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囚(赤隐,丁长老X丁隐,后期血魔出没) 20

过渡章,长老下次更新上线。。。即将进入正篇


(25)

 

一年后。

山间小屋,两间房,两个年轻男女,各住一室,各执一处相思。

 

玉无心没有出屋,她身上的绝情丹这一年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当她想要和丁隐稍加亲密,这毒药便发作起来,到了现在,只要她心中稍稍对丁隐动了爱慕之念,便让她痛苦不堪。

这是她的报应吧,背叛爹的报应。玉无心越想心里越绝望。她想去找丁隐,想看看他,看着他,她心里也能舒服一点。

但是她不能,丁隐今天算着时间估测又要犯了疯病,提前把他自己关在了房里。她去看了,自己难过于他疯症发作,让他看了她发作时痛苦的样子也是要难受的。

赤魂石元神……这一年他和她为了病症一起走动,丁隐对她是很好的,让她回忆起过去的岁月,越发的珍惜,觉得决不能放开他。她无意间得到一卷古籍,取出赤魂石元神——丁隐会死。

会死。她之前根本不知道。

一边是父母,一边是丁隐。何以两全……她这二十年都是被绿袍操纵,好歹想随心活一次,费尽心机躲避蜀山和魔宗,却躲不过自己的心。

开心也带着阴影。

女子长长的眼睫垂了下来,她甚至有些嫉妒丁隐,丁隐比起她,至少还是过了三年无忧无虑的日子。

她第一次在点苍峰上看到他,她就感觉到了他变得不同,他安静时,眼底都是安详,没有以前十八年来的那种时刻危险靠近的警惕与阴霾;除了病症发作,他睡着的时候,都是带着笑容的;他的手温暖,笑容也是暖的,不像当初作为“丁引”的时候,时刻不安、阴晴不定,虽然面对她好一点,也只是一点——上一刻能叫着她玉儿,下一刻就嚷着小丫头滚开。

没有她爹和她的那三年,他过得很幸福——她现在可以确定了。

看啊,她又带给了他不幸。拖着他东躲西藏,无法动情还留在他身边。她太孤独了,太寂寞了,她的世界除了复仇,只剩下他了。

这种幸福……丁隐一定在蜀山有了好朋友,甚至喜欢的人,才会把那阴影埋葬。

她又想起了带着丁隐离开点苍山的时候,遇上了两个女弟子,剑术都不错,若是联手,她一个人未必应付的来。

“就让那小丫头把那个灾星带走,大师兄都说他是个怪物!”紫衣女竟然打到中途收了剑。

“紫英师姐,不能让妖女把丁大哥带走!”那青衣女子倒是不依不饶,只是单枪匹马哪里是她的对手,让她几鞭子逼退,前脚出了蜀山地界,后脚用了自己做的灵符带了丁隐往江上走……

大概是那个青衣女子吧……她一定不会把丁隐让给她的……她又想着丁隐和她在一起时温和开朗的态度,仿佛当她如同青梅竹马却非倾心爱侣。

想到这里玉无心感觉自己左胸跳动着的心脏抽痛起来。

 

而另一个屋子的丁隐用铁链提前锁了自己,他今日头疼发热,算着日子他的疯症又要发作。昨天他就让玉无心用锁链锁了自己,她体贴懂事,定然知道他不希望她看着他发作的模样的。

他常做梦,梦里总有一张看不清的脸守在自己身旁,只要他眼睛再睁,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那轮廓像是用刀裁出来一般有点坚硬,他伸手触及,摸到的都是空荡荡的。

不是小玉。

大力哥哥?那个人怎么叫的……

“阿隐……”他重复着,又回了一句,“丁引……”

小玉同他说,他有个“师尊”,说他有仙骨,把他抢上了山,害的他们夫妻分离。她不忿之下投入魔宗,但是被迫服食让人无情的绝情丹,学了一身法术,三年后打探了他的行踪然后去山上救他。

小玉对他感情很深,他知道。他对小玉也很有好感,但是丁大力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想起来,竟然有些……愤怒的情绪。他从没有把这种情绪透出来让小玉发现,小玉很喜欢叫他大力哥哥,便让她这么叫下去吧。

“你那好师尊,对你可是关怀备至,像是养猪养鸡一样,等你体内灵力成熟,一口不剩的吃干抹净~~~丁引真是好成算,你就算被他吸干了元神都不会意识到吧!”

“胡说!”

丁隐的眼睛染上了红色,他又想起一年前他和玉无心坐船远离蜀山,中途有妖蛟闹江,他天生神力,加上玉儿的鞭子,那妖蛟败在他们手下,便说了一些话就走了,他们也没有余力追击。小玉说逃避追踪要紧,两人便沿江一直求医,他的疯症,小玉的绝情丹,都是他们费心的。

可是他的失忆……

“大力哥哥……”

他还是选择相信她,他直觉告诉他,她说的未必都是实话……但她是真的在乎他。小玉为他冒着风险,他不能对她这般无情。

“丁引……”他又叫了一声这个名字,心头一阵暖意上来。

 

(TBC)


评论(1)
热度(14)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