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路歧(鬼面相关)

邪教,双鬼王相关,两个鬼王都对昆仑君有箭头

烛九设定魔改


(七)

夜尊教育水平堪忧,又或者说单纯就夜尊本人而言,他教导的颇为成功。

幽冥受苦受难的鬼族如此做想,连同上面的轮回诸鬼都时常不得安生。烛九被夜尊从一根豆芽养成了球,幽畜死了一堆,夜尊也不甚在意——反正幽冥的鬼族死了也不过重归混沌,他们如此,他也如此。而上面地君殿的鬼魂偶尔堕入幽冥,他更是不心疼地分给了幽畜。

只是……烛九是越发的重了。

烛九颇爱同他抢食心肝,他切了心尖尖喂给烛九,自己张口,几下咀嚼心脏就成了血水残渣。肩膀上烛九压得他半躺下来,夜尊懒懒问了他:“今日你自己又跑到幽冥上面了吧。”

烛九用鼻子亲昵蹭他细长的颈,夜尊也没有继续责怪他的意思,龙化成小孩子,一张明显肉嘟嘟的脸带着与夜尊酷似的神态出现在他背后,手臂攀着他脖子。他们的长相并不相类,夜尊纵使长年带着面具,露出的半张脸也是冷玉雕成的细润,他漆黑眼里有灼灼火焰隐隐燃起,眯起来又羽睫成一片阴影,酝酿起阴谋诡计。烛九眼不转睛看他,胖嘟嘟的脸颊又蹭了蹭他后颈,方同他闷闷说:“上面有个一身黑袍的家伙,我还没能吃饱,便回来了。”

烛九没能立刻听到夜尊轻笑,他抬起头,面具没有任何表情,烛九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心情不愉,下巴磕在他肩上没有说话。良久夜尊问他:“伤到没有?”

烛九轻嗤一声,愉悦的眼里都是倔强不服:“就凭他……啧!!!”

夜尊提起他后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扯动了伤口一阵龇牙咧嘴,又是狂笑起来。夜尊亦笑出来,他割破了手,几滴黑血落在烛九背后的伤口上,那烛九费尽心思却怎么也不肯愈合的伤口登时合拢,疼痛也麻痹住了。

“他造成的伤,除了他,只有我能治。”

夜尊的声音格外的冰冷,与他脸上挂着的笑容成了两极对比。

“他得罪了你。”可你没有办法对付他。

烛九把后半句话重复在心底,他除了从来没见夜尊离开幽冥,也从没见夜尊这么大反应。

“你不开心。”你在伤心。

烛九再度用委婉的话语掩盖了自己想说的话,跟着夜尊,他最会的就是掩盖自己真实的心意。任何的善意在幽冥都是利用的对象,而隐蔽是最可怕的武器。

“我们的时间是无限的。”

夜尊曾对他这么说,烛九牵住夜尊手臂同他这般说,等着夜尊的回答,夜尊的笑容越发真实,只是他说话时,似乎不是对着他:“是……我们的时间是无限的。”

烛九不快的看他,他双脚离地,一张包子脸却已经耷拉下来几要砸穿地层。夜尊把他放下来,他也不去看夜尊。夜尊一身白衣洁净,他却想血液氤氲出深红开在那衣摆如彼岸花盛开——可会更美。

“你摘下面具给我看……好不好?”

后面他用了商量的语气,果不其然夜尊没有理会他。

“你要听我说故事吗?”

夜尊问他,烛九颇想拒绝,只是他从不拒绝夜尊,不管要求过不过分。

“我曾经很想和一位神在一起。”夜尊的声音空洞而惆怅,冰冷坚硬与虚与委蛇的面具都被摘除,烛九听着他说话,看他心千疮百孔,“我当时就一身白衣,站在邓林那里。我很好奇嵬为什么会如此神采飞扬,他所有的意识都牵着我去看他,看昆仑君……”

“他真美……我好喜欢他。”

夜尊沉浸在幻觉里,他抓着昆仑君的手,一句话也不说。他生性残酷野蛮的一面在嵬那里吃了亏,便决计不肯错失了昆仑。他记得昆仑君的一颦一笑,记得他同自己说些什么——最后昆仑君说,我总算见到了另一位鬼王。

他抬头惶惶,昆仑君却笑了。

想要他,想得到他。

“你!”

嵬从他身后来,压制着怒气看着昆仑君和他。

夜尊在现实中睁开眼,烛九低着头,在压制着涌动的情绪。

(TBC)


评论(2)
热度(45)

© feiyingtayue | Powered by LOFTER