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白川祖先—>白琉璃) 3

根据大家的投票,白川祖先缠上白琉璃ing( •̀∀•́ )
#听白川祖先回忆白琉璃——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十五)
最后我还是选择跟着白琉璃走了。
至少现在我唤他白君,他转头,眸中会有我的身影——一瞬也好。
在白琉璃指挥着结界外面的人找到作为阵眼的雕像时,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十六)
深山,老林,竹桥,我第一次看到白琉璃,他凭栏而立,静静地在看风景,人在景中,我疑似落入仙境,仙人看我,也似一道风景,不嗔我扰他兴致,也不喜我踏足来此。
我那时在东瀛阴阳师中可为翘楚,骄傲的不可一世——后来我在漫长的苏醒和沉睡岁月中,才想起我那时,只不过骄狂罢了。

(十七)
我每每败在他手底,从一开始的气急败坏,沉到符咒、书籍和法器里面,然后找到白琉璃那里;到后来我便潜下心来,请求他教我。
我告诉白琉璃我想战平他——可内心说的是征服与击溃。我血液中的残忍与固执让我看他不见风花雪月,只见咒术通晓,可控人生死。

(十八)
终于,在一次请求后,白琉璃转身离开而门户未闭,我跟上去,几步便见院后大湖,幻境中他已翩然而上,向我招手。
宛在水中央。远远看他静若处子,我也知他亦会动如脱兔。
我愣住了,执意精进打败他的欲望如乌云遇大风散去,另一种欲望缓缓升了起来,缠绕在心底,不可抑制——想得到这一幕,想抓住他,攫取他……
——一战之后,我湿漉漉的上了岸,看白琉璃悠悠拿起案上的茶。我没有靠近,为了意外的情绪,突然自惭形愧。

(十九)
我该回去了。两年过的那么快,我还没来得及纠结突如其来的情愫,便直接面临了离别。
“慢着。”我失落时听到白琉璃叫我,想开口请问他可否与我同去东瀛,那天湖上一战又历历在目,我对上他眼,无波澜若古井深渊。
我恍然。
白琉璃那般骄傲,万事万物入他眼中,入不了他心中——说也白说!
他赠我一面古镜,我抓住狂喜,以为得了一线希望,抬头收敛了喜色看白琉璃,白琉璃仍是疏离,一双眸子似看我,又不在看我。我转身离去,握住了镜子,手指缓缓摩挲着镜面。
……怜悯吗?
此生不知可能再见否。

(二十)
“等等让我吃几个!”
“吃你个大头鬼,等白川回来看你怎么办!”
我含笑看着白琉璃,他对面刚刚和他吵的那个平头小白脸盯着我一脸警惕:“白川怎么在这里?”
“白君,请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盯着白琉璃问。这个人虽然和白琉璃吵吵闹闹,却没有任何恶意——当然我是不会承认他对白琉璃有善意的。
“总之一言难尽,快带那个走!”白琉璃指了最大的那个雕像,那小白脸溜的倒快,抢了个最小的就跑了。

(二十一)
这小白脸子真够偷懒耍滑,我看着白琉璃在白川凛的坐席上画了个王八,我想了想,补上了一窝蛋。
——小兔崽子,叫你收我!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啊。
没什么不对。我跟着白琉璃一起殿后跑了。

(tbc)

评论(8)
热度(37)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