甚至看到蚩尤红眼对她笑,一如茶茶刚刚一般。
“我要即将到来的灾难里...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7

#完结倒计时
“西王母成功了!”
娅抱着琥珀,琥珀眼底苍茫。
“燧死了。”娅欢快的声音霎时间平板无波。 他在琥珀背上替她挡了一瞬,然后被冲的无影无踪。而跌下天柱,注定尸骨无存。
“琥珀,你跟我走。”娅坚定拉住琥珀,一如当初拉住对着天罚之下的燧哭泣的时候那般。 “我不会走的。”琥珀的声音轻而缥缈,仿佛被抽离了所有的魂魄,却又……坚定!
娅松开了手,刚刚那一刻,她似乎看到琥珀的怨恨,她来不及抓紧,琥珀的背影离她远去。
“琥珀!你后不后悔!你要是不到人间,他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这样!跟我走,天人离开了人间,就会再次放开天河,跟我走吧!”
娅的怨恨如同火山喷发,她红了眼眶口不择言,最后成了一句哀求。...

+

【灵魂摆渡】踏雪 16(娅中心)

#完结倒计时

漆黑色的大鸟习惯性地在金乌身下将她托起,而金乌展开了长长的羽翼。
“谢谢你。”
琥珀的声音疲惫而坚定,听得娅心头颤动。背上的琥珀炽热地要活活被烧死一般,头一次她这么憎恨天河,尽管离开昆仑时她还在想念她的清澈。她已不是当初那只唯唯诺诺只知道跟着琥珀的青鸟,她能想到琥珀展开羽翼的原因——展翼承受着更大的冲击,除了为了下面的人类,还有她……琥珀没有让上面的天人看到她。
而她也一如既往地习惯了对着琥珀低下头,又或者自以为懦弱,她忘了她可以含着泪杀死蚩尤,也可以上昆仑山找她害怕的西王母。
一根带着劲风的羽箭擦过了她的腹部,娅已无暇顾及,全部的力量都支撑起琥珀。

死死盯着头上那片阴影,...

+

【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赤金色的羽翼在滚滚而来的水雾中翻腾,天河的水无穷无尽,金红的神鸟展开的羽翼一次又一次地被压制住,长颈不断的垂下又抬起,金乌振翅的速度一次慢过一次,地面上的原人也有了不详的预感,他们抱在一起,他们眼中天河从一开始的遥不可及变得清晰。琥珀化成的鸟从耀眼变得刺目,燧的双目已经被刺的控制不住流泪,流得他眼睛又辣又痛,他的目光仍旧追逐着疲惫的鸟儿。
“燧,回来!”他的胳膊被茶茶抱住,茶茶的声音冷冷的,“你是在送死。”
“我不能看着……”
“你能!你是人类的族长!”
绝对的光明中燧看不清茶茶的脸,这声音他是从那个孩子小时听到大的,轻易便可分辨,现在那音色沉沉的,让他想起沉睡中的火山和冰山上的棱角。蚩尤死后,原来山...

+

【灵魂摆渡】踏雪 15(娅中心)

(十六)
琥珀在哪里,琥珀在哪里。。在哪里。
混乱的神智和清醒之间,娅手中的头颅滴滴答答黑色的血,狰狞突出的面部沾上了污泥,她无助的呼喊着,指节捏的格格做响,山路上她抓着蚩尤的头发,一边流着泪,一边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僵硬的往山上爬。 
“我说过,来临的大劫之后,我要最后存活的那个。”
娅闻言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玄鸟现形,指爪抓紧了那七窍流血而眼珠凸起头颅。黑色的羽翼展开,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是西王母。
“我答应过他,会给他一个颠覆昆仑的机会。”西王母说,她的目光投射向蚩尤。
“帮我。。你说过,把他交给昆仑……”娅自言自语,她听不懂,也不想听懂,她想回去,想和琥珀回去,琥珀……“你说过要...

