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法师2】逗比祖先 12

#一辆被无心搞翻的车

(七十二)
白川凛整个人都愣住了,比起受过同种打击的我慢了些才缓过来:“你在上面?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琉璃又陷入了沉思,而白川凛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
“你还想咬我?”我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
“不咬,还疼吗?”白川凛在安慰他。
“疼。”白琉璃一点儿面子没给他留,只给了他一个字。

(七十三)
“你,你在做什么?”白琉璃的喘息突然乱了,问话的时候声音颤着。
白川凛一声轻笑,我又听到白琉璃漏出没有压抑住的暗哑声调。
“白君!”我忍不住叫白琉璃,自己听着都和蚊子叫似的。听到的声音只有混乱的喘息,白川凛的呼吸也跟着紊乱。
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一层一层的黑色向我涌来——白川凛就差直接拿我喂白琉璃了。

(七十四)
“白川凛,我拿着镜子来了!”无心的声音我一听就听出来了。
“白川先生不见客。”
“混蛋!”我听着白川凛狠狠骂了一句,白琉璃的声音已经带了呜咽,说不出的旖旎。
“白川凛!白川凛你出来!”
我顿时幸灾乐祸,看你这种情况还能和白琉璃——
衣物摩擦的声音,白琉璃的呼吸在紊乱之后再度平静下来。

(七十五)
我想起来白琉璃是中了什么法术了。
许多妖物是没有名字的。有一种言灵便是不需要名字便可以建立契约关系,只需要对方的服从而已,只是持续时间不长,要持续加持。随着妖物有名者居多,和永恒时间言名则令从的言灵压制下,前者便很少使用了。
白琉璃当时是愿意的。可他怎么会愿意呢?
只有那个庸碌的永生者,只能是为了他。
白川凛要他的名字,不是为了所谓的保险,我想多了。虽然不愿意承认,或者他只是想知道白琉璃的名字,如此而已。

(七十六)
模糊之间我听到了打斗声,白川凛和无心打了起来。而挣脱我的咒法被解开了。
“白君?”冰凉的躯体,我想。
“他们在打架。”白琉璃失魂落魄的声音,我一点儿也不喜欢。
“待在这里别动。”白琉璃引领我到屋子的某个角落,“他在叫我帮他。我不要帮他,他要我帮他。”
“你是谁?”感觉到白琉璃对白川凛命令的挣扎,我竭力的诱导他想起他自己,如果他能想起来,白川凛的言灵不攻自破。
“……不知道。”白琉璃顿了一顿回应我。

(七十七)
“白琉璃。”白川凛呼唤了他,至少比起对待他祖先我,又或者他那堆式神要温和的多,不过内容让我的理智不可苟同,“杀了他。”
是的,杀了他。
怎么能不动这种心思,让那个人消失在白琉璃生命中,然后他再别无选择。只是那样孤独也骄傲着的白琉璃,就算知道自己会受制于人,也愿意为他去放下骄傲。
……好不甘心啊。

(七十八)
“放开他!”是白川凛的声音?
随着白琉璃使用法力,我自身的灵也跟着回归了一小部分。刚一恢复视觉,就看到无心和个牛皮糖一样整个人贴在了白琉璃身上。。。白琉璃的衣服被他弄散了!
“你个短命娃儿脑门遭门框挤了老子日你先人。。。”白琉璃拼命抖着身上的人,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有了实体的坏处我想白琉璃是亲身感受了一把。
“竟敢冒犯我。”呼啦啦飞起所有家具把无心……还有他自己埋了下去。
我楞了,白川凛被白琉璃的爆发也楞在了原地,半晌我看向白川凛:“快挖他出来啊!”

评论(9)
热度(38)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