+

【灵魂摆渡】踏雪 14 (娅中心)

您的好友【蚩尤】下线

(十五)
蚩尤沉浸在一场悠长的美梦里,酒让他的身体变得沉重而麻木,魂灵变得轻盈而迷乱。这场梦里,娅捧着一杯酒,手在颤抖,但在近他。
“娅。。”他撑起身体,天旋地转到看不清娅。 娅停了下来,沉默的看着他。
“娅。。”他继续呼唤着,娅仍旧不动。
“……蚩尤。”她在叫他。
他抬不起眼睛,连声音在他的耳边都在颤抖,他听不清,听不清。
温好的酒火辣辣的沿着他的喉咙下去,肺腑开始冰冷,他浑然不觉,伸手去抓娅。
“娅。。。”蚩尤张口回应无声,浑然不觉自己的困厄,也看不清娅的脸上已然湿漉漉的,眼底血丝浮了上来。

“为了琥珀。。为了琥珀。。”娅心中默念两声,便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更好的地位,否认...

+

【灵魂摆渡】踏雪 13 (娅中心)

(十四)
整个人族都在备战,娅在捣药的间隙,无意识碰了碰自己的唇,脸上没有表情。那一天突如其来的吻和拥抱,娅发现自己变得混乱。
加速的心跳,蚩尤离开后自己依旧发烫的面颊,还有若有似无的担心。
——恐惧的时候也会心跳加速,体温升高。 ——担心的。。只不过他死在别人手里。
娅这般告诉自己,继续开始捣药,一下,两下。灵药只有天女能制,灵药需要付出辛劳。
“娅,给你。”茶茶一身戎装,走到她身侧坐下,递给她一只白兔。
“什么?”娅看着兔子,伸手接过来。 茶茶的神色有些莫名,最后还是开了口:“琥珀给你的。”
“你去了琥珀的部落?”
琥珀的部落远离战争,茶茶居然能够找到。。娅想请她带话,甚至带路,她迷茫的很,她...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12

(十三)

茶茶的事情最终以她左手臂上的一道深深的伤疤作为终结。
娅盯着茶茶腰间精致而锐利的匕首,它曾染满主人的血。匕首入鞘掩藏锋芒。她想起茶茶回眸望她,然后赤红色染透她的手臂。
之后的许多年,娅在玉树上醒来,梦里都有一条手臂,鲜血蜿蜒。
很熟悉,很熟悉的一条手臂,却不晓得谁的。

琥珀不在部落,娅尽管有些失落,也松了口气——她做的事。。瞒不过琥珀。
想起琥珀,她振奋了一些,一切只是为了带她回去。天人和人类的战争如火如荼,在背叛的天女的协助下,蚩尤如虎添翼。然而蚩尤再强,在古神的面前一无是处。
娅冰冷的目光变得深沉而黯淡,不知为了茶茶,为了蚩尤,为了琥珀,还是她自己。
“你为什么喜欢我?”娅在一次战...

+

【灵魂摆渡】踏雪 11 (娅中心)

(十二)

回到部落以后,蚩尤和娅在茶茶床前对峙起来。

“她需要教训。”
蚩尤站在茶茶床头,他任性的,也是唯一的小妹妹。但他是族长,为了寻她,族人在危险里走了一遭——这个世界很苦,感情和生命都在抉择,如果茶茶不是他的妹妹,这样可怕的暴风雪,没人会去找她。
他需要为了族人负责,也需要交代。
他是族长。 族长。。。他要关心在乎的,是族。
蚩尤成为族长之后,理解了天女来的时候,燧选择让族人们低下头;也明白了为什么他决定爆发战争之前,燧也决定带着部分族人离开——那绝不止是为了那个高贵的天女琥珀。 不是胆小怯懦,只是无言守护,守护族人。
而蚩尤亦如此,他点燃了战火,他坚信流血的代价和回报。他只要胜利!到...

+

【灵魂摆渡】踏雪 10(娅中心)

(十一)

五日了。
迷失旅途,她停留在山洞里,火堆已然灭了,雪鹿被绑着四蹄,即使在结界的维持下,茶茶还是将自己的身子缩了缩。
她想送给娅的礼物躺在地上,仍旧不死心的挣扎。在一场疯狂的猎捕后,茶茶终于抓住了雪鹿王,却和雪鹿王一起摔下了高丘,跌跌滚滚最后到了这处山洞。她不习惯的倚靠着山洞——嫦娥们带来了房屋,她已然有些不习惯原始的环境。
“阿茶!阿茶!”有人在喊她,她张口回应,许久许久——或者只对她而言,一个人出现在了茶茶面前,发丝微乱,雪停肩头。
“你还好吗?”娅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冰冷刺骨接触的一瞬间,几乎要让娅想收回。
茶茶青紫的嘴唇抖动着,她看了娅半天,在娅的目光转为质疑后,她目光转向雪鹿。
“这种天...

+

【灵魂摆渡】踏雪 9(娅中心)

(十)

茶茶没有回来,而风雪越来越大。娅坐在人类里面,竭力隐藏着自己的局促不安。她不喜欢这里,但她必须这么做,她需要有足够的功劳,她才能保护琥珀。。。
娅看向蚩尤的目光带着敬畏和愧疚,这个凡人的力量即使神都觉得恐惧,神说他是魔鬼,但掩藏不了天人们对抗不了他的事实,他的结界张开,所有的恶兽都进不来,天人的法术也毫无效果。。。
蚩尤很强。
所以她要。。

娅陷入了回忆。
“吾并不喜欢汝。”西王母的声音缥缈而冷淡,接下来的一句顿在娅心里。
“吾帮汝,是因为,琥珀为吾所生。”
娅抬起头,帷幕后的身影模糊不明,她只听西王母说:“杀了蚩尤,吾会宣扬汝之功绩,琥珀将因汝得到赦免。”
“你自己为什么不救她。。”娅喃喃道。...

+

【灵魂摆渡】踏雪 8【娅中心】

(九)
茶茶再次见到娅的时候,就和她哥哥第一次看见娅的那个夜晚,天空飘下雪花,落在她发红的面颊和身上厚厚的皮毛上,她看到娅时很开心,甚至忽略了娅看到她时微微皱起的眉头。
“娅!”她喊着,挥舞着手,一阵风起来,吹开娅的面纱。
娅握着那双冰冷的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她拉了茶茶往一处松林里走:“琥珀还好吗?!”
“她和族长。。她和燧离开部落了。”茶茶的表情僵硬了一瞬,不知是因为娅提起了琥珀还是因为族长的离开刚刚见到娅的欢乐被驱散,“我哥哥是族长。”
“很好。”可是娅的表情并不和她所说的一致。 琥珀,终究你应了我心中的预兆。
“他们都很好。”茶茶说,“哥哥让我告诉你,他很想你。”
“他病了。”娅冷冷的说...

+

【灵魂摆渡】踏雪 7 (娅中心)

(八)

西王母身影隔着数层帷幔,变得恍惚不明。蚩尤已经昏了过去,他毕竟是个凡人。而娅的羽翼断折,青色的翎羽已被白雪浸的颜色更深。
“琥珀身边的青鸟,我知道你的来意。”西王母的声音雍和醇厚,娅不可抗拒的伏倒在地,血从她身上染红了她停留的莲花。
“请您赐下灵药。”娅已无法维持人形,直到一只手落在她额上,身体暖洋洋的,痛苦一瞬间消失无踪,仿佛刚刚的风雪只是一场迷梦。她迷茫地抬起头,西王母的身影依旧在帷幔之后。
“告诉我你的报偿。”
娅苦苦思索着,她从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回报。。。琥珀没有跟她要过,昆仑也没有跟她要过,这个词对她来说十分陌生。人类把互相赠送礼物称作一种回报。。
“我没有可以的。。但是求你。...

+

【灵魂摆渡】踏雪 6(娅中心)

(七)

娅没有回答他,继续往昆仑山上前行,她记得琥珀的话——娅,那里有一位古神,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她有即使高天的昆仑也无法媲美的灵药。
“西王母?”娅问琥珀。
“帮我,娅。”琥珀在最初的失态后看起来重新镇定起来,但是娅看着她,不敢说出任何拒绝的言辞或者加以规劝——琥珀挺直的背让她想起风中摧折的高树。
她咬了咬唇,顶着突如其来的风雪,往山上更快的行步,仿佛要抛弃刚刚那个想法一样。一双温热的手抓住了她,挡在她的身前,雪落在他身上,瞬间就化开成水滴,凌乱的黑发紧贴在脸上。
娅没有挣扎开那只手,她一个战栗,她在蚩尤的坚持里面看到了琥珀的结局。
“你冷?”蚩尤的声音轻轻的,和...

+

【灵魂摆渡】踏雪 5(娅中心)

(六)
恋慕嫦娥,欲与之配偶,亵渎神灵,鞭三百,曝三日。

娅默默站在琥珀的背后,她看着娅有些不稳的背影,微微颤抖的身体,眼中的担忧毫不保留,甚至一丝余光都没有留给那被禁锢鞭笞的男人,琥珀的全部精神都停留在那里。
娅终于不顾僭越,拉住了琥珀的手——琥珀身份最高,她就算再亲近她,在除了只有二人的场合,也只有保持相当的距离,才不会给琥珀招来麻烦。
“燧。。。”娅听到一声低低的,有如心碎的呼叫,她心里顿时一紧,抓着琥珀的手收紧了。琥珀没能挣脱,娅看到她的侧脸,匆匆把用身体把琥珀的脸和其他天女的目光隔绝,抓着琥珀的手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琥珀她。。哭了。 这个事实比起琥珀的伤心更让娅感觉彷徨和无助...

+

【灵魂摆渡】踏雪 4(娅中心)

(五)

茶茶眼里,嫦娥有三种。一种像那个地位最高的天女,她和族长一样,什么都知晓,族人也都服从,从内心敬仰他们;一种嫦娥很讨厌,看着族人就像看入侵的野兽,茶茶被告知不能和她们冲突,总是离她们远远的。
第三种嫦娥,只有一个,叫娅。
娅并不像第二种嫦娥那样讨厌他们人类,但也不像那个她经常跟着的那个地位最高的天女,她就像。。就像手里这只兔子。
好可爱。
茶茶想,这只兔子,送给她吧。

娅的手已经被她自己治愈了,但是她心里的委屈决堤了。她哭的双眼红红,她没法子和琥珀她们一起喜欢人类,但也做不到背离琥珀,坚持讨厌人类。她害怕,她害怕。。。
她讨厌人间,她害怕人类。
一个人类的幼崽正抱着一个白色的,毛绒绒的球,那球...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3

(四)

人间岁月让她煎熬,亦让她欢喜。娅对琥珀眼中偶尔出现的温暖而迷醉迷惑不解。人间的风很急,人间的光很薄,人间的地很脏。。。
她不爱这里。
昆仑有着最澄澈透明的光,能够在她乌黑的头发上增添许多光辉。
昆仑有着最清冽澄净的水与云,只要看到它们,什么样的忧愁都可以忘记。
玉树繁花香果,生命里的美好是那么简单,再有一个愿望,成为最好的天女,她永远开开心心的。
琥珀,琥珀想要什么呢?
她抬起头远远看着天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她——琥珀,她想过。。回去吗?

“嘿!!”
眼前白纱拂面,继而被抓在一只古铜色的手里,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盯着她。
“我看了你五年。”比起五年前抽高了个子的少年褪去了之前的稚嫩,那份任性还...

+

【灵魂摆渡】踏雪 2(娅中心)

(三)

她们顺着天柱往人间去,新雪上从一开始的洁净无痕,开始留下了斑驳的足印。天空变得黯淡,飘落下细碎的雪花。寒风无情的侵袭着神女们,即使是仙人也禁受不住,许多神女开始放缓了脚步。
“大家休息吧。”琥珀停下了脚步命令道。
神女们看着琥珀,教化人类——她们迷茫的看着她们的首领,最早的一位天女,她的时光,可以追溯到古神那里。
琥珀揭开了面纱,娅接过来,看着她坚定的往前走。
娅的迷茫越来越扩大。
“走吧。”琥珀在给予了足够的休息之后,继续踏上了前路,没有接过面纱。
娅紧紧的盯着琥珀加快的脚步,把面纱收进了怀里,她遥望下面,一片苍白,苍白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颜色。前方匍匐着一种具有灵智的生物,有些和他们类似的容貌...

+

【灵魂摆渡】踏雪(娅中心)

(一)

满眼的苍白与缥缈,娅畏惧而有些瑟缩地走在长队的中间,时不时抬头去看最前方乌黑盘发,孑然独立的神女。
她嗫嚅着张张嘴,如同即将干掉的水坑中艰难呼吸的鱼,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琥珀,我们回去吧。
她张张口,什么声音都没有。
琥珀,琥珀。
她无声的呼唤着身前那个背影的主人,神女们寂静地在纱幕之间重重隔离,她能感受到身后的不安,和前方琥珀一瞬的喜悦。
琥珀。。。
娅红了眼,头更低了。

(二)

琥珀是神女之中地位最高的一位,她说她要去凡间教化一种叫做人类的生物,昆仑的神祗答应考虑。在第一次提出的那一刻,她看到琥珀的那双眼,带着暖暖的笑意,就像刚升起的太阳,又浮起淡淡的忧伤,就像。。。就像天边那...

+

【灵魂摆渡】沧歌忆

@小恺 新年快乐~


滨海城的黑猫酒吧外,黑衣黑裤的人低头看着手机,差五分钟晚上十一点,大步往酒吧里走,提走柜台前还在挣扎的、还带着猫耳的青年服务生,拖出门。

接替青年的另一柜台服务生看了看台前闹钟上的时间,23:00,正好换班。

——乖乖,每次都那么准时,动作每次都是那么粗暴……真不愧是冬青的男朋友。

服务生自动忽略了冬青每一次解释那个人是他前老板的话。

——前老板现男友吧。每天过来接,看着冬青的眼神和正常的老板都不一样,单纯的老板才有鬼。


“……我下次不加班了。”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少年。作为补偿……”

夏冬青和赵吏正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

懒癌恢复期中,光想不写大丈夫?好吧我不是(ฅ>ω<*ฅ)

脑洞好多,然而懒癌发作,纯然一条咸鱼躺平

是继续睡美人【伪?】长老和进化血魔隐的相【各】爱【种】相【别】杀【扭】??
还是幽冥收获一只【???】

还是逍遥三兄弟【划入】姐妹共度上元?
又或者原创玛丽苏再战侠风前传?【撒撒狗血?嫖嫖少侠?】

还是吏青各种脑洞【(ฅ>ω<*ฅ)】到底哪个呢

来来来评论约起(ฅ>ω<*ฅ)

+

关于灵魂摆渡的脑洞【涉及封神榜人物和封神榜】

7月中旬之前封笔,有脑洞也不会写了,先记下来记下来

有原创人物,吏青向


原创人物张恺【借助Q友人设】,赵吏发现张恺身上有很重的尸气,但张恺是活人,他一直在监视张恺,发现张恺一直很正常——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而夏冬青认识张恺,是一所高中的高中生。


有一次赵吏接夏冬青下夜班的时候,发现了张恺【张恺故意引他们俩进了结界】 ,地点是封神坟【有尸气】

张恺其实是个天人,高中生身份甚至所谓的家,都是不存在的,伪装给冬青看 。他把两个人带到了原创人物姜长歌镇守的地方,赵吏发现不对,护着冬青,两个人类似进入了“倩女幽魂”那种脑洞的结界 

因为吏青的情况和姜长...

+

那些年月萌过的圈子,写过的坑,还有一些杂感

大概是因为小感冒和一个人在外,控制力降低了,心里暂时脆弱和多愁善感【或者情感敏感而丰富了(?)】,不想看书、不想做毕设、不想……下午和晚上睡着,现在有时间,心情也不知好坏,索性来写个杂感和总结神马的
大体内容如下

  • lof那些年月萌过的cp和圈子

  • 那些年月完结或者暂时坑着或者永远坑着(。。这个)的文

  • 关于陈伟霆和等等一人圈的一些话

  • 关于蜀山战纪的一些看法

【一,lof那些年月萌过的cp和圈子】

作为一只杂食党,坑里的cp基本都吃。。。但主要吃的都列出来列出来~目前主要混的圈子有以下五个
重点是,求——勾——搭~

(等等中心)
等等一人圈(目前吃丁隐,陵越,安逸尘,张启山,...

+

【灵魂摆渡】魔化冬青出场(小段子,微吏青)

巴别塔上,无星无月,大风。

“杀了夏冬青吧。”娅红了眼眶,脸和身子都在颤抖,那句话就和抽空了她全部灵魂一样,她整个人也像掏空了一样软在地上——白色的纱裙染了大半的殷红,对她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

“冬青!!!”赵吏跪在地上,全部的注意力停留在远处的红眼青年,枪对准那红眼青年,青年笑得越发妖艳放肆,赵吏记得他抿着嘴笑腼腆而阳光的模样,恍然分不清被关进小世界的不是眼前的人还是自己。扳机搬动的瞬间,他看到了本该出现的月,红色的。夏冬青也笼罩在红光中,如同上古的撒旦苏醒。

夏冬青捏起赵吏的脖子将他提起来,顺着一脚把枪踢到巴别塔外,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刻,像扔一个破麻袋一样把他扔到了娅的旁边。

既然...

+

【灵魂摆渡】恐惧(小短篇,吏青)

夏冬青对着镜子,昏暗的灯光下镜里镜外是两个色调的世界,两个夏冬青同时张了张嘴,咧开一个弧度笑了出来。
恐怖的是我,不是世界。一个看着另一个,笑的美艳,看似整张脸都在为那单纯同时恶毒的笑容张裂开。
这个扭曲掉的世界清理掉,只剩下自己吧,恶魔喃喃自语。
夏冬青回头看了看镜子照不到的一端,那是一处黑暗,睡着他记忆里除了父母和妹妹最重要的两个人,也许他们骗过他,也许他们还在欺骗他……但他们也许爱过他,他也爱他们。
“滚!”夏冬青一拳想砸上那张狰狞的脸,他恐惧那张脸,那张他无法控制的脸,那双他不想看见的眼。他的动作停在了镜子前,他不能吵醒他们,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偷来的,能走几天就走几天。
镜子里一双红色的眼里面...

+

记梗,琅琊榜苏靖苏

灵魂摆渡想起来的想写但是懒癌发作了。。不管自己写还是赌出去让别人写想看

景琰囚禁了苏兄,不许他离开芷萝宫——也就是静妃的居所。
苏兄完全和外界隔绝,只能见到景琰,看到芷萝宫的风景,闻到药香;他不愿亲近这样的景琰,于是和他心灵隔绝,但是心里又难过痛苦。
然后芷萝宫出现很多诡异的事情,而且苏兄不断做噩梦。苏兄最终还是猜测出来,其实他已经死了,景琰剪纸召来他的魂魄,烧生犀和他接触【生犀不能烧,燃之,人能与鬼通】
其中有一段就是景琰和鬼通被方士发现,方士自杀,最后长恨歌唱着最后一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最后结局开放性。。还没想

+

【灵魂摆渡】浮生执 1

(一)

慕容记得自己成为阎君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边昏迷的那个男人投入了寒冰地狱。寒水中混杂着冰刺,将男人穿透后挂在了冰柱上,身体浸在蓝白色却澄澈透明的水里,血液以肉眼可视的速度丝丝缓缓的蔓延开来,在部分范围之外再看不见。

慕容看了那鬼魂一眼,又打量了这寒冰地狱四周。在地狱受罚的地方,鬼差和鬼的维度还是不同的。地府正在受罚的鬼只能看到他们自己存在的那个范围,而鬼差则能全部看到。他看着寒冰地狱寒水池中心的那棵树作为冰柱,枝叶在水下蔓延开来,稍微出水却离不了水,于是形成无数冰刺。而那冰刺和冰柱则吸取着无数人的精魄,纵使死去也生生不息。

贪婪。慕容对那冰柱下了论断,将目光从那冰刺上各种各样的魂魄转回到了...

+

灵魂摆渡 吏青向 试试软件。。。。感觉自己不好了==|||毁了一首好歌和一个好作品。。。。QAQ下次试着加上些视频特效,按着歌词截取视频去。。。【太作死了】

作死作死不能更作死,中心是【求一个师父教做视频QAQ】

+

【灵魂摆渡】也许南柯(吏青)

*

“赵吏。”

赵吏凭着直觉一巴掌拍上身边那熟悉的小身板往怀里捞了捞,怀里的人扭动着身体,惹得尚处迷蒙的赵吏都有些难以宣泄的欲望,他索性顺从了欲望,磨蹭着那颈部,眼睛带着真假不辨却看似火热的笑意缓缓睁开。

他习惯了,青年干净的香皂味道却不似那香水化妆品那般飘香却隐隐的让他厌恶,却像一根刺突然扎在他心上。

这是夏冬青。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袭击上来,他瞬间清醒过来,心里那根毒刺扎的更深。

他不能……不能……

明明熟悉的脸,赵吏却好似看见了最可怕的恶鬼一般,然而恶鬼真来了他的枪还在,他可以将夏冬青护在身后,如果有一天,他就是那恶鬼,将夏冬青剥皮拆骨吞了下肚……

好生美味。

最大的诱惑,但永远不可及。

*

*

“赵吏。”...

+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